【淪落人.影評】越過刻版印象 尋找早已遺失的善良和信任

最後更新日期:

新晉導演陳小娟初次執導的電影《淪落人》是2018年的一套溫情劇。這套電影獲提名及得到多種不同的獎項,當中包括第25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大獎、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大獎和第2屆最港電影大獎的最港電影大獎。在《淪落人》中,陳小娟導演最希望的是透過其故事劇情和日常生活中細節,可以令觀眾去看到他們平時對他人所建立的刻板印象,從而反思這行為是否正確,帶出大眾應該要放下成見去看待每個人和事。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昌榮(黃秋生 飾)在一次的工業意外受傷而導致半身癱瘓。(《淪落人》劇照)

在電影《淪落人》開首,昌榮(黃秋生飾)在一次的工業意外受傷而導致半身癱瘓,同時失去了完整家庭,妻子離他遠去,兒子也在外國生活和學習;Evelyn(姬素孔尚治 Crisel Consunji飾)則因為婚姻失敗而離鄉別井來港當家傭,本來渴望投身攝影的夢想亦因而粉碎。電影的中英文名稱改得相當貼題,一方面想指出兩位主角各自因不同緣故而令他們失去非常重視的東西,同時處於人生低谷,的確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另一方面想指出一個人就算失去活動能力,抑或落魄如此,並不代表他們失去作為「一個人」的權利,他們仍然可以擁有追求和值得擁有的事物,他們仍然是「一個人」。

Evelyn(姬素孔尚治 Crisel Consunji飾)本來渴望投身攝影的夢想因來港當家傭而粉碎。(《淪落人》劇照)

不過兩人同樣生活得不愉快,他們開初亦因為賓主關係顯得互不信任,但後來經過四季寒暑的相處,先後試過爭吵誤解,也試過相知相惜,大家共同找到對方的優點,才知道對方是可以依靠的。這段關係的距離可以從他們在狹小公屋裏的日常生活片段體現出來,例如兩人吃飯時的位置是由分開不同房間到後來同枱吃飯,這反映出他們的關係是由對立發展成對等。另外,戲情裏也透過兩人的對話來交代他們關係的進展。他們由起初帶點欺騙成分的「雞同鴨講」,變成之後各自慢慢學習對方都能夠聽懂的語言,雖然講得不是很流利順暢,但是這種努力卻是兩人信任和依靠的倒影。而且導演也不忘拿了一些粵語粗言來開玩笑,但這不是低等俗套,反而是用來顯示兩人更為親密的共通密碼。

兩人吃飯時的位置初頭是分開不同房間用餐的。(《淪落人》劇照)

當然兩人關係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有點側目,例如昌榮的妹妹晶瑩(葉童飾)看不過他們竟然同枱食飯,甚至在街上有親密的耳語,而昌榮的工友(李燦琛飾)也曾經質疑過他為何如此信任Evelyn。兩人的行為除了反映人與人之間充滿不信任外,也反映到部分人對於其他人的刻板形象。很多人似乎都覺得外籍傭工總是比我們低等,認為他們的好意實際是心懷不軌,亦難以理解華人僱主與外傭之間會互生情愫,可是以上種種的問題都只是因為我們早已為他人設定了刻板形象,而產生了很多成見,才會覺得主角兩人有問題。導演以此希望觀眾好好反思我們平日看待他人的態度。

兩人從之前互不相任到後來互相依靠。(《淪落人》劇照)

記得看過陳小娟導演其中一篇訪問,她談到部分觀眾認為電影是非常童話化,這是指他們的經歷以至各樣事情似乎美滿得太過不真實。但是導演正正希望透過兩人的相處,能夠讓大眾找回可能早已被忽略或者被遺忘的東西──善良和信任。或者我們現在是身處在一個冷漠的社會,但這種冷漠是基於我們時常每每只以自己的角度出發,而很少設身處地為別人着想,若然每個人能夠擁有同理心,而不要只靠對方的外貌、能力、身分和種族去判斷別人的善惡,相信世界就會變回美好一點。

陳小娟導演希望透過兩人的相處,能夠讓大眾找回可能早已被忽略或者被遺忘的東西──善良和信任。(《淪落人》劇照)

新晉導演陳小娟初次執導就能拍出一個溫暖窩心故事,沒有矯情造作,有的是幽默風趣,而從中更可以見她能敏銳地觀察日常生活中的各種細微地方,同時也打破很多人心目中對其他人和事的刻板形象。所以,很期待日後再能看她的新作。

內容提供:電影.宇言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淪落人》(Still Human) 【放下成見,不要被各種刻板形象束縛】​」​】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