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節】潘紹聰泰國酒店詭異經歷 原來一個人瞓兩張床都有禁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提到「鬼王」潘紹聰(Edmond),大家一定會想起他一個接一個的有關靈異題材的節目。最近,他為新戲《綁靈》擔任監製兼演員,接受專訪時除了跟大家分享過往不可思議的經歷,也透露了一個秘訣,有助拍戲時讓整個氣氛更緊張。

「鬼王」潘紹聰最為人熟悉的,一定是他在電台上大講靈異事件的節目。(葉志明攝)

由陳家樂、曹佑寧主演,「鬼王」潘紹聰監製,陳鵬振執導的驚慄片《綁靈》,講述四位大學同學來到即將要被殺校的母校「德肓書院」懷念一番。那幢學校曾被日軍佔領為軍用實驗室,歷年也流傳著許多可怕的靈異事件。眾人有次來到校內博物館,看到戰時日軍資料,他們更在舊存刊物中,看到一本舊生日記,竟記錄了過往舊生曾遇到的種種詭異的事件,裡面更一宗學生神秘失蹤事件,內裡似乎隱藏了一些秘密。

「鬼王」潘紹聰(Edmond)為新戲《綁靈》擔任監製,他提到自己拍攝時有個秘訣,希望拍攝時效果更自然。(葉志明攝)

1個秘訣拍鬼片會更加自然
潘紹聰在《綁靈》中除了有演出一個角色,作為監製,他都希望演員們更加投入,「我跟導演都設計一些場景裡面,例如在一個廁所拍攝,明知有個道具會出現,但我不告訴他是在哪一個廁格。」藉此能捕捉他們戰戰兢兢,更自然的反應。

+6
+5
+4

同朋友在酒店玩要注意...
劇組這次特別去到泰國拍攝,而潘紹聰就表示回想起多年前,與另外3位朋友一行4人到曼谷旅遊,當時帶了一副細麻雀,有天晚上在酒店無所事事,就拿了這副麻雀出來玩。「打牌的時候我面對着衣櫃,我對面的那位朋友就背向衣櫃,突然間打牌打到零晨3至4點左右,我就突然聽到衣櫃裡有『叩叩叩』的敲門聲,他竟然同時間聽到傳來嬰兒的哭聲。」大家當時都很害怕,趕忙收拾東西,不敢再玩,全部人去同一間房睡覺。

「後來我有問過人,泰國其實是禁賭,不準你們做這些事,加上半夜三更,可能造成騷擾,所以叫你們收檔,不要再搞!」Edmond也提到在酒店有些特別禁忌,除了入房前敲門,其實敲門前也應該站在一旁,以免擋着他人的去路。如果一個人入住酒店,但有兩張單人床,最後只要使用一張床就好,不要動另外一張床,把空間留下來。

劇組這次去到泰國拍攝,但過程相當順利,沒有遇上太多怪事,最奇怪可能就是自己會粉墨登場。(《綁靈》劇照)

在工廈遇到怪事原來背後有段故
而提到在辦公室的遇過的怪事,潘紹聰就指他也有不少事情可以分享,「我們搬來現在這個辦公室之前,是在九龍灣一個工廈的單位,我們當時是在8樓工作。最初搬進去都沒有特別事發生,但我們有很多嘉賓都有些感應,就話這裡很陰森。」那裡的長走廊,間隔全都是很舊式的。之後,他們再查看,原來前面有個單位真的是凶宅來的。「第一個傳說是他在單位裡吊頸,另一傳說就指他是在後樓梯吊頸,是一個中年男士,可能是生意失敗的原因。」

潘紹聰提到大家都比較重視住宅,但其實無論買樓、租屋,甚至租辦公室,事前都應該翻查一下那個地方的背景,但凶宅網卻不是百分百準確。(葉志明攝)

原來就是因為那裡曾經發生過的事,或許就能解釋到有人曾經指在後樓梯真的看過有一個吊頸的靈體。潘紹聰表示起初他也只是同事說,他自己並沒有見過。但直至有一次,他和幾位同事在聊天,大家在大門上的一塊玻璃,看到有個黑影望進來,似乎想進來的意思,但一開門卻發現沒有人在門口。

潘紹聰分享了很多在辦公室遇過的怪事。(葉志明攝)

凶宅網原來也不可盡信
潘紹聰又提到大家都比較重視住宅,但其實無論買樓、租屋,甚至租辦公室,其實事前都應該翻查一下那個地方的背景。不過,Edmond就話原來凶宅網都有漏網之魚,「無論住定租,找到的資料也不是百分百準確,尤其是一些住宅,沒有經過任何通訊,出事後管理處直接把傷者送到醫院,沒有報警就沒有人知道。有次我知道有人『空中飛人』(跳樓),留下圍了帳篷,我很想知道是哪個單位,但沒有人講,連地產都不知道。」

除了擔任監製,潘紹聰在新戲中也有演出一個角色,他笑指角色有很多頭髮,跟平日的自己很不一樣。(《綁靈》劇照)

+7
+6
+5

電腦Wallpaper都可能幫到手?
而提到在不同的工作環境遇過很多不可思議、不能解釋的事,潘紹聰就話有同事曾經因為覺得自己的座位,對住一個後樓梯而感覺很不舒服,「於是他就醒目,即刻將電腦的Wallpaper,換成了一個他自己相信的宗教,一個佛抑或地藏菩薩的圖片,對住後樓梯,感覺真的有好轉。」 所以,Edmond指有需要可以基於自己的宗教信仰,擺一個自己相信的畫作或擺設之類,可能有助你定定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