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鹹片時代(2)】孩子教育不能等 女生宿舍三五成群開鹹片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作者:叔系女生
誰說只有男生才能被鹹片洗禮,李安說「每個人心底深處都有一座斷背山」,其實每個女生裏面都可能住着一位看盡甜片的大叔。

女神李麗珍和舒淇美如畫。(網上圖片)

打開的方法對不對:有線電影台

在網絡未發達的年代,要看加了鹽花的電影,不論中西,首選收費電視電影台。一來不着痕跡,不像VCD般要找地方躲開家長大搜查,二來供應量足,特別是港產三級片,日日播幾回。缺點就是情慾鏡頭大量修剪,有時零碎得影響劇情(假設本身有劇情)。少少鹹多多「趣」,九十年代流行無厘頭風格,艷情片當然正經不到哪去。「港版雷神」徐錦江的《玉蒲團》三部曲和《滿清十大酷刑》,還有製作相對認真的《慈禧秘密生活》,硬生生在我「未夠秤」的腦海留下深深印象。

如果以為女性朋友不懂找資源,就大錯特錯了。(網上圖片)

不為性癖 只為喜感

筆者在大學時期首先學到的一件事是女生開黃腔會被歧視,更加別提在朋輩之間討論鹹片。先定義這裏說的「鹹片」是指硬色情(Hard Porn),即是常言道的AV。像有米高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正面全裸的《色辱》(Shame)或者拉斯馮特爾(Lars Von Trier)的《性上癮》(Nymphomaniac)這類文藝電影,同樣有大量性愛場面,同學卻不怕在公開場合侃侃而談,態度完全不同。記得某份文化研究的功課要寫有關AV的論文,老師在開課前還特地向講堂內的女同學說明備案,怕被告性騷擾。我幸運地在宿舍找到「鹹片」小伙伴,一星期有兩晚舉行觀影大會,片單都是誇張得近乎獵奇的日系AV或歐美Porno。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我們不為滿足性癖,我們只是覺得這些片子好有喜感,好好笑。

對雷凱欣的演出及角色設定難以用筆墨形容。(網上圖片)

明張目膽入場睇:《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

入戲院看三級片是成人禮,不試一試總覺得自己18失格。可惜我第一次入場看的三級片是主打血腥剝皮剪手指的《恐怖蠟像館》,鹹味不足(如果你對Paris Hilton有特別喜好另當別論),戲味就更加……之後幾年繼續是暴力犯禁,多次與情色色情擦身而過。直到2011年一部打破港人常識的史詩式超級鉅作──《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問世,終於有機會名正言順入場打「大佬」,不,睇甜片。有日本AV女優又有另一「港版雷神」雷凱欣,在某種意義上卡士超級豪華。不止男生躍躍欲試,連女生都對「有幾3D」大感好奇。場內男女觀眾各佔一半,各有各的期望。

我在電影台曾經看過同系列舊作,以為一脈相承,怎料我大大低估了香港電影人的創意,一時三刻也理不清自己在那129分鐘裏面經歷了甚麼。同行的友人看完面色蒼白,單是一幕「人體爆炸」,就足以讓人疑惑自己是否進錯影廳。當年作為港產情慾片的《3D肉蒲團》打敗荷李活經典《阿凡達》和《鐵達尼號》本地開畫票房紀錄,大收逾港幣4,000萬,實在是一時佳話。滿頭的冷汗,滿地的眼鏡碎,滿高登的髒話影評,捨我其誰。誠如《低俗喜劇》葉山豪所說:「我仲有人體恐懼症,食緊藥呀。」第一次醒覺,鹹片和恐怖片都一樣,不用分得那麼細。

《3D肉蒲團》3D效果最突出的一幕。(網上圖片)
拍完《3D肉蒲團》,男主角葉山豪(右)從此背上三級男星之名。(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