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導演發聲明反駁抄襲《寵我》 「對創作⼈最⼤的污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電影《怪胎》於昨日(19/11)在香港正式上映,電影在今屆金馬獎更獲得6項提名,視為大熱之一。不過上星期就被香港電影公司(JK Holding Limited),指控《怪胎》抄襲該公司於2017年出品的一套舊作《寵我》,於是入稟高等法院,控對方製作公司、編劇侵權,要求法庭禁止電影在港上映、銷毀侵權作品等。事隔一星期,《怪胎》導演廖明毅發表嚴正聲明,力斥指控是對創作人最大的污辱,更表明如有需要會提出訴訟︰「我們將不會姑息這個擾亂我們⼼⾎創作的⼈。」

電影《怪胎》昨日於香港上畫,據知因為被《寵我》指控,有好⼗幾家戲院暫不上畫該片,(《怪胎》劇照)

《怪胎》導演廖明毅發表的聲明全文︰

我是電影「怪胎」的編劇、導演、攝影、剪接廖明毅,⾃從八⽉七號台灣上映以來,收到了非常多迴響,過程中「怪胎」也很幸運了參加了許多國際影展,就在我們入選紐約亞洲電影節的時候,有部電影指控我們抄襲,甚⾄發函到該影展,企圖影響「怪胎」在該影展的放映。

指控我們抄襲的電影叫「寵我」。那天是2020年八⽉⼗九號,這是我第⼀次知道這部電影的存在。

當天,我的監製陳怡樺寄給我對⽅的信函,信裡指出「雨衣及強迫症」抄襲了他們的電影。我立刻上YouTube搜尋了「寵我」的預告片,看完預告之後,我還是不明⽩哪裡抄襲了「寵我」。於是我沒當⼀回事,反正就交給公司處理,畢竟當時「怪胎」正在台灣上映,我每天都得跑超多場QA,真的沒⼼⼒去管這件事。

就這樣默默過了三個⽉,「怪胎」在台灣的上映到了尾聲,票房很好,也幸運入圍了⾦⾺六項⼤獎,但就在此時,「寵我」指控我們抄襲的新聞⼜再次出現。

真的是好巧,怪胎即將在⼗⼀⽉⼗九號在香港上映,上映前夕⼜來搞⼀套指控抄襲的戲碼?

我從來沒看過「寵我」,據我的印象,這部片並沒有在台灣上映過,我也不知道有哪個平台可以看到這部電影,期間我也沒有離開過台灣,根本就沒有機會看到這部電影,既然沒看過,何來抄襲之說?

你說「怪胎」抄襲你,那你看過「怪胎」嗎?

疫情期間,各國都限制出入境,要⾶到影展當地看到「怪胎」我認為不太可能,如果你根本沒看過「怪胎」,如何判定我抄襲呢?就因為⼀⽀預告嗎?

怪胎在⼗⼀⽉⼗九⽇在香港上映,據了解,因「寵我」的指控上了新聞,「怪胎」被撤下了⼗幾家戲院,在此我必須聲明,「怪胎」是我本⼈的原創作品,在八⽉⼗九號收到對⽅指控之前,我並不知道「寵我」這部電影的存在,當然也沒看過「寵我」,但抄襲這項指控已經嚴重影響我個⼈的信譽,也影響了所有參與這部電影的⼯作⼈員的⼼⾎,以及電影上映的利益。

我⾃許是能夠當個稱職的電影⼈,原創是我⼀直以來堅守的信念,也希望觀眾和我們⼀起相信這個信念。在這個艱難的年代,⼀部電影要上映、並且讓觀眾進戲院欣賞是極其困難的。抄襲這個字眼,是對創作⼈最⼤的污辱,接下來我們將不會姑息這個擾亂我們⼼⾎創作的⼈。有必要的話,我們會提出告訴,這是我們捍衛原創電影的⽅式,也是捍衛原創的態度。

相關文章︰金馬大熱《怪胎》遭港片《寵我》告抄襲 羅冠蘭曾奪聖地牙哥影后

2017年的香港電影《寵我》,由羅冠蘭主演,更憑該片贏得兩個國際影后獎。(劇照)

《寵我》提出指控的原因,基於劇情是講男女主角患有強迫症,必須戴上口罩、穿上雨衣和手套生活,而台灣電影《怪胎》中,男女主角均要穿雨衣、手套、戴上口罩外出,而故事亦以強迫症為主題也類同,原告更指被告曾作出虛假陳述,誤導公眾指《怪胎》是授權改編自《寵我》。不過當日,《怪胎》監製陳怡樺就向傳媒表示未聽過《寵我》這部戲,更加沒有看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