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妹】走甜不刻意賣弄 導演徐欣羨:我只想講一段姊妹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取戲名為《骨妹》很直白,令人想入非非,感覺像《一路向西》那類色情歷險記,不過兩者之間扯不上任何關係,萌生錯覺只因想太多。

電影在澳門取景拍攝,新晉澳門導演Tracy徐欣羨執導,夥拍金像獎最佳編劇得主歐健兒編劇,《骨妹》是罕見的澳門本土電影,Tracy想藉此修正另一個幻象,「希望話到畀人知,澳門係有人生活緊,而唔係一塊佈景板。」

攝影:黃國立

場地提供:小時光

Tracy徐欣羨(右)首執導演筒,夥拍資深編劇歐健兒,是對前所未見組合。

說是澳門本土電影,當由澳門人製作。在澳門土生土長的Tracy,曾到台灣的大學唸電影,學成歸來後拍了很多短片及紀錄片,當中不乏獲獎之作,《骨妹》是她個人執導的首部長片,延續其女性電影風格,主線著墨於兩位骨妹18號靈靈及19號詩詩,這段感情貫穿在澳門回歸及往後十多年之間。

不刻意賣弄姊妹情

18號及19號她倆從結識到友好,直至相互依靠,開心過亦都爭吵過,這段感情來得淡然自若,比起其他女同志電影,少一份刻意賣弄,Tracy解釋說「姊妹情概念一直都有,只不過差於如何去表達,現時出來的感覺是我想要,因為不想太label(同性戀),無論性別如何,她們都只是相互有很強烈感情,發生時不知道,別後才知錯過」。

普通人眼中的骨妹,總被扣上「不正經」帽子,Tracy自小認識幾位Aunties,知道她們與媽媽其他師奶朋友有別,在戲中並無負面標籤她們,骨妹們彼此間充滿感情,每個都是有血肉的人,她們會為對方隱瞞事實,甚至頂下債務。編劇歐健兒坐在旁邊,她說「寫劇本時,曾到澳門探訪她們兩三次,故事中許多都是真人真事。」

骨妹們唱著「從前過得很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用楊千嬅的《再見二丁目》來訴說出昔日情懷。

大三巴與觀音像之外

在杜琪峯銀河影業工作過,歐健兒習慣大伙兒集體創作,這回獨力編寫《骨妹》故事,她說最大分別在於,要拍攝前寫好整個劇本,「之前都係一路拍,一路諗,但始終這是Tracy第一次拍長片,準備功夫要做足」。更重要是,健兒雖自覺個人主導多了,但亦提醒自己不可蓋過Tracy,「唔想佢變成一套港產片」,除保持緊密溝通之外,著她找多些自己有感情的澳門街景,是其中一個方法。

過往在電影中澳門,與拉斯維加斯無異,只有紙醉金迷賭場,頂多像《游龍戲鳳》那樣,到充滿南歐風情的葡式建築取景拍攝。外人抱持著「Tourist Gaze」看澳門,見怪不怪,值得關注是當地人視野會否因而被主導,Tracy表現得很有意識,她說不想澳門淪為佈景板。

故事橫跨九十年代,至回歸後十多年,於是Tracy挑選舊街景及新賭場做對比。「我和攝影師張倩薇商討過,因她都是澳門人,我們不想像旅遊宣傳片,當澳門是佈景板去拍,而想呈現出一個在地狀態,一個我們澳門人正在生活中的地方。」
 

成年版詩詩梁詠琪在澳門回歸時移居台灣,十多年返回家鄉,發覺人面全非,連桃花也不再依舊。

談到澳門本土電影如何走下去,Tracy認為「現時尚在起步階段,除我之外,其他人均用不同方法去做長片,希望做更多澳門電影畀到人睇。」《骨妹》展出澳門鮮為外人所知一面,Tracy指這正是實行該計劃的初衷,若觀眾看到的話,作為導演當然很開心,作為新導演她更慶幸獲影圈前輩相助,健兒聽到這番話應該感到點「老懷安慰」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