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積金局頻入稟追數 欠款半年破千萬 學者憂未來更差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因船員檢疫等漏洞爆發第三波疫情,經濟再度重創。記者翻查積金局追討公司的欠供法庭紀錄,發現數字近年屢創新高,尤其疫情下,單計以地區法院債項追討欠供金額,四月至今半年已達1,000萬元,達去年數字七成。數字仍未計以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公司的個案,反映不少公司在疫情下面臨財政壓力。

翻查被追討的公司中,包括曾現拖糧情況的大埔足球隊,另外亦有香港連鎖袋包品牌FX Creation。大埔足球隊體育會秘書長陳平表示,強積金早已準備好,只因行政問題才出現阻滯。FX Creation就表示會於本月25日全數付清現餘的最後一期款項約10萬元。公司財務狀況健康。

疫情下街道上人流稀少,上水將近一半的藥房、化妝品店、兌換店已倒閉,亦有部分在鐵閘外貼上暫停營業的告示。(資料圖片/歐陽德浩攝)

根據法庭紀錄系統及積金局數字,近年公司欠供強積金數據急遽上升。根據下表,17/18年度,積金局追討強積金供款,個案有548宗,涉及金額約1,180萬。然而,至18/19年度,即使扣除單一巨額個案後,涉及金額已升至約2,047萬。

至19/20年度,政府強推逃犯修訂條例,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追討供款涉及金額已升至約2,590萬元。疫情後至今,官方未有公布數字。

未有官方數字 惟300萬元以下追討個案再創新高

雖然官方數字未有公布,但記者以法庭紀錄查冊系統收集數據,部份數據已顯示欠供數字上升至新高。單計積金局以地區法院追討公司的欠供強積金個案數字及金額,今年由4月至9月,已達1,000萬元。相比之下,19/20年度全年都只是約1,460萬元,即今年半年的數字已達去年總體七成。而每宗追討個案的平均追討金額,亦由約21萬元升至約29萬元,升幅達37%。

目前積金局「追數」,主要依金額大小,於不同級別法庭處理:超過7.5萬至不多於300萬元的情況下,局方會於入稟區域法院,經民事申索向拖欠供款的僱主作出追討;不超過7.5萬的金錢申索會於小額錢債審裁處處理;若申索金額多於300萬元,便須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處理。

值得留意,同期經小額錢債審裁處及地區法院的宗數,未有按比例上升,原因之一或與今年新冠肺炎於武漢爆發並傳到香港後,法庭因疫情多次停擺有關。於法庭延期期間,多數只繼續處理緊急和必要的聆訊,影響其他案件的處理。因此,以強積金追討宗數參考價值有限。而法庭紀錄查冊系統亦未有紀錄,經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的個案金額。

大埔足球隊、FX Creation亦追討 FX員工:會體諒老闆

翻查被追討的公司中,包括曾現拖糧情況的大埔足球隊,另外亦有香港連鎖袋包品牌FX Creation,分別涉及約11萬元及69萬元。

「遲出糧有,但無欠薪。最遲試過十幾日。錢轉唔到嘛,無辦法。」有不願透露身份的FX Creation店長表示,「個市靜得好緊要」,業主又不肯減租,店舖變成一人看舖,但公司沒有裁員,8月份員工要每月放4天無薪假。店長又說公司人事一向很穩定,大家都知道不是老闆所願,因此大家都體諒。「有(欠強積金)呀,我哋都知呀。(公司)有講俾我哋聽嘅,但大家都睇到全年環境係點......係要發揮香港精神咖啦。」

FX Creation回覆查詢表示,會於本月25日全數付清現餘的最後一期款項$103784.15。經營情況一切正常,財務狀況健康。至於大埔足球隊方面,體育會秘書長陳平表示,早前拖糧問題已解決,強積金亦早已準備好,只因行政問題才出現阻滯。

早前香港製造業總工會一項調查發現,五成製造業僱員收入減或失業。(資料圖片)

中大李兆波:數據有滯後 擔心未來經濟更差

中大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表示,近期破產宗數亦有上升,與欠供強積金數字上升的趨勢配合,反映香港經濟差劣。他表示,一般追債前都要諮詢法律顧問等,因此數據有滯後,擔心未來經濟可能更差。他認為經濟差劣主因是疫情,如果之後疫情仍反覆,香港未能通關,經濟活動受阻,未來更見悲觀。至於美國制裁因素,他認為規模未見擴大,對香港經濟影響有待觀望,疫情肯定是更關鍵影響要素。他又認為近年積金局加強執法,亦會令數字上升。

積金局表示,如得悉有僱主未有根據強積金法例要求為僱員供款,局方首先會要求違規僱主盡快繳清拖欠供款及相等於拖欠供款金額5%的附加費,附加費會全數存入受影響僱員的強積金帳戶。如跟進後僱主仍拖欠供款,局方會採取進一步行動,包括代僱員入稟法院提出民事申索追討欠款及附加費。強積金是保障就業人口的強制性制度,僱主有法律責任依法為僱員準時作出強積金供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