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四|學校宿舍、私營院舍屢爆黑幕 揭制度缺陷照顧黑洞

撰文:鄭嘉如
出版:更新:

過去一年,《香港01》詳細調查匡智會松嶺二校內的智障學童事故。除有兒童被夾斷指骨、被長期分隔或約束,更曾有小童鯁喉後腦死亡。當一所由教育局資助的智障兒童宿舍,長年出現嚴重問題,到底是誰的責任?
原來,資助特殊學校只由教育局負責管理,其宿舍獲《殘疾人士院舍條例》轄免,不受社署院舍巡查制度監察,但多名業界人士分別指出,教育局一直甚少監管宿舍部,松嶺二校前職員亦指,從未見有政府官員或匡智總會人員到宿舍巡查。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直斥匡智會事件令人憤怒,前兩年爆出私營院舍康橋之家黑幕,現在學校宿舍又出事,家長無出路,更擔心9月葵涌邨母親懷疑壓力爆煲涉勒斃智障親兒的悲劇重演,呼籲當局調查追究和加強監管。
匡智會發言人指,新任校長明白照顧嚴重智障學生的意義及責任重大,會繼續努力。教育局指,本學年學校宿舍人手已有增加。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

無聲吶喊・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無聲吶喊・一|匡智會宿舍智障童被夾手骨折 校方涉隱瞞多次改口

無聲吶喊・二|匡智會宿舍智障童長期被鎖細房、椅子 玩屎無人理

無聲吶喊・三|匡智會智障童鯁喉窒息面部發黑 腦幹死亡住院三年

無聲吶喊・四|學校宿舍、私營院舍屢爆黑幕 揭制度缺陷照顧黑洞

▼匡智會松嶺二校近年多宗事故▼

+1

「最後都係靠個鏡頭監管。」一名曾在匡智會松嶺二校任職宿舍家長的社工,如此形容學校宿舍的監管方式。校內過去數年,曾有多名學童被長時間約束及分隔、有學童曾被門夾至手指骨折,亦有學童鯁喉後腦死亡。為何在政府資助、由大型辦學團體主辦的學校內,居然未有人及時發現及糾正校內長久問題?

▼文仔夾手事發時閉路電視▼

+1

匡智會設14間特殊學校 佔全港三分一

匡智會是全港最大型慈善團體之一,主要服務智障人士。全港共42間接收不同程度智障兒童的資助特殊學校中,有14間由匡智會開設。匡智會學校中,四間設有宿舍部,當中包括位於大埔的松嶺二校。由於中度及嚴重智障人士,不少亦會有連串健康問題,例如抽筋、腦癎等其他身體殘疾,因此接收嚴重智障童的學校設有住宿服務,方便他們在課外時亦可接受全天候照顧。

▼康仔鯁喉意外學校紀錄▼

資助特殊學校宿舍由教育局管轄 院舍條例豁免

本港殘疾人士院舍,一般受《殘疾院舍條例》規限,由社會福利署管轄,但該條例列明,不適用於由教育局資助、專門接收殘疾兒童特殊教育學校內設的宿舍。

架構上,設有住宿服務的資助特殊學校,分為學校部及宿舍部,由教育局「特殊教育分部」的「特殊學校支援組」分區督學,負責管理及聯繫。

然而,三名《香港01》訪問過的松嶺二校宿舍職員均表示,即使宿舍歷年出現多宗嚴重事故,在職期間不曾見過教育局或辦學團體匡智總會人員到宿舍部視察。當中前社工C更直斥,校內有資深社工曾多次導致學童嚴重受傷,但時任校長似乎因應家長關心程度處理,該員工至今亦仍在職,因此認為校長並不正視情況。

臻和學校退休校長蔡磊燕指,教育局不是太留意宿舍部。(岑卓熹攝)

退休校長:外評不着墨宿舍 教育局監管少

在「校本政策」下,教育局主要透過學校自我評核和接受校外評核(外評)的方式,來評估每所特殊學校的質素和表現,做法與普通學校一樣。據教育局網站,「外評」是指局方會派出由教育局人員及前線學校人員,每隔三至五年駐校三至五天,閱覽文件、觀察和與各人員面談,其後撰寫外評報告,給予學校改善建議。

曾於教育局資助嚴重智障兒童學校任職逾30年、臻和學校退休校長蔡磊燕指,外評內容主要是評核學校的教學質素。至對於宿舍部所提供的照顧及護理,例如餵飯、沖涼等,外評隊伍有些雖是特殊教育專家,但多數並不太熟識宿舍部需要及運作,「教育局從來不是太留意宿舍部,因為他們沒有人熟識宿舍部。」

▼樂樂長期被綁 全身瘀傷傷勢▼

松嶺二校兩次外評相隔九年 前職員:不見有巡查

翻查歷年外評報告,外評人員於2009年到松嶺二校評核,建議學校及早為學生編定清晰生活流程,亦提及校長會藉交更簿及每天的交更會議年掌握宿舍日常工作狀況。然而,該校其後再接受外評,已是至2018年,與上一次外評相距九年時間,報告內容亦不曾提及宿舍部的情況。

除外評外,不論是松嶺二校宿舍的三名受訪前職員,還是兩名智障兒童學校的退休校長均確認,在他們任職期間,教育局不曾巡查特殊學校宿舍。

教育局發言人指,局方以校外評核作為外間質素保證的機制,自今個學年,40個宿位以上的學校宿舍管理人員職級有提升,人手編制亦有增加。

▼01記者暗訪松嶺二校▼

+2

社署會巡查私營院舍 嚴重會釘牌

這有別於由社會福利署管轄的殘疾人士院舍,需依照社署的《服務質素標準執行手冊》營運,需接受院舍牌照事務處突擊巡查。巡查隊伍並可檢視各種院舍文件,例如住客、醫生及意外紀錄,如出現嚴重違規情況,社署亦有權將院舍「釘牌」 。

▼回顧2016年殘疾院舍「康橋之家」黑幕▼

+6

私院質素參差 曾爆「康橋之家」黑幕

儘管社署體制內的院舍有較多監管要求,資源及人手編制比教育局資助學校宿舍更短缺,過往亦曾有多宗悲劇在私營院舍發生。《殘疾人士院舍條例》於2011年成立以來,僅兩間院舍曾被社署「釘牌」,其中首次便是2016年曾發生六宗院友離奇死亡、院長涉嫌性侵院友的殘疾院舍「康橋之家」

▼事發的大埔匡智會松嶺二校宿舍▼

教育局無清晰具體指引

特殊學校宿舍部取教育局撥款,實是按什麼指引營運?共210頁的《特殊學校資助則例》內,列明招生、招聘、宿舍人手編制和薪津等規定,但就無具體提及宿舍應如何運作。而《教育條例》一百多條法例當中,亦只有第56、57條,及附件一,非常簡單地提及,寄宿學校的寢室應有大小、廁所數量和其他基本設施。

特殊學校與普通學校一樣,需制定校本指引。蔡磊燕認為,特殊學校主要還靠校長以「校本」方式管理宿舍,而每所學校情況獨特。她舉例指,她任校長時要求員工每次使用約束及隔離工具,必須以文書記錄原因和時間,但這是她個人做法,並非每所學校有同樣措施。

「對於學校來說,宿舍其實真的是沒有什麼監管。」蔡指出,教育局分區督學未必有特殊教育經驗,但當有事故發生、或有家長投訴至教育局的時候,局方或會派人調解。她認為,因為嚴重智障的學生是不懂說話達,教育局應為此類學校增設更多支援,如到診醫生及保健員職位和相關訓練。

冼權鋒教授指,群育學校宿舍部,受教育局、社署雙重監管。(資料圖片 / 龔嘉盛攝)

「群育學校」宿舍部受社署、教育局雙重監管

同樣是教育局資助的特殊學校,服務主要服務有情緒同行為問題的學生「群育學校」,宿舍部的監管制度,與嚴重智障學校很不同。

香港教育大學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冼權鋒指出,相比設宿舍的智障兒童學校由校長一人管理,群育學校則是由校長管理學校部、由院長負責宿舍部、兩者分別由教育局及社署撥款及監管,宿舍要接受社署評核和巡查,同時接受教育局安排外評。

冼指一些較大型的辦學團體一般會由教育部總幹事管理屬下學校,有些團體亦設宿舍委員會,討論重要事故或工程計劃。惟松嶺二校前社工C指,任職其間,只曾見過匡智總會派人到宿舍核數,無人來前來監管巡查營運狀況。

▼9月葵涌邨謀殺案▼

+1

張超雄:智障服務現斷層 家長多啞忍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形容松嶺二校做法令人憤怒,「想像不到學校也這樣對學生。一定要查到水落石出,有關受影響的學童,還在學校的要即時看看,也要看看已經畢業的有無受過虐待經驗影響。」

張指出,現時智障人士服務在學前、中小學及成人階段中現斷層:學前及成人服務均由社署管理、宿位需輪候,但中小學則由教育局派位。

近日葵涌邨有智障兒懷疑被母親勒死,是由於兒子已年滿21歲,必須從學校畢業離校,不可再有學校宿位,但又未輪候到成人院舍,兒子需留家,而母親壓力爆煲情況下,發生悲劇。

「私院不敢去,兒童之家輪候不到,學校的宿舍又沒有,只能在家中困獸鬥,真的沒有什麼出路。」張指,不少家長因此寧可啞忍,以免子女被學校拒絕延長宿位。

張亦指出,特殊學校宿舍應重新納入《院舍條例》管理,教育局亦責無旁貸,並應讓使用者有提供較好的渠道,免受威脅下投訴,而非每次收到家長投訴便以校本處理為由,轉介回學校。

突擊檢查 定會有所發現

張超雄認為,松嶺二校事件並非一朝一夕的個別事件,若有主動巡查,定必有所發現。張超雄、蔡磊燕、以及嚴重智障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均認為,教育局現時收到家長投訴,很多時以「校本處理投訴」為由,轉介回學校處理。惟家長找教育局通常正因為認為校方不會正視問題、或不願與學校溝通。

李芝融認為,現時局方要求學校自我管理並不太全面,應考慮參考社署做法,最起碼應突擊抽樣檢查學校宿舍。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