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千奇百怪的恐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恐懼這種感覺,多半出自對傷害的想象。它和孤獨相似,雖然如影隨形,實又很難與人分享。若說現實可怕,不論多駭人聽聞,仍有其限度。反而糾結在想象中的恐懼,是全然沒有障礙的自由發揮,能帶來深不見底的痛苦。

一般人多怕黑怕鬼、怕打雷閃電,或是怕蛇蟲鼠蟻一類外形醜陋的生物。也有些恐懼是怕者自己感受強烈,在他人看來卻非常難以理解的。我之前見過一個外國網站,專門列出了100種人們害怕的東西。在那張列表(Phobia List)上,有人懼怕很長的單詞,像是這種: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此詞非我亂造,而是一種肺部疾病名稱),有人怕針尖,怕深海,怕鮮血。有人怕上帝,怕空曠處,怕飛行,怕洞穴。也有人怕愛,怕孤單,怕任何親密關係。

列表上的恐懼,不少已讓人感到奇特。再回過頭問問身邊的人,會有更不一般的發現。

一位朋友說她很怕紐扣,看見散落的紐扣就渾身難受,感到內急。(視覺中國)

一位朋友說她很怕紐扣,看見散落的紐扣就渾身難受,感到內急。一位最怕手持燃着的線香,因為他會忍不住想象香灰跌落灼傷手的場景,非常折磨。另一位尤其懼怕金屬筷子的與之類似,若叫他用金屬筷吃飯,他會不斷去想咬崩牙齒的場景,一頓飯吃得多糟心。

還有一位的經歷要更慘痛些。小學時,他的房間緊鄰門外的電梯,躺牀上就能聽見電梯上上下下運行及開關門的聲響。某個深夜,先是電梯升至同一層開了門,之後隔壁就傳出爭吵和打鬥聲。第二日,他被告知隔壁有人來尋仇打死了人。他這才驚覺,自己耳聞的竟是一場命案。多年過去,任何深夜的電梯運行聲都仍能擾得他心神不寧。彷彿每個夜晚,那道門一開一關之間,送來的都是斬人客。

(視覺中國)

我聽過最離奇的恐懼,是懼怕龍眼和荔枝。

話說她年幼時常與父母一起搭長途公車。那個年代,還沒有「車廂內禁止飲食」的規定,車內像舊時戲院,人人吃剩的瓜子殼和果皮、吸盡的香煙蒂都隨手往腳下扔。有那剝了龍眼荔枝吃的,吮掉肉就順口把核「噗——」一聲吐地上。她個頭尚矮,大概也沒什麼窗外的風景可望,只好盯著滿地黑色圓核在面前滾來滾去。她以為那些都是眼珠子,內心驚怖至極。她自然没有告訴别人,只是直到長大也接受不了龍眼和荔枝,長久地錯過了這般美味。

她的經歷讓我難以忘懷。每次吃龍眼,我都會想起那個小小矮矮的她——站在嘈雜的車廂內,盯着滿地小圓珠子。我心疼她的經歷,為的是這種恐懼就算說出來,大人又怎麼會明白呢?它那麼孤獨,滿車人頭攢動,熱鬧非凡,也無從與之分擔。

人海茫茫唯我在此,簡直就是一世人在面對種種處境時,一幅絕妙的寫照。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