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至叻》看港豬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英聯合聲明》1984年簽訂。當時已有大量流行曲反映香港人嘅不安同懷疑,對自我身分嘅困惑……但去到之後幾年,香港人心又變咗。移民嘅移民,走唔到嘅留低,就開始接受現實,苦中作樂,甚至自欺欺人,扮睇唔到,明日愁來明日當。呢個年代,先係我最想講嘅年代。
李聲揚

無論喜歡與否,阿叻也是一個時代的代表人物。(香港電台截圖)

篇幅關係,今次唔寫小故事,下次繼續。

直入正題,講時代曲,先講時代再講曲。固然我可以寫阿媽蒸魚之類嘅個人經歷,但今次選擇唔寫對自己特別嘅歌,而係寫大家都有共鳴嘅歌,講到濫嘅,嗯,「集體回憶」。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嘅年代最獨特,我都唔例外。但客觀事實係,三張尾嘅我,見證咗香港流行音樂登上頂峰,然後開到荼蘼盛極轉衰。而在呢個譚詠麟惡鬥張國榮,夾Band成風,以及四大天王嘅時代,最重要嘅事,冇得講,一定係香港前途問題,中英談判,八九六四,以及九七回歸。

寫呢篇文,希望借流行曲,話畀新一代聽,呢個大時代,香港嘅精神面貌(Zeitgeist是也),係咩回事。

1984年,中國與英國政府就香港問題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Getty Images)

反映港人不安與困惑的那些歌

 《中英聯合聲明》1984年簽訂。當時已有大量流行曲反映香港人嘅不安同懷疑,對自我身分嘅困惑,以及擔心香港氣數已盡,就咁玩完。例如達明一派1987年嘅《今夜星光燦爛》:

燈光裏飛馳 失意的孩子</br> 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br> 再奔馳 心裏猜疑</br>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

達明一派翌年仲有一首《今天應該很高興》講移民潮:

偉業獨自在美洲 很多新打算</br> 瑪莉現活在澳洲 天天溫暖

呢首而家仲有不少人講,舊年港產片《哪一天我們會飛》都有提到。

然後1989年,大家都知了,六四。相關嘅歌更多,1989年夏韶聲嘅《媽媽我沒有做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br> 一起繼續我與你</br> 不死的勇氣

達明一派嘅《天問》:

縱怨天 天不容問</br> 歎眾生 生不容問

滄海遺珠係同年聖誕黃霑主唱嘅《慈祥鵬過聖誕》:

慈祥鵬過聖誕</br> 問我要啲乜嘢玩</br> 我說畀個Passport我

最流行嘅係1992年Beyond嘅《長城》:

圍着老去的國度</br> 圍着事實的真相</br> 圍着浩瀚的歲月</br> 圍着慾望與理想

多得支聯會年年搞維園晚會,好多年輕人都識呢堆歌。

但更有趣嘅係之後嘅事,唔想濫用「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但去到之後幾年,香港人心又變咗。移民嘅移民,走唔到嘅留低,就開始接受現實,苦中作樂,甚至自欺欺人,扮睇唔到,明日愁來明日當。呢個年代,先係我最想講嘅年代。

移民不成 只能接受現實的一代

1991年,羅大佑嘅《皇后大道東》唱到街知巷聞,亦見證香港人已經接受現實,以戲謔嘅態度去應對:

到了那日同慶 個個要鼓掌</br> 硬幣上那尊容 變烈士銅像

唔似上面提嘅歌咁多隱喻,林夕填嘅詞全不避忌,但已經係用嬉笑嘅心情,夜行人吹口哨壯膽,話畀自己聽,冇事嘅,唔使驚,換支旗啫。

於是,帶到去今日我最想講嘅嗰首歌,我心中嘅時代曲。係陳百祥阿叻嘅《我至叻》。Yeah~~我至叻~~大家跟住唱。絕對唔好低估呢首歌,我寫文時做實驗,問公司兩位90後助手,以上嗰堆歌,佢哋全部都唔識,頂多係「好似有啲印象」。但我一講《我至叻》,大家就識唱,跟住做埋手勢。Like it or not,呢啲就係集體回憶,文化遺產。

由我懂性以嚟,就冇掩飾過我對阿叻嘅厭惡,老豆帶我睇譚詠麟演唱會,到阿叻出場,我就話要去廁所。由中學作文講到而家寫博評,由ICQ鬧到WhatsApp。早幾年有認識阿叻嘅Private Banker出於好意,話我知其實阿叻真人點點點。不,呢個完全不重要,亦唔係我,或者大家要關心嘅嘢。

我最關心嘅,係阿叻,以及《我至叻》,背後代表嘅價值觀。而家成日有人懷緬當年good old days嘅香港精神,搵一個人代表,必定係阿叻,《我至叻》就係時代金曲。

《我至叻》歌詞背後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價值觀。(網上影片擷圖)

喜歡與否 阿叻就是那個時代的代表

阿叻在媒體上,電影中,以及MV入面(係,記得睇埋《我至叻》個MV)表現嘅,都係咁上下嘅嘢:惡俗,浮誇,符碌,口不擇言,不可一世,反智,拜金,識少少扮代表。正面少少嘅係自信,相信命運在我手,敢作敢為,有成就(但主要都係錢)。個MV如果係大陸土豪?你一早掟爆電視。

阿叻就係賭片兩大主角互拋浪頭,側邊冷手執個熱煎堆拎Pair 8贏到最後嗰個。阿叻就係扮李嘉誠第3個仔李澤叻去泡林熙蕾嗰個。佢唔代表你?可能係。個個都咁講啦,邊有人認自己鍾意。但,佢代表嗰個時代。

請循其本,1995年,佢只憑呢隻歌,已經在紅館開7場演唱會,係史上最少歌嘅紀錄。而我提提你,嗰個年代,紅館開演唱會嘅唔係坤哥,係梅艷芳黎明陳慧嫻張學友。咩人入場睇?斷估唔係屋邨阿伯或新移民大媽。我好相信,當年堆觀眾,而家好多係企業入面嘅高層,或者係拎住10個8個單位,一億幾千萬身家,full pay一層樓畀個仔做中學畢業禮物嘅嗰班人,所謂的英殖港產精英。

睇下《我至叻》嘅歌詞,反映係乜?係「靈活易適應 勤力手快又眼明 識睇時勢兼淡定 買屋買車仲有錢剩」嘅香港smartass精神;係「閒閒地識講中英 起樓起橋快夾精 鬼佬睇到都眼擎擎」嘅自信/自大;係「你話香港地最好 打工的好似做大佬 股票金融確係寶 連街邊的阿嬸都膽粗粗」嘅投機貪財紙醉金迷;係「將有會有乜 有乜唔做得 如果怕九七 實搲到頭髮都甩 上面咁多金掘 怕你手軟唔去執」嘅樂觀。

公平講句,《我至叻》年代嘅阿叻,仲未係睇唔起後生仔,佢一樣講「後生仔多新意零食有Taste 衣着配搭夠Sense」,不過我估正常人唔會忍到兩分鐘聽到呢段。而《我至叻》仲係一首廣東話歌詞填得好好嘅「本土」之作,對,填詞作曲嘅係區瑞強。民歌王子,笠住頂帽抱結他同你講陌上歸人嘅區瑞強,你嘅童年被毀未?

阿叻冇變過 變嘅只係香港人

唔服?個別例子?咁我講多首歌。早少少,但一樣值得討論,就係歌神,許冠傑嘅《話知你97》,1990年嘅歌。許冠傑嘅地位形象,遠比阿叻為好,但《話知你97》表達嘅心態,同《我至叻》其實相當相似。

《話知你97》(網上影片擷圖)

許冠傑呢位香港之子,講嘅係「我話知你97 其實使乜驚到求神又拜佛」嘅盲目安心;係「已經預冇法走得甩(又冇Short Cut) 移民外國 亦係聽糟質」嘅無奈;係「咪匿响屋企 速速Call機 Call班知己 睇返齣無厘頭攪笑戲 卡拉OK 隊樽拔蘭地 High High地 高聲亂唱 再去旺角打機」嘅消費主義;係「明日懶鬼理 最緊要依家Happy 話知佢死」嘅今朝有酒今朝醉;係「斷估或者到咗97(實刮多筆) 人人暴發 My friend good luck」嘅金錢至上。 你睇呢一切一切,其實同《我至叻》,唔係好大分別,頂多係少咗浮誇惡俗。前途?政治?下一代?歌神冇提過啵。嗱,至少「我至叻」都仲講「示威投訴任你噏 唔係犯法點都得 基本法去昅一昅 肯定唔會俾人屈」。

返到而家呢刻,將來係點我唔知,講真我亦懶理,唔想理。但歷史唔容我哋否認。香港人當然可以覺醒,但唔好忘記你嘅歷史,甚至係你嘅共業。唔好以為回歸之前香港啲中產點咁高風亮節關心政治。嗰個年代講「放認關爭」、「認中關社」嘅,係死左仔,國粹派,係入唔到洋行做大班的。我港大同系師兄梁錦松就由國粹派變做美資Banker,然後做官娶埋國寶,又一英殖smartass(絕無不敬)的典範。

知道過去,就明白現在。今日個個講「港豬」,港豬點嚟嘅,睇完呢篇文聽完呢堆歌你應該知。當年嘅香港人,全無遠見,搵錢至上,大大咁高估咗自己嘅影響力(大陸要跟我哋學嘢),亦遠遠低估咗中國經濟政治軍事外交嘅崛起,以為最後係人哋跟你嗰套。

阿叻冇變過,變嘅只係香港人。而當年捧佢上神枱嘅,一樣係香港人,嗰班畀人話係英殖年代有品味嘅香港人。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