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故事】舊生有話兒(1):起步是為了創作,收穫的卻是感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學員故事】舊生有話兒(1) 戴鈺鴻:起步是為了創作,收穫的卻是感情

撰文:Pluto

周日晚上8時許,相約「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TOE)的舊生之一,現職攝影師的Iris Tai (戴鈺鴻)於又一城某café 會面。當天下午剛從外地工幹回港的她,狀態異常精靈,甫見面就熱情打招呼,及後,聊到昔日TOE的課堂逸事、攝影趣聞,她更雀躍得講不停,活力無限。

看Iris談TOE活潑如孩童的神色,推想她大概很愛這計劃吧?「是的!沒有它的栽培,也沒有今天的我!」她堅定說,然後我再問,「你可曾幻想過,當初若沒有參加TOE,今天會變成一個怎樣的人?」

Iris沉思,「可能我會是個平凡人?可能會從別的途徑學藝術?天曉得。但有一點絕對肯定:假如沒有認識TOE,我就算當得成攝影師,路上必然走得孤單。」

不被認可的灰色歲月

萬分感慨,因為Iris曾經歷迷茫青春期。當年她就讀中學時,有感不是所謂的「讀書材料」,也較喜歡藝術和文化,中三升中四選科時,萌生過選修視覺藝術的念頭,「媽媽擔心日後難搵工,勸我改讀電腦好過,但本身不擅長理科,根本不會讀得開心。奈何第二志願讀視藝,競爭太激烈又入不到⋯⋯那陣子超失落,自覺又蠢又無用,喊過無數次。」重憶舊事,她眼裡隱約有淚光。

圖﹕戴鈺鴻

縱然屢遭否定和批評,可是Iris骨子裡卻極堅強,「這裡沒機會嗎?就去其他地方找!」幾經輾轉,她經老師介紹接觸了TOE課程,「當年每間學校只選兩個學生,我是其中一個獲選的。初上課,藝術導師會給大家安排一部設有M-MODE相機,學習基本攝影技術。記得當時正值暑假,可以整天有的、沒的到處拍照,哈哈,超開心!」苦楚過後嚐到小甜頭,純真的她經已樂翻天。

圖﹕戴鈺鴻

世上沒有無用的東西

想不到,這只屬「尋寶之旅」的開始,「課程尚有更多『寶藏』待發掘。若數一項最最難忘的,我想是通過TOE,學會和身邊人展開討論,繼而由新角度去看一個人、一件事。」她說以前跟多數香港人一樣,不太關心社區環境、民生時事,對攝影的印象也不外乎技巧、器材等片面知識,「經導師如John Fung(馮建中,街頭攝影師)提點,跟著他和其他同學,一起在校園踱步、到灣仔參觀電車廠、往春園街、嚤囉街拍照,跟好多背景、階級不同的人溝通後,我才明白『影相』不止關於機器和技術,還講求攝影者運用眼睛去觀察、用耳朵去聆聽、用手腳去移動、用心靈去感受,以至跟被拍攝的對象交流,最後經大腦消化去表達個人的想法,才會有一張照片的誕生⋯⋯噢,層次豐富,亦很有趣!」

圖﹕戴鈺鴻

Iris還學會珍惜被忽略的人與事,「最喜歡Leon Suen(孫樹坤,資深新聞攝影工作者)陪我們欣賞紀實照片。他常教我們要多看『垃圾相』,即是那些因手震、OUT-FO等被放埋一邊的照片,其實它們不是那般無謂,細看也能探出前文後理,推敲出攝影者當時的狀態和情緒。我們還不時討論照片的含意,試過有張相,局部地影著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雙手攬著腰,乍看無甚特別,但當我們研究男人褲袋亂塞的紙幣、錢上紊亂的摺紋、還有男人和女人粗糙的雙手,既可聯想到他們的階層、問題,也驅使我研讀更多新聞或歷史資料,對生活有了不一樣的認知。從前沒想過,由物及人、由人及世界,由世界看歷史,一切竟由一部小相機開始。」

圖﹕戴鈺鴻

攝影讓人重新看見自己

從被遺忘之物解讀新價值,恰好對照Iris的經驗,「小時候無自信,別人說我是甚麼就是甚麼,行事為人都無方向。但現在我明白,看世界不止一個角度,也知道未來還有很多可能,問題是,自己先要夠膽量去發聲和爭取。」像完成第一年TOE課程後,她主動跟導師們提出,繼續參與來年活動;完成文憑課程後,雖然未有升學,但她選擇業餘地自習攝影;為了深入藝術,又努力參加不同文藝玩意,像去各類音樂會、協助別人策展,「每個經驗都能變成閱歷。做餐廳可以觀察人,策展可以欣賞各地藝術,強化對顏色和構圖的敏感度;就連玩巴西柔術,都可以跟同學仔學英文、或研究人體結構!所有知識是互通。」

圖﹕戴鈺鴻

說罷,Iris翻出為某舞者拍攝的一輯黑白照給我觀賞。畫面所見,舞者嬌柔的身驅穿梭於薄紗和光影之間,被簡約線條勾勒出一組跳脫輪廓,剛中有柔,別具美態。不錯的成品,反映Iris雖走過迂迴的路,但沿途錙銖的付出,已累積成豐碩成果,「不斷嘗試、失敗、再重來,總能建立個人的審美觀和風格。」戲稱「無沙紙」的她,近年還獲賞識被聘為攝影師,開展了夢寐以求攝影事業。

TOE舊生會Buddies Programme活動﹕乾版攝影工作坊。

友與情,是最美麗的事物

「分享完個人故事,我想強調的卻不是自己有幾叻,反而是多得TOE導師和同學的接納和鼓勵,才能成就夢想實現。」Iris感恩的說。熱愛TOE不止因為學到攝影,更重要是遇到一班知音扶持,「這計劃跟傳統學校教育大不同,以前成班人坐在同一個課室,但目標不同,話題、興趣和想法都有落差。但TOE裡,人人喜歡攝影,有共同喜好,可謂一拍即合。」

TOE舊生會Buddies Programme活動﹕乾版攝影工作坊。

加入「TOE舊生會」後,她強烈感受到聯繫力之強,「未必每個人最後都當上攝影師,但無論隔多久再碰面,師生之間仍像老朋友般親切,聽到誰拍了好照片、誰在做新展覽等,又會互相鼓勵,自己的創作之火也會再次燃燒。」她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坦白說,不入TOE,或許我都有機會去別的機構學攝影,或選擇畫畫和雕塑去表達想法,它們只是一種媒介。然而,TOE給予我的『陪伴』,可不是任何地方都有,它將分散的同好集結,出發點是為了藝術,最終培養出的,卻是人與人之間的珍貴感情,也是最無可替代的部份。」

「分享完個人故事,我想強調的卻不是自己幾叻,反而多得TOE導師和同學的接納和鼓勵,才能成就夢想的實現。」Iris感恩的說。

現為SENS Studio的資深攝影師之一,以活潑、瘋狂的形象深受客人喜愛。 Iris拍攝風格採用強烈的對比,無論是黑白或是繽紛的畫面,都極具個性。對於Iris而言,相片是活著的証據,一點一滴的時光在鏡頭下成為永恆的記憶。好動的她除了攝影,還熱愛巴西柔術等活動。
Iris Tai (戴鈺鴻)

「分享完個人故事,我想強調的卻不是自己幾叻,反而多得TOE導師和同學的接納和鼓勵,才能成就夢想的實現。」Iris感恩的說。

詳情瀏覽:http://toe.org.hk/

Facebook:https://bit.ly/2vCgU0L

IG:https://bit.ly/2HT1Mi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