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香港牙科世界第一 長者為何淪「無牙老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剛放榜的中學文憑試(DSE),其中一位「狀元」的志願是入讀港大牙醫學院。事實上,港大牙醫學院全球排名第一,顯示其研究、教學及服務方面的卓越成績。諷刺的是,香港即使有世界一流的牙醫學院、世界一流的牙科醫生,不少長者卻無福消受,淪為包受牙齒問題困擾的「無牙老苦」。政府應訂立明確的長者口腔健康目標,作為應對人口老化問題不可或缺的一環。

早上六時許,九龍城牙科診所已有十數名市民在排隊。(呂嘉麗攝)

俗語說「牙痛慘過大病」,牙齒健康出現問題,不但青壯年人受不了,對長者更是一大折磨。長者牙齒不健康,既影響溝通、咀嚼和吸收營養,牙患嚴重,甚至潰瘍發炎,隨時損害身體其他功能。一些經濟狀況較佳的長者,或較有意識定期光顧牙醫保護牙齒,但對於低收入、基層長者而言,一想到看牙醫,錢就從牙縫飛出來,就算有醫療券的補助,相比高昂的牙醫診金卻如杯水車薪,既牙痛又「肉痛」,往往等到不能忍受才求診。延誤診治後果只是醫療費用更貴,「手尾」更加長。

沒有口腔健康目標 何以監察問責

朱婆婆(右)稱,冀望政府可增設長者牙科保健服務,如定期檢查、鑲牙等。(文雪萍攝)

半生為香港付出的長者,特別是基層的長者,卻享受不了香港的世界一流牙醫服務,這個情況實在令人難以接受。審計署本年4月發表針對牙科護理政策的報告,指出政府近年推出多項長者牙科計劃,卻未有如兒童、青年和成年般為他們訂立口腔健康目標。在1991年,牙科小組委員會擬訂於2010年,5歲兒童當中有7成沒有蛀牙,最多1成人有3隻以上壞牙,2025年目標就更高。衛生署解釋可能當時難以為長者訂立實際可行的目標(例如難以收集數據),所以沒有訂下長者目標。

但是,要訂立長者的口腔健康目標,真的是做不到嗎?例如日本政府制定「健康日本21(第二次)」計劃,提出在2022年,有八成60歲人口維持良好咀嚼能力,以及有一半80歲長者有超過20隻天然牙齒,較2005年多一倍。而不少發達地區,其實亦有類似的政策目標,香港應參考海外的經驗,訂定長者口腔健康指標,並調撥資源達致目標。

牙醫質高量少 公營服務嚴重不足

另一個重要問題,是本港牙醫質素高,但數量少。截至前年底,香港只有2,171名牙醫,每十萬人只得33名牙醫,較韓國、英國和澳洲等先進國家少。每年畢業的牙醫只有約50人,相當緊絀,再加上接近九成的牙醫投身私營市場,牙科診療器材昂貴。僧多粥少,私人牙科醫生的收費就可以更高,病人猶如肉隨砧板上,就算長者有醫療券,但要看牙醫仍代價不菲。

延伸閱讀:全港百多萬長者得11間牙科街症 朱婆婆:凌晨4點起身去到都排81

此反映,本地的牙科服務由私人市場主導下,負擔得起的長者,會光顧本地或者內地私人牙醫,負擔不起的唯有排長隊看政府牙醫。不過,他們獲得的服務只是拔牙、止痛、治理口腔膿腫等第一線治療,屬有限度緊急門診。正因為只限緊急服務,鑲牙及補牙等常見的修復需求就不包括,遑論非預防性的牙齒保健服務。而且,現時香港雖有多家政府牙科診所,但大多只服務公務員及其親屬,以及參與了牙科保健計劃的學童,公眾人士包括長者每每要跨區到一些接受「街症」的政府牙科診所輪候。

菲臘牙科學院主力提供教學,也有不少長者登記做臨床教學,趁機可接受服務。(資料圖片)

此反映,本地的牙科服務由私人市場主導下,負擔得起的長者,會光顧本地或者內地私人牙醫,負擔不起的唯有排長隊看政府牙醫。不過,他們獲得的服務只是拔牙、止痛、治理口腔膿腫等第一線治療,屬有限度緊急門診。正因為只限緊急服務,鑲牙及補牙等常見的修復需求就不包括,更非預防性的牙齒保健服務。而且,現時香港雖有多家政府牙科診所,但大多只服務公務員及其親屬,以及參與了牙科保健計劃的學童,公眾人士包括長者每每要跨區到一些接受「街症」的政府牙科診所輪候。

誠然,近年政府推出了一些支援長者的牙科項目,例如長者牙科外展服務計劃及長者牙科服務資助項目,再加上醫療券及綜援牙科津貼等。但部份計劃的反應不似預期,審計署揭露只有8%參加者參加長者牙科服務資助項目。至於外展服務計劃,原意是讓院舍長者不用親身到牙科診所,接受包括洗牙、清潔假牙托、補牙、脫牙及鑲配假牙托等治療。數據卻顯示,在2015/16年度,高達四成拒絕接受治療。

擴大公營牙科服務 才能真正幫助長者

關愛基金長者牙科服務用量低,只有8%合資格長者參加有關項目。(資料圖片)

但負責項目的關愛基金和衛生署,卻沒有收集原因。假若是宣傳不足,政府應與委託機構加強推廣;假若是長者諱疾忌醫或者忽略口腔健康,政府就需要聯同醫護人員和社工商討,如何令他們放下畏懼和提升護牙意識。

至於每年2千元金額的醫療券,其實也是杯水車薪。補一隻牙也動輒數百至逾千元,還未計算護理牙齒以及其他身體病痛費用,資助很快就耗光,長者難以持續享受牙科服務,護理改善牙齒健康。至於增加牙醫學院資助學位,成效要到6年後學生畢業才看到,遠水不能救近火。

民間團體不斷要求政府開設更多牙科門診,這當然值得支持,但長遠來說,政府要透過培訓以至輸入人才,吸引新血到公營牙科服務體系,擴大公營牙科服務,以及訂下長者口腔健康目標,以惠及長者。牙科人手和器材再貴,但政府坐擁9千億元儲備,財政負擔會是一個問題嗎?只有這樣,長者才望不再做「無牙老苦」,能夠虎虎生威,香港真正配得上牙醫學院世界第一的美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