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區睇牙難.下】政府牙科服務欠規劃 全港爭用11街症診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曾這樣答議員有關擴展牙科服務問題:現時香港的基礎牙科服務主要由私營界別和非政府機構提供。

香港政府雖設有39間牙科診所,但主要服務公務員及其家屬,當中提供公眾服務的診所只有11所。九龍219萬居民,卻只有觀塘及土瓜灣兩間牙科街症診所;港島雖有127萬居民,卻只有一間。它們一星期只開放一至兩天上午予公眾,每次派32至84張籌,可謂一籌難求。若不幸派完,便需待第二天往另一區再輪候。因此,市民為免沒籌,都一早來到排隊。數十年來,無論炎熱或寒冷,這11所牙科街症診所,每星期總有一兩天清晨就已擠滿輪候者,漸漸成為社區中尋常的現象。就連回內地睇牙,也成為了基層的常態。

當跨區、跨境看牙成為街坊尋常事,背後揭示的,是牙科服務缺乏規劃。

2011年口腔健康調查報告發現,在社區居住的本港長者剩餘牙齒平均只有19.3隻,未達到世衞倡議的標準(20隻)。5.6%社區長者已完全沒有牙齒。(呂嘉麗攝)

現時75歲的玲姐,上下兩排均是假牙。上排屬活動假牙,下排則是鑲配牙橋式的假牙。回想起來,下排鑲的牙還是因為當年一件痛苦經歷後才鑲的。十多年前,玲姐飽受牙痛困擾,「看牙好貴,我便吃止痛丸止痛。但真的太痛,原本說明書說四小時吃一顆,我忍不到痛,不夠一小時便別一顆,卒之弄至胃痛。」當時,玲姐還是靠救護車送到醫院。醫生說是吃過多止痛丸,導致胃穿孔,她想起來也覺「驚驚地」。

因為香港牙科服務貴,玲姐在朋友介紹下才回了內地鑲牙,用了千多塊,算是有返啲牙齒。十多年過去,玲姐當年鑲的假牙下的牙肉已堆積厚厚的牙石,於是又再痛了。現在,她進食總是選擇質地軟的食物,簡單如豆腐、蕃茄便是一餐,吃肉的話,就要把肉切成小粒。

玲姐當天7時起開始排隊,至近10時才看到牙醫。牙醫卻說:「我們這裏只能為你脫牙及止痛。你的假牙搭了橋,我們這裏不做拆橋。你要拆過橋後,我們才能替你脫,但或者你拆橋時順道脫牙會化算一點,你去問問價吧。」玲姐前後多謝了牙醫好多遍,才出房間道:「沒辦法了」。她打算問問私家牙醫拆橋要多貴,如果太貴,還是回內地做。記者向私家牙醫查詢,拆牙橋一顆大概要三千元。

像玲姐一樣,因香港牙醫太貴而轉投內地牙醫服務的基層,為數絕對不少,2000年初亦有大量傳媒報導這現象。

玲姐的假牙,都在內地鑲。因為牙齒乏力,只能吃質地軟的食物。(呂嘉麗攝)

據統計署資料,只有27.2%港人有定期接受牙齒檢查,而65歲以上長者更只有14%,比率較其他年齡組別明顯較低。調查亦顯示,收入愈低,定期接受牙齒檢查比率愈低。例如月入$50000以上的有46.3%人定期接受牙齒檢查,$5000的就只有12.5%。

現時,政府的長者牙科外展服務計劃會為院舍長者提供外展牙科服務,關愛基金資助80歲以上長者鑲活動假牙,即80歲以下長者無法享用。另外,70歲或以上長者,則可用醫療券看牙,每名合資格長者的醫療券金額為每年2000元。然而,2000元的醫療券,對一些長者並不足夠,社區組織協會幹事連瑋翹說:「有長者今年78歲,醫療券已用完,又未夠80歲鑲假牙,唯有等多幾年。」

牙科發展落後 人手不足 因沒規劃定期檢視

衛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指,政府多年來沒擴展過牙醫服務,牙科診所只服務公務員,街症也只不過是象徵性的公營服務,僅脫牙及止痛。

跨區看牙、公營牙科服務不足的背後,反映着另一個規劃問題。香港公營牙科服務不足,但私營也不遑多讓。香港牙醫學會會長梁世民曾承認,香港牙醫短缺。即使私人執業的醫生,也有病人要排兩個月才有診期。香港每10萬人之中只有33名牙醫,與30個發達國家或地區相比,排名尾三。此外,不少發達國家如英國,牙科亦包括在國家醫療服務系統內,低收入人士可獲得全額或部分資助。

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盧展民教授指,香港牙科大學教育發展較其他發展地區落後。歐美等地已發展百多年,而日、韓也在二戰前發展牙科。全港只有香港大學提供牙科醫學位,僅30多年歷史,比其他地區落後。他又指出,港大牙醫學院學位起碼十多年沒增加過,而政府亦沒有定期檢視牙科醫生的人力評估,「只是突然想到要做便做。」他認為,政府應定立確實時候間表,每5年一次中型檢討,每10年一次大型檢討,以應付人口老化及市民對口腔健康日漸增加的需求。

派到最後幾張籌,市民都一湧上前,怕失望而回。(呂嘉麗攝)

食衛局回應,香港大學牙科醫學院每年均收生53名,本年度開始增加了20個學位。另外,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每三個學年會與八間受資助院校進行學術規劃工作及評估各院校所需的經常補助金,教育局會與相關政策局為少數專業學科(例如牙醫學)商討及訂定人力需求指標。此外,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由2016年起把執業許可試的次數由每年一次增至每年兩次,以吸引更多合資格牙醫到港執業, 並使本地牙科人才更多元化。

由於牙醫學需要讀6年,本年度加的學位,要在6年後才能奏效。市民跨區看牙、為節省金錢強忍牙痛、凌晨開始排隊的社會現況,恐怕還要持續好一段時間。

凌晨已到牙科診所,唯有排隊時盡量補眠。(呂嘉麗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