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18+成人展碰壁 為何香港那麼忌諱討論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首個開放公眾入場的成人嘉年華日前在中環海濱搭篷舉行,但爭議不斷。先是遭家長及團體投訴「色情」,然後又有藝術家的作品遭大會遮去性器官,活動又被性小眾團體指控對LGBT群體不友善,最後更有葉劉淑儀等幾位建制派議員批評活動「低俗」。其實在這些爭拗背後有幾個重要問題:「性」可不可以被談論;應該如何談論;以及以怎樣的方式才能更好地讓公眾了解「性」、了解多元性文化。

固然,展覽其實遭到多方批評,例如大會宣稱是次活動的主要對象為女性及年輕夫婦,以「女性情慾」作為主題之一,請來澳洲猛男勁舞團、本地情色女攝影師和鋼管舞者到場表演,但這些節目內容是否真的囊括了女性情慾對象?是否觸及女性自主?主辦商疑因在首場記者會上遭追問跟性小眾友善相關的問題,而於開幕前取消一個討論女性情慾的分享會,這又是否貨不對辦、自相矛盾?這些問題很重要,但在回答問題之前,香港還欠缺最初層次公開談「性」的氣氛。

澳洲裸體油畫家Picasso以往多次在當地的成人展示範以陽具畫畫,曾上過不少電視台表演,今站來到香港。(陳嘉元攝)

公開談論「性」,目的是為了打破禁忌,讓「性」這個概念可以去恥辱化,從而正確地認識性、掌握性知識;不僅為傳授生理知識,也涵蓋人格教育,以培養開明及負責任的性態度,亦引導公眾了解社會上不同的性現象。雖然香港是次成人展是商業活動,不肩負「性教育」的責任,但它也是在談論「性」議題。因此從公眾及政府對活動的反應,可一窺在港談「性」的態度及問題。

輿論審查 行政干預 成人展變潔癖展

成人展從申請場地到舉辦活動都跟足法例。由於香港法例有嚴格規定,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暴露性器官或作性行為,有機會觸犯猥褻暴露身體的罪行,因此成人展的演出活動根據香港法例作出調整。《香港01》採訪指,成人展僅限18歲或以上成年人入場,而場內表演從服飾、演出到場內佈置都有律師看過,並無違法。

但從活動未開幕到展覽結束,香港政府不同部門共收到至少70宗投訴。反對者批評活動「賣弄色情」、「有傷風化」。但無論作縱向或橫向比較,在香港舉辦成人展已較其他地區嚴格及艱難:負責策劃的展覽公司十年來申請香港不同會場,至今年才成功;另外綜觀世界各地,倫敦、東京、台北、北京、上海和廣州等早已有這類展覽活動。

政府插手導致大會在藝術品上以貼紙作遮掩,更是火上加油。成人展大會指出,不同政府部門都有向大會施壓,「發展局又有,康文署又有,食環(署)都有」,反映政出多門。大會不通知藝術家就作修正就又添一失,不尊重創作者本身意見,最終呈現效果也是此地無銀三百両。如「色色山水」水墨系列,作品的標題「媽不在家開放日」被遮蔽成「不在家放日」,一些被指是隱喻性器官的畫作亦被遮蓋,最終作品變成四不像,影響觀者理解作品。

如此,「成人展」來到欠缺「談性氛圍」的香港,在未有真正討論「性」、活動也未有展開之前,有關批判就撲面而來,這是一種對「性」先入為主的污名偏見。在這種氛圍下,成人展也不得不染上潔癖,先有「自我審查」,再在展覽期間承受「政治審查」,而批評者只是一味反對「談性」。政府因公眾投訴而干預,手法粗暴簡單,徒增爭拗。最終大會、藝術家、表演者都精疲力盡,一場原本能激發更深討論的活動,就在吵鬧中收場。

主辦商於開幕記者會不斷強調是次成人嘉年華亦不乏藝術成分,希望入場者欣賞場內的「性。情畫藝館」,後來卻接連收到政府部門及市民投訴,其中「媽不在家開放日」部分字眼被遮去。(陳嘉元攝)

「性」去污名化 香港需要重整性教育

如《香港01》報道,香港近十餘年間有不少民間團體籌辦性別文化活動,但遇上兩難。在公開場合舉辦及展示性相關資訊,容易遭人投訴,而就算被逼遷到室內、將活動空間層層密封、內容依足法例,依然遭反對團體到場抗議。2006年開始香港已舉辦性文化節,但在籌募經費或物色場地都困難重重,申請教育基金、平機會資助也往往碰釘。性文化節創始人兼港大精神科教授吳敏倫覺得,香港人對性忌諱又恐懼,總不能大大方方公開談性。

香港的性教育集中於學校。香港教育署課程發展委員會1986年出版《學校性教育指引》,1997年進行編訂,但在實際操作層面落實寥寥。大部分學校並沒有將性教育作為一個獨立科目教授,而是把《指引》中個別的內容融入早會、集會及各科目(如生物或德育課),教授的內容不僅皮毛,也存有側重生理教育、缺乏其他面向的問題。

而是次成人展背後更可進一步探討的,是色情藝術本身,以及性的消費。例如討論女性主義對「色情」作品承載各種厭女(Misogyny)想像的批評,其批判色情品對矮化和物化女性,但「有道德」的色情作品應關注性自主,更進一步應關注社會現實、批判壓迫性的社會文化,而不是停留在喚起性興奮的層次。情色消費也不應僅以男性、異性戀為中心,同時應關注女性情慾自主,推崇多元性文化的消費主體則更應該包括LGBT群體。

性教育政策失敗,令社會對「性」缺乏正面論述,「性」仍然是一個社會禁忌,也因此導致一場「成人展」未入場已有批評,而那些反對聲音並不入骨。談性說愛,根本的關注是人權,香港政府、社會都應正視這一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