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案】要打破牌主剝削的士司機 自組合作社是否出路?

最後更新日期:

再有 28 名 Uber 司機因為駕駛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罪成,被裁判官判罰款。同時,裁判官在判辭表明,互聯網通過手機已經徹底改變現代生活。已對日常生活有翻天覆地的影響。公共政策必須考慮瞬息萬變的科技突破,裁判官期望政府「日後解決問題」。

在香港,點對點交通模式面對三重難題:私家車方便,但養車費用高昂,而且不夠集體運輸環保;的士服務質素飽受批評,而且司機也在利益鏈被剝削;Uber 及同類公司則操控司機接生意,但逃避僱主的責任,司機實為假自僱。

究竟有沒有通勤模式,既保障司機,又善用科技?在外地,有些的士司機自組合作社,還能跟同業競爭生意,免遭牌主宰制。然而,除非克服兩大難題,否則香港難以參考。

Uber在港經除司機的合法性問題,其第三者保險保障亦受關注。(資料圖片)

「01觀點」曾討論的士業制度剝削科技平台主導的網約車公司製造「假自僱」,政府卻沒有及早改革運輸政策。除了私家車、的士和網約車,香港有沒有機會探索更保障司機的點對點交通服務?

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 Green Taxi Cooperative(綠色的士合作社)是為一例。合作社在 2015 年成立,現時有過千社員。與香港的的士司機地位不同,合作社的司機同時是社員,有權參與和營運社務,提倡民主管理和經濟平等。的士是個人持牌,司機是全職工作,部分司機本身是車主。所有的士服務也受一般保險保障。

Green Taxi 車輛。圖片來源:http://greentaxicooperative.com/

Green Taxi 成立,正正是回應 Uber 等網約車的競爭。網約車數量和生意量也超越的士司機,尤其是來往丹佛市國際機場。司機收入每況愈下。

當地工會Communication Workers of America(美國傳播工會)積極遊說市政府公共服務委員會(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批出 800 個牌照給 Green Taxi,令合作社佔有 57% 的士市場。

Green Taxi 歡迎居民用手機應用程式召喚的士。相比同市同業,Green Taxi 的車資費用較低,每英里收費 1.85 元美金。

現時 Green Taxi 要求司機入會時一次過繳付 2,000 美元,之後每月繳付 75 美元及保險費。在支付必要開支後,合作社在年底把餘款,按社員的生產力,按比例分配給社員。

共同創辦人 Abdi Buni 稱,Green Taxi司機可以取得九成的車資收入,比 Uber 和 Lyft 司機多兩成,但抽佣比例較 Uber 和 Lyft 少。

消委會強調,並非倡議讓Uber的司機可直接合法載客。(資料圖片)

除了丹佛市,首爾、台北也有的士合作社,惟規模較小。無論如何,如果的士司機同為合作社社員,可以平等決定合作社的財政分配及領導層,司機的收入會增加,而且減少制度剝削。少了生計壓力,有望改善待客態度。究竟在香港能否可行?

若要將合作社制度推而廣之,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首先是車主和司機的態度。在 2017 年初,全港有約 4 萬名的士司機。《01周報》去年底曾經訪問的士司機,車租佔營業額近半,每月實際收入僅得 1.2 萬至 1.5 萬。那邊廂,截至 2016 年 11 月底,有近四成的士牌照是公司擁有。持牌人當中,近一成持有至少三張牌照,擁有最多牌照的三個人共擁有逾千張牌照,反映「貨源」相當集中。

合作社中沒有上司,只有平起平坐的社員,重大事情都是投票決定。(梁鵬威攝)

甚麼是合作社? 合作社是社會人士自願組織而成的自治團體,在共同擁有及民主管理的原則下營運,以滿足社員間的共同經濟、社會和文化上的需求。 合作社是以公司形式註冊以外的另一種法人團體,以便進行商業活動。合作社以自助互助的精神集合人力資源,向社員提供服務及支援。

合作社須依照合作社的七項基本原則營運: 自願組合,社籍公開。 一人一票,民主管理。 獨立運作,高度自治。 協助推動經濟活動。 提倡公民教育,廣用資訊科技。 進行合作社之間的相互經濟合作。 關注社會及生態環境。

來自漁農自然護理署網頁

 

因此,要車主司機自組合作社,本身有一定難度。第二個難處,是現時成立和規管合作社的手續落伍。現時《合作社條例》仍然由漁農自然護理署管理,註冊官是漁護署署長,政策多支援漁農業。然而,合作社的形式多元,除了職工合作社,還有建屋合作社,消費合作社等,也歸入漁護署範疇,完全沾不上邊。

民間團體十多年來倡議檢討《條例》,例如放寬最低註冊人數十名的規限,提供稅務優惠,利得稅比率應較一般企業低,支援不同類型合作社。政府卻無動於衷,教人失望。

港人擁抱新科技,加上的士行業積習甚多,希望政府引入網約車來糾正市場。想深一層,的士司機和 Uber 司機都只是受剝削的一群,只是遭遇有別。政府決意香港成為智慧城市,又擔心網約車衝擊的士業界,製造社會混亂,檢討法例和政策,鼓勵的士司機組織合作社,或許是出路。即使不採納合作社之路,政府亦應考慮調整政策,幫助司機制衡少數持牌者的權力。

《重拾領導力︰香港01社論選集2017/2018》 書展優惠價︰$70 《安得廣廈千萬間︰香港01土地及社會政策倡議》 書展優惠價︰$7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