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人侍產假言論涼薄 身兼行會成員卻違政府立場 破壞商界形象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張宇人一句「侍產假一日都唔應該有」,激怒了無數港爸港媽。政府只願調升有薪侍產假至五天,而非民間渴望的七天,本已受盡批評,張宇人如今更成為港府和商界的「豬隊友」,既在修訂侍產假條例上幫倒忙之餘,更加深僱主與民為敵的印象,增添矛盾。七天侍產假,社會得益遠大於僱主額外三數億元的開支。連侍產假也機關算盡,看來,在張宇人眼中,員工只是不停賣命生財工具。

父母批評張宇人刻薄 港落實步伐落後外地

無綫電視節目《新聞透視》上周六(8 月 4 日)播出張宇人訪問,力批侍產假是多餘,「一日都唔應該有」,認為他年輕時,女士沒有產假,男士沒有侍產假。他更指摘勞工界苛索僱主,必定得寸進尺,「七日就有14日,14日就有一個月、有一年」。

訪問播出後,旋即惹來父母炮轟,斥責張宇人刻薄。網民嘲諷他不如一文工資也不應該付出,着他回到過去沒車代步的時代,反正人也能夠生存。

「01觀點」多番申述增設侍產假的好處:分擔太太家務及情緒,放下工作職務全心育兒,增加員工對企業的歸屬感。近年男士增加重視育兒時間,珍惜家庭時光,侍產假的要求愈見強烈。在外地,增設、延長法定侍產假也成趨勢,就連一河之隔的廣東省,男性陪產假都已提升至15日。香港只是在追落後,遠未稱得上苛索。

羅致光不應背棄理想 七日侍產假屬理所當然

政府應增加男性侍產假日數 給新爸爸最好的父親節禮物

言論有違行會成員角色 兼「影衰」商界

張宇人語出驚人,但又是意料之中。他說侍產假不應存在,跟2010年發表建議每小時最低工資20元的「偉論」,實為一脈相承。不過,與當時比較,他當下發表侍產假的言論更不恰當,因為他現時身兼行政會議成員,而行政會議在六月初刊憲增加法定侍產假至五天。他得罪了打工仔女,又未能代表政府捍衛民生政策,遑論帶領政府再調高假期至七天,顯然失職。

再者,他盤踞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多年,是業界代表,也經常以僱主身份發言。侍產假言論令良心僱主受屈,百辭莫辯。幸而,在《新聞透視》節目,記者同時訪問張宇人同行,經營飲食集團的黃傑龍。他稱企業早在法定侍產假實施前一年多,已率先推行五天全薪侍產假。他又稱額外支出暫時僅為一百天假期,額外薪酬只是十萬元左右,壓力有限。這反映即使大型集團也有比較歡迎的立場。

七天侍產假提出廿年仍未落實 政府不應怠慢

雖然如此,黃傑龍在2014年,社會討論侍產假立法時,曾經反對立法,因為中小企壓力較大,而且認為立法只應保障基本權益,諸如假期應有僱主決定。然而,觀乎最低工資立法一役,僱主對於工資這類基本權益,也屢屢拒絕自願規管,最後要政府出手立法。早在1997年,已有立法會議員提交七天侍產假草案,其間把侍產假納入員工福利的公司不多,到2015年才通過法定三天假期。

再者,侍產假是照顧伴侶子女的「必需品」,不是可有可無,可多可少的假期,也不應僅僅為良心企業吸引員工的「甜頭」,政府立法保障合情合理。盼望商界能更加開放胸襟,為廣大家庭設想,支持增加有薪侍產假。

對於中小企來說,多幾天法定侍產假,上司、老闆調配人手的問題和開支或會加大,但遠未導致壓垮部門,這需要同事之間互相協調工作量。至於工資,如果是以七天侍產假為目標,僱主應有能力全數支付。若果再增加,政府可考慮分擔部分支出,減輕企業負擔,又可展示政府支持生育的主張。新加坡政府支付男性僱主兩周的有上限的政府支薪侍產假。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稱五天侍產假是得來不易的勞資共識,是政府唯一接受的方案。回頭一想,來自行政會議的同事,是否才是最大的阻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