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和頭酒」降至副部長級 仍然值得期待?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中國商務部確認受美國所邀,將於月底赴美談判,為中美貿易戰帶來一絲曙光。消息雖令人鼓舞,但由於美方之前曾經食言,加上今次會談只是較低級別的副部長級,評論普遍並不好看。然而,美方此番重回談判桌似乎已蘊釀一段日子,而從其官方近來的言行推敲,不用對此輪和談的可能成果過於悲觀。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右一)是處理中美貿易糾紛的一線事務官。(新華社)

重啟談判早有跡象可尋

中美雙方就貿易問題已進行過三輪磋商,但最終仍以特朗普政府食言告終。多番和談苦無成果,再加上前天(20日)特朗普公開表示對本輪談判不寄予厚望,故各方也對今輪談判並無太大期望。甚至有人認為,特朗普只是在11月中期大選前,假裝和談緩和局勢。然而,假若整理故事的來龍去脈,我們不難發現美方早已蘊釀着重啟談判,實非突然心血來潮。如果美方果真只是「不寄厚望」,那為何要自編自導自演一場鬧劇?

其實這一輪談判來得一點也不意外,美方早前已多番「放風」。例如七月時,美國財長努欽已表示只要中方讓步,美方隨時願意再啟談判。而本月初東盟外長會議時,王毅在沒有預告會與美方商討貿易戰的情況下,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達成共識,同意以談判解決爭端;在此不久,特朗普就在Twitter上宣告關稅政策「成功」,迫令中國重返談判桌(雖然實際上是美方邀請中方)。另一方面,特朗普上周末邀請商家到白宮作客時,亦極罕有地拒絕就中美貿易作評論,都反映了美方正在行動。

延伸閱讀: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受邀赴美談判 釋放四個關鍵信號

美國短期作戰目標失敗

中美自本年三月起角力了一段時間,美國一直展示出優勢姿態,反觀中國則處處「捱打」——報復性關稅面值追不上美國、人民幣貶值、股市震盪、內地經濟高風險等問題一湧而出。特朗普除了多次表示關稅政策有很多優點,更準備加碼向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徵收25%關稅,甚至向傳媒表示他準備提升關稅對象至價值5,000億美元的中國貨(接近去年中國向美國輸出的貨品總值)。

但在「牌面」如此亮麗的情況下,美方竟然主動邀約中國談判,足以證明背後另有故事。不難發現,美國比起貿易戰正式開打前的態度已起了微妙變化。正如「01觀點」之前所言,美國雖然強勢,但能出的牌已愈來愈少,已屬強弩之末。特朗普政府在「關稅牌」以外,基本上已不易找到有效威脅中國的手段。就算關稅本身,打下去也充滿危機。美國雖然總共有5,000億元的中國貨可以動手,但關稅實質上很可能只是向美國國民徵收,愈徵愈多只會令美國經濟後院失火。本周美國在進行對2,000億中國貨徵稅25%的聽證會時,就遭到一眾企業反對,指措施只會迫使他們裁員,打擊美國經濟。

有傳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考慮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稅率,由原先計劃的10%,大幅調升至25%,旨在迫使北京重返談判桌。(美聯社)

延伸閱讀:中國無力反抗 還是特朗普黔驢技窮?

另一邊廂,美債孳息曲線率也不斷警告市場,美國經濟增長周期快將完結,很可能即將進入衰退。按歷次經濟衰退經驗,美債短債孳息率高於長債(倒掛)的話,是衰退的預兆。美債雖然從去年底開始增長,但長短債息差並沒有突然減少;及貿易戰開戰以後,息差大幅收窄,標誌性的10年期長債與2年期短債息差由今年3月1日的0.598%(相差21.3%),收窄至昨日的0.23%(相差8.1%)。

可以說,美國要「戰勝」這場貿易戰,最好是令中國在短期內屈服,作出重大讓步;而長期戰則對美國而言非常不利,會令特朗普政府冒上巨大風險。特朗普三番四次說要加強向中國施壓才能令其就範,其實也突顯了他焦躁不安,意欲「速戰速決」的心態。

但是,最好的牌皆已打出,中國卻未如預期讓步,反而下定決心與美國長期抗爭,這點特朗普也是心裏有數。要知道,貿易戰並非真槍實彈的戰爭,沒有明確的勝利與戰敗。貿易戰沒有任何形式的「終結」,而關稅常態化是絕對可能的結局,而這也是上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背景。如此看來,美方理性而言的確須務實地思考如何收拾其一手製造的局面。在這種背景下,美方主動邀請中方磋商,很有可能不只是場把戲。

必須承認,本次磋商能否成功現時還是言之過早,尤其這次談判的級別明顯較以往低,只有副部長級,顯示雙方仍存在較大分歧。儘管如此,這次重啟談判,對雙方而言無疑都是個好兆頭。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