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內憂外患 一體化進程須靠奧地利帥哥?

最後更新日期: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地方選舉失利後,宣布不再度競逐總理和黨魁。消息傳出後,不少人對歐洲一體化的前景感到憂慮。誠然,歐盟現時有不少難題急須解決——對外,有美國挑起的貿易爭議和俄羅斯對東歐的安全威脅;對內,又有英國脫歐、加泰羅尼亞獨立危機、意大利挑戰歐元區財赤上限,及波蘭、匈牙利的威權管治抬頭等等,直接挑戰歐盟創立的根基。

不少主流傳媒都把歐盟成員國的右翼民粹領袖,形容為歐盟的內部敵人。從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到意大利北方聯盟主席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等人的政治取向和言論看來,不無道理;不過,近年在歐洲政壇冒起的右翼領袖中,並非全都反對歐洲融合,其中一位就是去年底上任、年僅32歲的奥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雖然奥地利在歐盟裏非如德、法兩國般具有主導地位,但在全球政治氛圍右拐之際,務實的庫爾茨或可成歐盟的「救命稻草」。

庫爾茨(右)成為全球最年輕的政府首腦。左為自由黨黨魁斯特拉赫。(路透社)

既能回應選民 又不撼動歐盟根基?

雖說是現時世界最年輕的國家領袖,但庫爾茨成熟的政治手碗已可見於去年十月的大選中。選前,極右自由黨(Freedom Party of Austria,FPÖ)一直在2016年的民調中處於領先位置,不過,到了2017年5月,米特雷納(Reinhold Mitterlehner)出乎意料地提出辭職後,庫爾茨就被推舉為人民黨(Austrian People's Party,OVP)的代理領導,並在兩個月後正式當選黨領袖,而該黨更在短時間內從民調的第三名,一躍成為選舉中的國會最大黨。

當然,庫爾茨所靠的不僅是俊俏的外貌,其競選策略同樣是致勝之道。自庫爾茨成為黨領導後,他隨即把人民黨重新包裝,以「溫和變革」作為賣點,試圖找到吸納最多選民的方程式,故反移民、反伊斯蘭化,及支持重塑社會秩序,就成了庫爾茨的主要倡議。誠如學者Anton Pelinka所言,「OVP通常被視為中右翼政黨,但它從FPÖ中汲取了部分觀點和論述,以較溫和手法重新呈現」,使OVP不但能夠在選舉中擊敗左翼社會民主黨(SPÖ),更分流了部分原來支持極右FPÖ的選民,這才是庫爾茨的致勝之道。

左為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右為德國總理默克爾 (視覺中國)

或許有人會問,既然庫爾茨反對歐盟的難民政策,那他又跟民粹領袖歐爾班、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或法國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有何分別?首先,庫爾茨在早前的電視訪問中表明,由於匈牙利違反了歐盟價值觀和法治,ÖVP在歐洲議會的成員將投票支持歐盟啟動「第七條款」制裁匈牙利;而奧地利的司法和立法機關,亦未有像波蘭和美國一樣,受到政府的攻擊或削權。

再者,在歐洲一體化的議程上,庫爾茨的立場更非如馬琳勒龐的疑歐派。反而,在七月的演說中,庫爾茨稱奧地利希望成為「歐洲人的利益和歐盟的橋樑」;而在另一場合中,他更表明「沒有西巴爾幹,歐盟就不可能完整,而一體化進程只有透過政治和經濟整合,才可發揮作用」。由此可見,儘管庫爾茨在處理難民上態度強硬,但他內裏卻是一名泛歐洲主義者。

歐洲難民問題令歐洲各國之間的分歧擴大,各國對解決的方法和態度不一。(路透社)

+5
+4
+3

有鬧有幫忙 庫爾茨或可成歐盟中流砥柱

難民擁入所衍生的身份認同及社會問題,可說是右翼政團興起的關鍵主因。雖說庫爾茨出任外交部長時,曾呼籲歐洲諸國採用嚴格的邊境控制,以阻止難民進入歐洲,又支持「伊斯蘭罩袍禁令」,禁止人們在公共場合佩戴遮蓋臉容的罩袍;可是,庫爾茨有別於其他「民粹領袖」之處,在於此君批評現有政策後,敢於提出替代方案,而非動輒喊着脫歐來解決所有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庫爾茨一直倡議以「澳洲模式」來處理現有的難民問題,即向北非國家提供經濟援助,換取在當地設立難民中轉站,試圖阻止難民在人口販子幫助下橫渡地中海,提案及後更成為了歐盟內部廣為接納的政策立場。或許部分人道主義者會批評方案僅是「用錢買安穩」的權宜之計,不但沒有負上道義責任,更似是把原有問題「外判」出去;而平情而論,這種論點略有道理,但在衡量功過時,應理置於更宏觀的角度出發。

庫爾茨在競選拉票期間,女友一直陪伴在側。他就任總理後,她會跟他一同搬入總理府,揭開生活新一頁。(美聯社)

誠如上述提及,(極)右翼民粹政黨近年在歐洲各地的選舉迅速冒起。除了上述提及的國家,激進右翼已在挪威、丹麥、德國、荷蘭和瑞典成為政壇主流。學者Markus Wagner和Thomas Meyer所做的研究更發現,自1980年以來,西歐主流的53個政黨(不分政治光譜)中,有40個政黨的立場在全球化起步後逐步右傾。對於支持一體化的民眾而言,情況實在令人擔心。

不論人們把現象歸咎於何等原因,歐盟現時正處於後全球化年代的「反撲期」。過去廿載,各國政經快速整合,後遺症漸現。雖然庫爾茨的立場和作風似是看風使舵,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卻是進退有度,一方面保護歐盟的基石,一方面則向己國民眾妥協,以退為進,回應有關難民訴求。須知,若主流的歐洲政黨只固守過去眼光,不顧民情、不願妥協,就政治現實而言,只會進一步流失原有支持歐洲一體化的民眾,令右翼民粹政黨繼續壯大,最終只會為歐盟分裂埋下更多計時炸彈。雖說庫爾茨的方案成效尚未可知,但他或許是「歐洲女王」宣布不會再度競逐連任後,歐盟的一絲曙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