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時亨再任半年 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港鐵主席?

最後更新日期:

港鐵主席馬時亨任期原於今年底屆滿,惟政府周一(11月19日)公布再續任半年,馬時亨表示要聘請新行政總裁才離任。

但聘請行政總裁,並不一定要由馬時亨來負責,甚至最好不應該由他來物色。沙中線事件顯示出港鐵亟待改革,馬時亨本人難辭其咎,應盡早交棒予新主席,並由後者來徹底整頓港鐵公司。

沙中線偷工減料,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左)8月宣布將會提早退休,主席馬時亨負責物色接任人。(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前線與管理層溝通有問題、董事局未能有效監察項目……似曾相識的評價,早在2014年高鐵超支調查報告已經出現。惟今年傳媒揭發沙中線偷工減料,再次發現港鐵早知禮頓不依圖則施工,卻沒有上報管理層,而董事局主席馬時亨還天真地說:「我哋話畀你聽OK就得」。

港鐵公司首任主席錢果豐2015年年底在超支危機中完成任期,馬時亨2016年起接過燙手山芋,他不會不知道港鐵管理有結構問題,必須緊盯沙中線等重要工程。但一晃三年,他不但沒有給港鐵的管治結構施手術,反而釀成偷工減料和沉降風波。他要麼就是力有不逮,要麼就低估了港鐵主席的大任。

沙中線問題叢生,包括紅磡站不依圖則剪短筋改、土瓜灣站沉降超標等。(資料圖片)

主席原為監察港鐵

鐵路公司不好管,這是向來共知。在兩鐵合併前,九鐵被批評是獨立王國,主席兼行政總裁楊啟彥權力過大。政府於是出手,在2001年修例,分拆九鐵主席及行政總裁職位,空降田北辰制衝楊啟彥。地鐵步其後履,主席兼行政總裁蘇澤光2003年卸任後,由錢果豐和周松崗分任兩個舵手職位。惟十幾年下來,已證明分拆出董事局主席之位,未必足夠監察鐵路公司。特別是近年港鐵的錢果豐和馬時亨,均叫社會大眾和政府失望。

再者,2006年曾蔭權政府拍板,讓地鐵吞併九鐵,其中一個考慮是九鐵旗下業務包括西鐵、沙中線等,是香港交通發展未來重心,尤其希望借助港鐵的管治經驗,做好沙中線。當年不少報道指出,如果由九鐵獨力負責,沙中線隨時有「爛尾」危機。但歷史說明,兩鐵合併並非甚麼靈丹妙藥,如今沙中線縱然有望竣工,還不是問題百出?

隨馬時亨任期將滿,政府委任的新主席必須有遠見及魄力,從根本着手改革港鐵公司。而任何改革,都必須與其他管理層——特別是行政總裁——取得共識。畢竟主席與行政總裁必須合拍,若他們性格不合,如當年九鐵的田北辰和黎文熹一快一慢,對公司上下絕無裨益。正因為此,馬時亨實在沒有必要再留任半年,物色行政總裁梁國權的繼任人選。

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曾任九鐵主席,欲大刀闊斧改革公司管理,卻引來行政總裁黎文熹等高層不滿。(資料圖片)

主席須構思改革藍圖

在管理學上,董事局主席負責管治,偏重宏觀方向及重大決策;行政總裁負責管理,實際監督公司營運。舉凡規模龐大的沙中線、規劃中的南港島綫西段,以至訊號系統升級、改善服務延誤通報機制等,箇中實務雖由行政總裁負責,但主席必須擔起領袖角色,改善港鐵的管理模式,避免近年的工程醜聞再次上演。

經過近年多樁風波,新任主席若不想步前人後塵,在接任後必須帶領港鐵公司徹底改革,例如檢視股東制度是否令港鐵向牟利傾斜,而忘卻社會責任;目前與政府的溝通及協作架構,是否未能應付日益繁重的基建工程等。

火頭處處,而主席袍金一年不到200萬,對於商界鉅子不算特別吸引。馬時亨要續任半年,或許更有可能的是,政府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人選。就此而言,還看政府這個大股東如何拆局。治本而言,我們始終認為回購港鐵方為上策,政府應盡早制定議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