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停擺對股市影響有限 不明朗因素籠罩下 美股難言反彈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把興建美墨邊界圍牆的50億美元撥款,與撥款法案綑綁一起,但民主黨堅拒由納稅人為圍牆「埋單」,導致部分聯邦政府機構「停擺」。美股上周五連續第3日下瀉,三大指數分別跌1.8%至3%,到底跌市與停擺是否完全相關?

後市線索之一,落在政府局部暫停運作對市況的影響,從歷史上看,美國政府近40年已發生過近20次或長或短的「停擺」,並非罕見事件,但觀乎最近三次停擺,除對股市沒有直接關係,反而更見向上。

近期三次停擺原因及當時美股表現

1) 2018年2月9日

共和黨參議員保羅「拉布」,令參議院錯過批准撥款案的午夜期限,惟該法案在五個多小時後便極速通過,成為了歷史上最短的政府停擺。

股市表現:道指在2月8日收市報23860點,此前一周累跌近9%,主要因為通脹預期跳升、息口預期向上,促成息升債跌引起,股市恰好於政府停擺前見底,市況其後便反覆回升,但只反映美股早前的恐慌和超賣形成反彈。

2) 2018年1月20日至22日

白宮與民主黨對移民問題的談判未能取得進展,導致政府關門3天,惟正好遇上颶風,沒有議員敢在天災面前續讓政府停擺。

股市表現:政府重新開門後,道指周一復市升0.5%,其後股市緩慢趨升,主要由於當時環球股市動力強勁,美元下跌釋放出巨量熱錢等,市場對停擺則未有太大反應。

3) 2013年10月1日至17日

近年最嚴重的聯邦政府停擺,兩黨就奧巴馬醫改撥款陷入僵局,導致主要聯邦機構關門16日。

股市表現:政府停擺後一個星期,道指一度累跌近3%,因為上一次已經要算到1995年,令市場在停擺時如臨大敵,但至17日政府重新開門後,道指已收復全部失地,反映此前太過悲觀,其後股市亦繼續反覆向上,主因美企營利上升及回購股份利好股市。

經濟放緩及遇政治困局 美股難言樂觀

事實上,過去聯邦政府局部停擺,對經濟數據幾乎不會有影響,一般亦不會維持太長時間,股市升跌較多是視乎當時的經濟基本面。今次停擺發生於股市大跌之時,自然被視為跌市藉口之一,但市場主要仍然憂慮美國經濟面臨的壓力、中美貿易談判變數、油價大跌、明年加息次數等因素。

同時,特朗普面臨或製造的多個政治問題亦令人憂慮,包括明年1月3日眾議院換屆,重奪大多數議席的民主黨定必與他對著幹;據報,特朗普曾討論要撤換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因聯儲局在股市下跌時堅持加息,但聯儲局議息決定理應不受政治影響;及剛離任的國防部長馬蒂斯在辭職信中暗示與特朗普意見不合等。在縱多不明朗及政治因素纏繞下,要預期美股如以往三次停擺後反彈的機會著實不太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