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出現抗爭浪潮 世界正陷示威之年?

最後更新日期:

1848年的歐洲被喻為「諸國之春」,歐洲大陸各國都爆發了騷亂或革命,當中大部份都以民族主義掛帥,旨在撼動法國大革命前的封建貴族舊政權。2019年可說是世界之另一場示威之年。除了本港6月爆發由修訂《逃犯條例》而爆發之漫長示威浪潮,蘇丹、印尼、伊拉克、西班牙、智利、黎巴嫩都接連爆發大型示威,不少如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者,更有跟香港示威連結及學習之報道,多國亦有不少示威場面,令人聯想起四個月以來之香港街頭。上述多國之示威,有稍為平息如伊拉克,曠持日久如蘇丹、印尼,亦有方興未艾如智利、黎巴嫩。何以各地均現示威,而他們之政府又如何應對?

蘇 丹

蘇丹可謂打響此示威之年的第一槍。其軍方於6月3日開槍驅散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軍方總部門外靜坐之示威者,造成過百人死,震驚全球之「喀土穆大屠殺」。不少婦女被強姦、被殺之屍體被拒進尼羅河中,其兇殘手法,直接導致其政府倒台。示威者發動全國總罷工,全國陷於停頓,國際社會亦群起譴責,非洲聯盟更凍結蘇丹會籍。內外交迫之下,軍方一個月後與專業人士、反對派、工會、學生等各界組成之聯盟簽訂「還政於民」的民主化協議。然而協議過後,蘇丹示威潮依然持續,原因為示威者要求由有公信力之人選出任調查「喀土穆大屠殺」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將前政府高官送上當地甚或國際法庭審判,並且要解散策動屠殺之「快速支援部隊」(Rapid Support Forces)。

蘇丹抗爭路:蘇丹軍政府及與反對派6月5日達成協議,消息傳出後,蘇丹市面有不少民眾歡呼高叫「平民!平民!平民!」慶祝。(法新社)

印 尼

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於數月前的大選成功連任後,於10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職,雅加達街頭卻戒備森嚴,毫無歡騰之氣象。當局雖然禁止任何示威,然而此前全國各地仍有不少零星示威。持續個多月的反政府示威源於政府提出修訂《反貪委員會法》(Corruption Eradication Commission Law),被視為削弱反貪委員會之獨立地位及搜查權。同時間政府又提出修訂《刑法草案》(Criminal Code Bill),禁止婚前、婚外性行為、婚外同居等,又對侮辱總統、副總統、宗教、國家機構及國家象徵等刑事化,被認為進一步收緊印尼人民之人身及言論自由。民眾於9月24日法案表決當日包圍國會,並成功迫使佐科維多多宣布押後表決,至今卻依然未全面撤回。

伊拉克

相對蘇丹及印尼,持續兩周便平息的伊拉克示威源於示威者對於政府長期腐敗無能,應對公共服務不濟、失業問題高漲等束手無策,10月1日軍方最初以強大武力鎮壓示威,造成短短一周而有過百人死、六千多人受傷。本來總理邁赫迪(Adel Abdul Mahdi)打算以武力懾服民眾,稱軍隊執法符合國際標準,更宣布斷網及宵禁令,卻反令局勢升溫,伊拉克人民公然違反宵禁令繼續上街,不得不令邁赫迪迅速軟化,稱會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徹查軍方濫暴問題,懲罰對平民開槍軍人,並將其執法權轉移到警察,又承諾十三項重大民生改革、改組內閣、宣布為喪生示威者舉行為期三天的哀悼日、又懇求民眾給予時間政府落實改革承諾。邁赫迪果斷作出重大讓步果然有效擺平局勢,示威立即降溫,10月9日的巴格達街頭竟而首度出現平靜。

伊拉克示威:伊拉克示威活動造成最少114死亡及逾6000人受傷。(Reuters)

智 利

相比起因戰亂而貧窮的伊拉克,智利身為拉丁美洲最富裕之國家,近日亦因地鐵加價一事而爆發大型示威。示威於周一起因地鐵宣佈加價兩成而爆發後已迅速出現暴力事件。大部份針對首都聖地牙哥的地鐵設施,有近八十五個地鐵站受嚴重破壞。雖然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宣布撤回加價,示威亦未見平息,原因為智利長久以來之貧富懸殊。當聖地牙哥進入緊急狀態及頒佈宵禁令下,皮涅拉與孫子在高級意大利餐廳慶祝生日的照片卻在網絡上瘋傳,激起更大民憤,加上皮涅拉出動軍隊鎮暴,令人聯想起民主化前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治下的軍法統治歲月,惹來極力抨撃。示威者的手段亦轉趨極端,四出搶掠及縱火,令一間超市及一間製衣廠的平民被燒死。皮涅拉延長宵禁令,但示威仍未有降溫迹象。

黎巴嫩

上周爆發之黎巴嫩示威同樣由一宗小事件引起,源於政府計劃於Whatsapp等通訊軟件中收取20美仙之稅收。由於地區政局不穩,黎巴嫩經濟發展長年停滯不前,35歲以下失業高達37%,國家亦債台高築,佔國民生產總值之150%。為平衡國家財政,政府將責任轉嫁於國民身上,橫徵暴斂令至國民深受其苦,Whatsapp稅只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示威者亦將矛頭直指三十年來一事無成的精英階層。黎巴嫩由於宗派眾多,基督徒、遜尼派、什葉派、德魯茲派(Druze)長期在爭逐權力,各方以宗派門戶之見分化,為自身謀取政治利益,未有認真解決平民百姓的生計問題。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迅速反應撤回Whatsapp稅,並給72小時期限內閣提出解決經濟問題又毋須徵稅的建議,四名內閣官員亦問責請辭。

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據稱已與執政盟友就經濟改革方案達成共識。(Reuters)

西班牙

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已經有近百年歷史之久,然而近日在巴塞隆拿再次爆發之大型騷亂,源於西班牙法庭將九名前加泰政府之獨立運動領袖以「煽動罪」判處9到13年監禁,當中包括前加泰自治區副主席容克拉斯(Oriol Junqueras)及兩名閣員、前加泰議會議長福卡德利(Carme Forcadell)等。加泰獨立運動近年復興,本來一直以「和理非」以及體制內的行動進行,但隨着獨派與中央政府對抗加劇,轉趨激進。

2013年加泰舉行一個類似香港最近之「人鏈」活動的「加泰隆尼亞之路」,組成400公里長的人鏈爭取加泰獨立。2014年加泰主席馬斯(Artur Mas)便舉辦過一次自決公投。在統派杯葛下,公投投票率僅約四成,當中八成人支持獨立。西班牙憲法法庭雖裁定此為違法,卻未有採取後續行動。加泰獨派於翌年再度贏出大選後,於2017年再度提出獨立公投。此次投票率為四成三,九成支持獨立。加泰獨派揚言要在議會「宣獨」,馬德里則以強硬手段逮捕獨派領袖,示威者以暴力手段反抗。

小 結

各國風起雲湧的示威浪潮,各有前因及背景,發展之軌跡亦有所不同。然而除了蘇丹及西班牙外,大部份社會動盪之主因,都源於經濟問題。無論是30披索的地鐵加價抑或是20美仙的Whatsapp稅,此一元幾角對平民的經濟負擔,正反映出基層社會水深火熱的生活,而政府不理民間疾苦之舉動,正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伊拉克的示威,亦是因炎夏之中連空調及食水此等基本設施都欠缺之背景下爆發,就連蘇丹後來演變成反軍政府的民主運動,亦是因麵包漲價而起,加泰近年復興的獨立運動,亦有來自金融海嘯、歐債泡沫爆破之因素,西班牙內部經濟差異造成群體之間之矛盾。經濟表因背後,部分亦有社會深層次的結構性矛盾,智利極為嚴峻之貧富懸殊、伊拉克雖為產油國基層卻無從得益,還有黎巴嫩的精英階層長期壟斷政治權力及經濟資源等,此種經濟之不平等,為人民怒極而走上街頭之原動力。

智利示威:示威者10月18日在聖地亞哥示威,抗議地鐵票價上漲。(VCG)

除了經濟上之不平等外,部分政府之高壓管治亦有激化民怨之嫌。蘇丹自四月軍事政變中掌權達30年的巴席爾被推翻後,由軍方把持朝政引發國民不滿,加上軍方之強烈鎮壓,皆令蘇丹示威者更加堅定,直至軍方讓步為止。印尼出現的大型示威,亦源於政府推出的兩部法案,皆有箝制國民人身及言論自由之憂慮,亦令人擔憂會倒退至蘇哈托執政31年的獨裁時期。智利總統皮涅拉為對付示威,在民主化後首次出動軍隊在聖地牙哥街頭開槍,亦被斥猶如皮諾切特軍事獨裁復辟。當局之斷網、宵禁等強硬政策,未有成功平息示威,反令民眾更為反彈。蘇丹軍方製造過百人死的「喀土穆大屠殺」,亦令蘇丹人民在民主化協議後,仍繼續上街要求公正之獨立調查以及追究官員和軍方。

香港踏入反修例運動的第四個月,其成因及背景坊間已有不少分析,當中有類似智利、黎巴嫩之經濟問題,以及其背後之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也有像蘇丹、印尼這樣對公民自由及權利受侵蝕之恐懼。四個月來,特區政府明顯不懂解決大型社會問題,只懂由警方強硬執法。管治及經濟問題的解決之道在《施政報告》不見蹤影,如何平息動盪不安的社會及心?香港常被視為國際城市,四個月漫長的示威吸引許多鎂光燈注視,然而特區政府又是否有能力,向世界垂範有效解決當下亂象的良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