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再戰屯門公園 新任區議員迎首考驗

最後更新日期:

屯門公園噪音困擾居民多年,7月及9月市民兩度發起「光復屯門」遊行後,公園雖曾一度平靜,但標誌歌手「娜娜」近日回歸屯門公園,衣香鬓影、舞姿翩翩,對歌藝的熱忱更是震耳欲聾。有傳媒在鄰近大廈的20樓陽台實測,歌聲分貝高達80,好比運貨火車經過。

康文署執法無效逾十年,連續四屆區議會無從入手,公園聽眾知道心儀歌后遭到投訴,更辱罵投訴者「太吵便關窗,睡進雪櫃裏」,屯門人可謂有寃無路訴。經過今屆區議會選舉,屯門區議會16年來首次由非建制派控制,或能為屯門居民帶來一點曙光。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參與人數眾多。(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大媽」再贏康文署

過去多年,居民及區議員曾多番向負責屯門公園管理工作的康文署作出投訴,但康文署只「踢一踢、郁一郁」。至兩次遊行後風聲稍緊,歌舞團才見收歛。康文署代表7月曾經指出,會考慮使用《遊樂場地規例》賦予職員的權力,驅逐違規人士。但至今2019年結束在即,歌舞「大媽」還是故態復萌,由炎夏唱到寒冬。

康文署執法態度被動,壓不住屯門大媽的音樂熱情。康文署在今年首11個月曾接獲951宗有關屯門公園的噪音投訴,但目前檢控成功難道甚高,執法角色亦處於被動,往往要市民積極跟進才會加緊步伐,而執法成效更未見顯著。將卸任的屯門區議員陳文偉近日直指,即使有歌舞團曾遭檢控,仍無阻大媽憑歌謀生,偶爾一兩次的成功檢控,少少罰款僅當交租。

雖然《遊樂場地規例》修訂需時,但康文署仍非無事可做,不能以善小而不為。舉例說,康文署須加緊跟進投訴個案,並在接獲市民投訴時,由職員以錄影機、分貝機等工具協助搜證,提高噪音個案的檢控成功率。屯門公園直接滋擾居民生活,兩次的「光復屯門」,已見有關問題積存極大民怨,康文署不能再以《規例》限制作擋箭牌,對屯門居民的苦況「闊佬懶理」。

屯門街坊不滿被「公園大媽」表演滋擾。(羅君豪攝/資料圖片)

建制做不到 新人能解決?

區議會豁下的「屯門公園問題工作小組」於2006年5月成立,就噪音問題推出多項措施。屯門公園自娛區亦在此時誕生,原意是為了聽眾、歌者能有活動空間之餘,也能無阻附近居民生活。但一年之後情況轉趨失控,表演人士走出自娛區,喇叭音量的越扭越大,山歌式唱法驚豔市民。

2003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以一席之差壓過泛民,隨後連續三屆選舉(2007年、2011年及2015年)也贏得接近三分之二的絕大多數議席。換言之,屯門公園噪音問題出現以來,屯門區議會一直由建制派控制。建制派議員雖然向來自居「做實事」,但在屯門噪音問題上,花了16年時間仍無法將屯門大媽的問題解決,問題甚至愈演愈烈。由起初引吭高歌,演變至近年的「大媽經濟圈」——表演者收受利是,當眾大跳貼身舞,行為狀甚不雅。

今年的區議會選舉因為反修例風波而變天,屯門區議會實現了自1997年後,首次由非建制控制絕大多數議席。號稱「屯門十兄弟」的11名政治素人更是以屯門公園議題為主打,揚言「根治」大媽,11人中9人勝選,並將在下月就任。雖然建制派在過去16年未解決屯門公園的噪音問題,但也不代表靠政治氣氛而當選的新人便能根治。除了政治口號之外,新人能否務實服務社區,屯門公園可以說是他們的第一道考題。屯門居民須監察新一屆區議會,須敦促政府部門跟進事件,將屯門公園變回適合一家老幼的屯門公園,為香港的社區治理開新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