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舊式屋邨衛生缺口必須解決

最後更新日期:

青衣長康邨居民疑違規改裝坐廁排氣管,令病毒傳播,社會隨即關注住宅排污系統的潛在威脅。事實上違規改建常見於不少舊式屋邨,當中會否構成嚴重的衛生危機教人憂慮,房屋署監管關管不力,需就此負上一定責任。政府須從速跟進公屋違規改裝排污系統的情況,阻止病毒於屋邨內蔓延。

長康邨康美樓同座向中層及低層住戶先後確診新型肺炎,社會最初懷疑重演沙士(SARS )時期淘大花園U型聚水器助長播毒的現象,後經政府初步調查後排除有關說法,並判斷與涉事單位廁所接駁糞渠的排氣管滲漏有關。政府近日稱,涉事的307室曾更換坐廁,惟排氣管在切斷後未有妥善密封,故懷疑病毒經管道空隙滲入單位。事實上,像長康邨般的舊式屋邨排污喉管均位於室內,而且住戶改裝情況普遍,有房委會委員擔心數以十萬計的舊式公屋單位會成為病毒傳播缺口。

違規改建的原因

據房屋署現行機制,公屋戶改動單位廁所間隔很大可能涉及違規行為。一般而言,房屋署將公屋單位內提供的各式固定裝置分為甲、乙、丙三級,其中訂明甲級為不准改動,乙級須向房屋署作申請方可改動,丙級則毋須申請。公屋單位糞渠、污水渠直筒等均屬「甲類」設施,不准改動,而污水渠分支、潔具隔氣則屬「乙類」設施,住戶須事先向房署申請。據悉舊式屋邨的改建普遍未經房署批准,實為違規。

有什麼理由驅使住戶作違規改動?不難預料,舊式屋邨內渠管收於室內,住戶或會因美觀或空間因素改建。而且舊式屋邨樓齡已高,諸如喉管般的裝置已見老化,住戶更有修復的需要。不過,據青衣區議員梁嘉銘表示,不少屋邨住戶向房署反映喉管老化問題,惟房屋署竟以無材料般的原因未及維修,導致住戶須自行找裝修師博處理。一旦裝修師博疏忽或技藝參差,便有機會造成助長病毒傳播的衛生「缺口」。

至於如康美樓涉事單位的情況,有專家估計與住戶更換新式坐廁有關。由於新式座廁與舊式屋邨原裝的設計不同, 如要更換須改動地面的排氣喉位,故裝修師博或因「怕麻煩」因而索性截斷排氣管。另一個可能為新式馬桶並不如舊式馬桶般預設排氣口,故單位內的排氣喉須另行接駁於糞渠。同樣道理,若裝修師博未能妥當處理排氣喉,或有機會釀成衛生風險。

房署責無旁貸

無論原因為何,房署明顯須負上重大的負任。首先,諸如居民通知房署不果而自行處理的情況,明顯是房署跟進屋宇維修工作不力所致,房署失責不言而喻。更甚者,住戶無論因美觀因素或更改新式坐廁而改動喉管,卻無意識向房署申報、誤作違規改建,這也與房署監管不力有關。理論上,即使住戶不為意申報的需要,裝修師博理應清楚改建排污系統的要求,惟他們亦敢於助住戶作違規改建,明顯是現行房署的監管工作並無足夠的阻嚇力。其實申訴專員公署2017年曾批評房署處理違規改建問題消極,間接助長違規改動的情況。

誠然,公共屋邨內存有不少「約定俗成」的現象,有些住戶的改建行為雖是違規,但實際上亦未有構成重大的問題,如公共屋邨曾一度禁止於窗口外外牆安裝晾衣架,房署過去均大致默許其存在,甚至於近年漸作讓步。公屋戶自行改建排污系統多年來未有構成重大衛生問題,或許實為無傷大雅。然而,住宅排污系統涉及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始終不能以「大家都係咁做」說罷。縱然此前多年未香港繼沙士後未有再爆發嚴重的疫症,也不代表房署可默許違規改建的存在,甚至在監管工作上怠慢下來。

無論如何,舊式屋邨的改建問題明顯存在衛生風險,政府除了須主動提醒住戶可即時採取的改進措施外,更須鼓勵住戶主動申報其單位的改建情況,並派員作出跟進檢查,政府可就此豁免住戶因違規改建而作的「扣分」懲處,以鼓勵申報。長遠來說,房署亦應調配更多資源作公屋巡查工作,畢竟公屋為政府物業,房署有更大責任確保既標準合符法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