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疫情重新認識日本】日本其實一直如此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肺炎疫情在日本惡化,日本當局的防疫政策顯得有心無力,甚至連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也坦承疫情於國內蔓延恐難避免。其中日本處理「鑽石公主號」的過程更引來大量批評,不少在船上的港人也深感日方安排令人失望。

周二(18日)神戶大學傳染病學家岩田健太郎在Youtube發布短片,指出「鑽石公主號」上面防疫工作一片混亂,船上就尤如一架「COVID-19(新型肺炎)製造機」。岩田的忠告尤似於中國因吹響了肺炎哨聲的李文亮醫生,因此被稱為日本的吹哨者。岩田的哨聲不但沒有引起公眾對抗疫的注意,反而被日本網民和右翼猛烈批評,結果在周四(20日)岩田被「滅聲」,刪去短片並在tweet上道歉。此番情境,竟與中國李文亮事件如出一轍。

2020年2月18日,日本神戶大學傳染病醫學專家巖田健太郎在視頻中描述了「鑽石公主」號上的混亂情況,但他在20日又將這段視頻刪除。(Reuters)

吹哨者岩田健太郎

岩田健太郎是傳染病學專家,在2003年SARS在中國、香港爆發時以日本專家身分在中國進行調研,也參加過伊波拉、禽流感和豬流感等病毒的研究,絕對能稱為專家。然而這麼一位專家卻沒有被邀請到「鑽石公主號」上去參與檢疫工作,竟然要自己衝線混進去,不禁令人震驚。如果說日本早有其他專家在指揮,只是沒有邀請他而已,那為何「鑽石公主號」上的檢疫工作又如此地可怕,這也是說不通。

在檢疫工作差之外所反映更大的問題是岩田之後的遭遇。岩田向船上的厚生勞動省官員指出檢疫工作的不是,卻被訓斥並被趕下船。負責指揮「鑽石公主號」檢疫工作的厚生勞動省官員橋本岳更在社交媒體上留言指斥岩田「身為專家,卻用這種手段(即冒充救援隊人員)混上檢疫中的船隻」,唯後來自行刪除了留言。更可怕的是,岩田在網上發布了影片後,在網上被日本右翼和保守派天擊「反日」,至周四岩田估計是不堪壓力在網上自刪了那段短片,更作出道歉聲明。

日本的真實一面

整件事上,可看出厚生省官員不尊重專家意見,在對疫症政策方面有點高高在上獨斷獨行的感覺。而更可怕的是,日本保守勢力之強大,甚至足以令「吹哨者」滅聲。很多港人看到日本這一幕感到心寒,甚至不斷發問「為何日本變成這樣了?」尤記得的是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時,日本人面到災情都井井有條的印象早已烙印於不少人心中。

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時,日本人面到災情都井井有條的印象早已烙印於不少人心中。(日本NHK短片截圖)

的確日本的國民質素很高,尤其在守秩序與紀律方面特別出色。但在新型肺炎疫情日本政府的表現,我們不難看到這些良好表現的背後,日本也存在着很多問題。這些並非新問題,故此「為何日本變成這樣」本身是個偽命題。因為日本本來就是這樣,只是我們沒有發覺。

日本官僚主義的強橫,某程度上是從現代化之前已經留下來的問題,一直沒有根除。日本官員的權力很大,而且很少被挑戰,長久以來形成了「大人好大嘅官威」的情況。厚生省處理疫情的行為,就是官僚主義積習下來的表現,一點也不新鮮。至於岩田被「滅聲」一事,也是相當「日本」的結果。日本人強調集體性和守紀律,岩田違規上船的行為,在日本本身就是一件難以被接受的事情。而且日本保守派右翼的勢力強大,輿論機器都會對這些挑戰國家、集團主義的行為打壓。岩田最終被口誅筆伐,可謂「正常情況」。

日本官僚主義的強橫,某程度上是從現代化之前已經留下來的問題,一直沒有根除。(美聯社)

是體制問題嗎?

日本的例子反映了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就是疫情爆發是否制度問題?新型肺炎在中國爆發時,不少外媒都馬上解讀,以李文亮被「滅聲」為例子說明中國體制的缺點,認為只要問題發生在「自由民主」的國家,就不會變成如斯田地。肺炎疫情和「李文亮」事件都反映了中國體制存在問題,這是無從否認的。中國必須改革,開放更多的「民主監測」和「言論自由」,否則問題可能得不到根本解決。

不過,是否在其他「自由民主」的地方,就不會有問題呢?日本的疫情告訴我們,事情不是如此簡單。「自由民主」是個理念,在具體執行上會有種種問題,而如何執行就是「治理」問題。很多人認為,只要有「自由民主」便可解決問題,但這只是一知半解。「自由民主」是重要的,但如何執行的「治理」問題同樣重要。日本的例子告訴我們,有了形式上的選舉和自由,但欠缺治理上的突破,問題依舊存在,或許只是形式不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