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監製遭制裁 美國腐敗權力階層的冰山一角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荷里活金牌監製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涉嫌性侵案曝光至今近三年,周一(24日)終判處一項三級強姦及一項性襲擊成立,面臨監禁至少25年,被視為反性侵#MeToo運動之一大勝利。然而陪審團裁定當中最嚴重之控罪——掠奪性性侵及一級強姦罪不成立,韋恩斯坦得以避過終身監禁。而且在整場性侵醜聞中,數十多年來受害女性不計其數,雖有90多名女子挺身而出,當中僅有六名受害者上庭作證,最終只有兩項較輕罪名成立。在這場淫魔監製風暴之中,各方勢力人士不斷為韋恩斯坦提供掩護或詐作不知,亦揭開美國上流階層私相授受,互相包庇的腐敗網絡。

韋恩斯坦早於2017年《紐約時報》和《紐約客》揭露一系列的性侵醜聞前,其獲獎無數之荷里活金牌監製內裏為一名性侵掠食者,已是圈內公開之秘密。早在1998年有女演員便在知名晚間節目《大衛牙擦騷》中指控曾被韋恩斯坦性騷擾,1999年意大利女演員阿珍圖(Asia Argento)曾向《紐約客》稱被韋恩斯坦強姦,兩者都未引起任何迴響。女演員麥高雲(Rose McGowan)後來指自己於1997年被韋恩斯坦強姦後立即向賓艾佛力(Ben Affleck)求助,賓艾佛力多年後卻稱毫不知情。韋恩斯坦獸行更成為荷里活笑話選材,2012年處境喜劇《娛樂揸Fit人》中克拉考斯基(Jane Krakowski)稱自己三度推辭跟韋恩斯坦上床,喜劇演員薛夫麥費蘭(Seth MacFarlane)在主持2013年金球獎宣讀最佳女配角入圍名單時,便加插了一句「恭喜!你們五位女士毋須再假裝愛慕韋恩斯坦。」

(左至右)女演員Asia Argento與荷里活金牌製片人Harvey Weinstein。

權勢遍及媒體及政界

凡此種種皆證明,韋恩斯坦在娛樂圈倚仗權勢,數十年來來強姦、性侵、性騷擾無數女性,卻竟然一直逍遙法外。直至2017年多方開始展開調查報道,紙終於包不住火時,一眾知名人士要不是如梅麗史翠普、佐治古尼等佯稱震驚,便是極力維護韋恩斯坦,如名導活地亞倫反斥此為獵巫行動,DKNY創辦人、知名設計師卡蘭(Donna Karan)稱女人穿着暴露不過是為自己製造麻煩。活地亞倫之子、最早揭發韋恩斯坦獸行而獲得普立茲獎之記者法羅(Ronan Farrow)更曾遭美國自由派媒體NBC及MSNBC高層出手阻撓報道。NBC新聞及MSNBC主席勒克(Andy Lack)收到韋恩斯坦律師致電叫他不要報道時獲前者保證,MSNBC總裁格里芬(Phil Griffin)亦跟韋恩斯坦通話13次,NBC新聞總裁奧本海姆(Noah Oppenheim)則直接向法羅施壓阻撓報道。及後NBC亦接連爆發性騷擾醜聞,主播勞爾(Matt Lauer)更因而遭解僱。

此批包括勞爾在內,每天在有線新聞頻道侃侃而談,影響及塑造全國之興論導向及政治取態因而獲得民眾信任之新聞主播,在韋恩斯坦之後一個接一個因陷入性騷擾醜聞而離職,說明他們雖跟韋恩斯坦一樣手執業界牛耳,主導全國民眾所見所聞,私德卻如此敗壞,而且更跟對方互相包庇掩藏罪行。此網絡除了包括娛樂圈、新聞界,更牽涉政壇。韋恩斯坦本人自1991年起便捐助多名民主黨政客及組織金額逾75萬美元,當中以克林頓夫婦及其基金會為主要受益人之一。2016年當希拉里競逐總統時,韋恩斯坦便捐助共140萬美元,當時女演員丹恩(Lena Dunham)曾勸告希拉里團隊跟韋恩斯坦劃清界線卻未遭理會。而當法羅追查韋恩斯坦事件時,更遭希拉里公關梅里爾(Nick Merrill)要求其不要發表報道,並拒絕接受其訪問。

希拉里一直以女權份子自居,大選時又攻擊特朗普涉嫌歧視女性之言論,不料其身後其中一名金主卻是數十年來一直為禍業界之淫魔,卻一直現身於希拉里及民主黨眾多籌款活動。當韋恩斯坦醜聞終於曝光時,希拉里時隔多日才稱對事件感震驚,又稱事前毫不知情,並指韋恩斯坦也有捐助戈爾、克里、奧巴馬等多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然而明明希拉里團隊早在醜聞曝光之前,已得悉法羅正在追查,更曾經要求其中止報道,可見其難以算得上是無辜。恰巧是早前涉嫌販運雛妓落網後,於紐約高度設防之拘留所中自殺身亡之富豪淫媒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亦曾是克林頓之知交,多次與之乘坐克林頓之私人飛機多次同遊歐亞非各地。克林頓在事後同樣說對愛潑斯坦之罪行毫不知情,竟跟希拉里語調相同。

愛潑斯坦(左三)與特朗普有一定的私交。(Getty)

本為金融投資家的愛潑斯坦多年來縱橫政商名流界,與之深交者不僅為克林頓,特朗普以及英國安德魯王子皆視之為入幕之賓。與之相識多年的特朗普更曾大讚愛潑斯坦是個「很棒的人」,更不諱言稱「甚至有人說,他和我一樣喜歡美女,其中許多是比較年輕的。」安德魯王子亦因曾多次偕愛潑斯坦出席派對而遭傳媒追查,更接連爆出性醜聞而名譽掃地,被終止皇室公務。從娛樂圈到新聞界,政壇到金融業,一環扣一環之統治精英上流階層所建立之人際網絡,在各方倚仗己有之權勢互相包庇下,所滋生之眾多腐敗及不道德行為,甚至是性侵等獸行,一直以來卻得到體制之重重防護。相反若是出身於無權無勢之低下階層則是動輒得咎,干犯上述任何一條罪行足以被判終身監禁,或受到輿論最嚴厲之道德批判。

韋恩斯坦雖然是罪有應得,然而其重罪輕判根本反映不了其罪惡之嚴重。而且其背後之包庇者、共謀者、旁觀者、受益者皆仍身居高位,及時劃清界線便可明哲保身,未有得到應有之懲罰。韋恩斯坦事件亦明顯只是冰山一角,反映的是整個上流階層腐敗透頂並互相包庇之龐大網絡,亦顯示在此統治結構下權力是何等的不平衡。然而在韋恩斯坦事件後,全球掀起之一連串由下而上,遍及全球之反性侵#MeToo女權運動,足見女性已不甘繼續再被噤聲之勇氣及憤怒。然而此場#MeToo運動不僅是反思及糾正職場或社會上兩性權力不平等之現象,更是要把背後一直把維護、包庇、滋生此不平等文化之腐敗權力階層連根拔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