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回朝大馬兩年新局夭折 馬哈蒂爾時代該要結束

最後更新日期:

馬來西亞過去一周經歷一連串宮廷政變,局勢峰迴路轉。最高元首阿卜杜拉終於周日(3月1日)委任前副首相慕尤丁成為大馬史上第八任首相,本來處於政治漩渦核心之馬哈蒂爾及安華雙雙被逐出政府,成為整場宮廷政變之反高潮。儘管馬安二人在最後階段重新結盟,卻已給慕尤丁搶先一步,得到在野黨巫統及伊斯蘭黨支持,入宮獲委任為首相,料將取得國會多數支持,取代現屆希望聯盟政府。此場大龍鳳不僅顯示政客間樂此不疲鬥爭導致得來不易之大馬新局破產,馬來人至上的政府回朝更可能再次令國內種族關係緊張起來。

2月24日馬哈蒂爾突然辭任首相及土著團結黨主席職務,製造「自我政變」反制安華派系之逼宮,此後各方勢力為爭奪總理之位各出奇謀,局勢再三峰迴路轉,堪比美國HBO神劇《權力遊戲》緊湊及高潮迭起,只欠了飛龍、烈火及冰雪而已。

由安華之人民公正黨、華人之民主行動黨、溫和伊斯蘭之國家誠信黨、馬哈蒂爾之土著團結黨組成之希望聯盟於2018年合力將自獨立以來便壟斷政局60多年之巫統及其代表之國民陣線攆下台,馬來西亞人民對其寄予厚望,期盼希盟政府能一洗巫統治下貪污腐敗、傾向馬來人之威權統治,創出「新馬來西亞」願景。

然而希盟之四黨聯盟基礙始終薄弱,馬哈蒂爾自80年代起執掌馬來西亞22年,本便為大馬威權統治建制之代表人物,又曾於1998年因處理亞洲金融風暴而跟其繼承人、時任副總理安華鬧翻,以洩露國家機密、貪污、雞姦等十項罪名繼之革職繼而打下監牢。安華及後成為千禧年代興起之民權運動領袖,更於2013年大選中得票首次超越國陣,只因不公平之選舉劃界制度而失落國會多數。而時任首相納吉布身陷一馬公司等諸多貪腐醜聞,馬哈蒂爾公開與其割席,率部份巫統黨員出走另立土著團結黨,曾任納吉布副手後被免職之慕尤丁便為其中一員。

圖為3月1日,慕尤丁在國家宮簽署任命文件。(AP)

馬哈蒂爾竟也失算

然而以反覆無常見稱的老狐狸馬哈蒂爾轉投希盟,亦令不少反對派心存懷疑。不過其時安華再度被納吉布政府以雞姦罪下獄,馬哈蒂爾縱橫政壇數十年之資歷亦可贏取馬來人選票,反對派亦不得已與其作魔鬼交易,以其為領袖換取釋放安華以及於兩年內交棒。2018年希盟果真成功令大馬變天,馬哈蒂爾亦向元首請求特赦安華。然而兩年限期將至,馬哈蒂爾卻一再推遲交棒時間,透露欲再坐一會,安華只得無言地等,並向馬哈蒂爾施加逼宮壓力,結果馬哈蒂爾狗急跳牆,也是外界預期之中。就在馬哈蒂爾突然辭任首相前,有傳他頻頻向在野之巫統及伊斯蘭黨招手。

馬哈蒂爾更一早扶植安華之得力助手阿茲敏進入內閣擔任經濟部長,有意使其成為接班人。安華感覺阿茲敏喧賓奪主,與其產生心病,最終更師徒決裂反目成仇。及後有疑似為阿茲敏與男性的床照流出,安華被視為幕後黑手。當馬哈蒂爾突然辭任首相時,安華便公開斥阿茲敏為始作俑者,最終阿茲敏率十名國會議員退出人民公正黨,令希盟失去國會多數,直接令執政聯盟倒台。

本來馬哈蒂爾此兩虎競食之計完美上演,粉碎了安華取而代之之可能,企圖再以看守首相身份爭取朝野各黨支持自己繼續執政。不過事件發展卻超出馬哈蒂爾控制,首先是巫統及伊斯蘭黨拒絕跟主張平權之華人政黨民主行動黨合作,主張解散國會提前大選,而馬哈蒂爾同時亦轉口風稱不接受貪腐之巫統加入政府,呼籲巫統成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卻不得要領。希盟雖已不夠票數,仍推舉安華競逐首相一職。本來以為控制大局的敦馬,霎時間發現朝野皆棄之而去,一時間從天堂掉到地獄,置身於極為不利之位置。上周六(29日)馬哈蒂爾突然稱跟希盟冰釋前嫌,將再競逐首相。然而一切來得太遲,最高元首阿卜杜拉早已閉門不見,數小時後更傳出慕尤丁獲委任首相,並得到巫統及伊斯蘭黨支持,大局似已底定,亦為伊斯蘭黨近四十多來年首次入閣。

對於被馬哈蒂爾多次欺騙的安華來說,當下前者眾叛親離的局面無疑有些大快人心。(美聯社)

馬來西亞走不出舊時代?

大馬政局在一周內經歷了背叛、出賣、再背叛、再出賣之戲碼,人人互相在對方背後插刀,讓人見識到政客無誠信可言。身為馬基維利式玩弄權術高手的馬哈蒂爾,也不得不被長江後江推前浪。雖然他揚言仍有國會逾半議員支持,但也不得不承認沒把握能通過不信任動議。他在權力遊戲中可能已全盤皆輸,而且更輸在心腹慕尤丁之手。一代梟雄最終被自己人出賣,堪比莎翁悲劇裏凱撒被刺之時的悲呼「Et tu, Brute?」(你也有份嗎,布魯圖?)。然而大馬政局如此骯髒不堪,當權近四份一個世紀之馬哈蒂爾為罪魁禍首。他在位多年一直操弄權術、排除異己,又以權勢削弱司法獨立、選舉公平,奉行馬來人至上政策、加深裙帶腐敗問題。納吉布、慕尤丁可謂皆奉老馬為師。

至於反對派亦出現自省聲音,檢討當日跟馬哈蒂爾作浮士德式交易,最終被對方出賣是否正確。然而當初若非納吉布身陷一馬弊案而輿情出現難得一見之轉向,馬哈蒂爾帶着巨大政治資本來投,安華繫獄群龍無首,他們亦不會出現此抉擇,也難以預料能否成功變天。可惜,希盟主政下政策多受制肘之餘,其本身執政水平亦明顯不足。如今希盟令大馬人之希望破碎,亦難以擁有一張亮麗之成績表為自己在下屆大選中重拾人民支持。

希盟重返在野後將有很長時間之自省及檢討工夫要做,1993年日本自民黨身陷貪腐醜聞及內亂,在野黨組織八黨聯盟成功拿下眾議院,一手結束自民黨雄霸近40年之「1955體制」,然而由於聯盟間各懷鬼胎,聯合政府不及一年便已倒台,自民黨重返政府後反對派要等到2009年方再執政。

另一邊廂,人民對其貪腐記憶猶新的巫統重返執政,跟提倡行伊斯蘭教法之伊斯蘭黨組閣,馬來人至上之政策很可能將再成為新政府之政策核心,希盟政府欲實行之平權政策恐怕將付諸東流,馬來人及非馬來人之種族關係恐怕有再度緊張之虞。印度於莫迪政府下推行之印度教民族主義政策,已令印度教徒及穆斯林於德里街頭公開械鬥,數十人遭迫害身亡。前車可鑑,挑弄宗教及種族矛盾實有需要警惕。不過觀乎近年淨選盟等民權運動之興起以及年輕人主導公民社會之壯大,大馬政局前景仍有值得樂觀之原因。隨着馬哈蒂爾以如此難堪之方式再度退出政壇,其象徵之宮廷權鬥及威權統治時代,也該是時候結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