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oomer」:戰後嬰兒與千禧世代之爭?

最後更新日期:
千禧世代及Z世代有一種小飛俠症候群。他們根本不想長大。他們以為在年輕時之烏托邦理想會不知怎的轉移到他們長大後,他們會不知怎的創造一個一切平等的烏托邦社會,那裏政府會照料一切。猜猜看,總有一天,就像戰後嬰兒世代、我們之前的世代、我們之後的生育低谷嬰兒世代,你們終會成熟然後會發現:沒有東西是免費的,世界是不平等的,而你年輕時腦海創造的烏托邦社會根本不可持續。這是現實,你不能逃避,你不可抗拒。嘿,就算是嬉皮士最終都發現他們的社會是不可持續的,你只會發現你腦海創造的也是不可持續的。
抖音上一名不知名老年男子
@linzrinzz

mom can you pick me up the old art teacher is going at it again ##foryoupage ##genz ##foryou

♬ original sound - old_school_is_not_so_bad

最近抖音瘋傳一段短片,一位頭戴棒球帽,貌似戰後嬰兒潮世代之老翁,對千禧世代進行訓示式自白,在網絡引起軒然大波。年輕人紛紛拍片回應,以「OK Boomer」(好了,戰後嬰兒)反撃,以一副你有你鬧,我有我行我素之態度對抗。短短兩月已有2,000萬人瀏覽過這些影片,令「OK Boomer」成為網絡熱搜詞。就連新西蘭國會議員史禾碧克(Chlöe Swarbrick)就氣候危機發言遭人打斷時,都以「OK Boomer」反撃。不少老年人則大為不滿,直斥此為年齡歧視,絕對不能接受,有些評論亦指不應針對某年齡群。

桑德斯主張之全民醫保、富人稅、大學學費及學債全免、綠色新政等,便是以激烈變革以解決關乎人類存亡之氣候危機,於年輕人中之支持人高達七成。(資料圖片)

拜登與桑德斯之分野

其實世代之爭於古今中外皆不斷重現。例如戰後嬰兒潮於60年代發起之反叛運動,創造出性解放、嬉皮士等文化。此除了為年輕人理想主義跟成年人現實主義之衝突,亦是兩代人權力不對等時,年輕一代為打破上一代加諸於其身上之控制及枷鎖,所進行之反撃及對抗。然而每一個時代的世代之爭,都有其當代之特點。抖音上的一番牢騷,正處於美國選舉年。民主黨總統初選最後兩強——前副總統拜登及聯邦參議員桑德斯雖然本身年齡相差無幾,但卻代表着不同世代之政治理念。拜登以重返奧巴馬時代為楷模,以求穩為本,而桑德斯主張之全民醫保、富人稅、大學學費及學債全免、綠色新政等,俱是以激烈變革以解決關乎人類存亡之氣候危機。

恰好桑德斯於年輕人中支持率高達七成,老年人則大部份傾向拜登。主流媒體跟戰後嬰兒正如那抖音老翁一樣,將桑德斯判定為激進、空想主義、烏托邦,質問他落實社會改革綱領錢從何來。反對桑德斯者亦以一副沒有東西是免費,世界是不平等之口吻,直斥桑德斯及其支持者脫離現實。同時,千禧世代駁斥,現時他們負擔沉重大學學債、社會貧富懸殊日益嚴重,面對迫在眉睫之氣候危機,皆是上一代長年先使未來錢,消耗下一代之未來以增加自己現時之利益而一手造成。當數十年後戰後嬰兒百年歸老,留下不可持續之地球及社會卻要由下一代承受。「氣候少女」通貝里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對各國領袖怒斥「how dare you」(你們怎麼敢這樣),恰好反映年輕人對成年人自私又不負責任之怨恨。

你們以虛假的說話奪去我的夢想和童年,而我只是較為幸運的一群。人們在受苦,人們在喪生,整個生態系統正崩潰。我們正處於大規模滅絕的開始,而你們全部人只知談論金錢及經濟永恆增長的童話故事。你們怎麼敢這樣!
瑞典少女氣候運動人士通貝里

「氣候少女」通貝里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對各國領袖怒斥「how dare you」(你怎麼敢這樣),恰好反映年輕人對成年人自私又不負責任之怨恨。(資料圖片)

香港社會的世代爭議

在此如此尖銳之世代之爭中,也有評論嘗試導正年輕人不滿之情緒。英國《衛報》評論人桑卡拉(Bhaskar Sunkara)便指出並非所有戰後嬰兒都是養尊處優。一半步入65歲的美國人擁少於2.5萬美元之儲蓄,當中四份一更少之1,000美元,而大量老年勞工及退休人士也是三餐不繼。事實上,不只是老年人有階級上之分野,家庭背景不同如出身權貴之年輕人,在政治理念上普遍年輕人亦會有所不同。與其用世代去劃分,階級分野似乎更準確描述現時年輕人憤怒之深層次原因。一般為戰後嬰兒之所謂「成功人士」,長年累積大量權力及財富,卻未有對日益嚴重之社會及生態問題。此批既得利益者反而對有心改變社會之年輕人訓斥,阻礙其改變現狀。

年輕世代之反建制潮流在西方冒起前,其實早已於香港植根。千禧年代後期出現由80後主導,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反高鐵之一波本土運動,便是挑戰由戰後嬰兒塑造「獅子山下」下「發展至上」之中環價值。當中除了提倡可持續發展及保育議題外,此世代之爭之本土化亦包涵對港人身份認同之重新演繹。當此本土運動演變成陸港矛盾甚至是「一國兩制」之重新檢討時,也觸發民主派內部之世代之爭。當年支持「民主回歸」之民主派元老被批評對中共擁有過於天真之鄉願,錯過了主權談判時爭取維持現狀或公投獨立之良機。民主派過去數十年主導民主運動卻被視為一事無成,當下部分年輕人甚至視之為現有體制之既得利益者,力圖從其舊有框架中解放出來,另立一套自決甚至獨立之新綱領。今天街知巷聞之梁天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原先版本便是針對老一代民主派之「世代革命」。世代之爭愈演愈烈,被批評為「老海鮮」之民主派元老於上屆立法會選舉中紛紛急流勇退,讓路予年輕生力軍。

此世代之爭在大型社會運動,社會因政治立場而壁壘分明時更為顯著。過去大半年,「黃絲廢青」及「藍絲廢老」之咒罵之聲無論於現實社會或網絡世界皆不絕於耳,家庭關係陷於崩潰,社會信任跌至新低。最近選管會提出70歲或以上選民可在來年立法會選舉優先投票,亦引起強烈反彈,指有偏袒立場較藍之老年人之嫌。雖然今天香港社會之世代之爭,確有其雙普選、陸港矛盾、港人身份認同等本土獨特因素,然而其跟西方已發展國家之問題亦有相似之處。社會財富愈見不平等,社會財富及資源愈加集中一小撮人手上,千禧世代為首個不會比其父母有較好生活之世代,加上其甫投身社會便要肩負高昂學債,房價攀升置業困難,收入停滯不前生活成本卻逐年上升,皆為後工業社會年輕世代面對之共同困難。

今天街知巷聞之梁天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原先版本便是針對老一代民主派之「世代革命」。(資料圖片)

如何解決社會矛盾?

然而正如桑卡拉所言,老年人亦不等於生活必然富足。香港140萬人之貧窮人口當中,便有36萬人為長者,平均三名老人便有一人捱窮。不少老人根本跟大多年輕人一樣,皆是現有體制下追求經濟高速增長,社會各階層卻未有得到應有之回報,政府亦缺少對社會弱勢提供協助及保護之受害者。面對如此日益尖銳之世代之爭,政府卻從未展現足夠之意志及行動,可惠及不同世代及各個階層之具體措施,如選管會者反而捨本逐末,不去投放更多資源增加投票站及人手疏導可能出現之投票人龍,反而向某年齡層提供優惠政策,為本來緊張之世代矛盾火上加油,可見其根本毫無誠意解決現時社會之深層次矛盾。

香港之世代之爭牽涉到港人身份及主權問題,雖跟西方網絡世界掀起之「OK Boomer」不盡相同,但背後反映千禧世代所面對社會不平等、生態不平衡之諸多問題,皆是戰後嬰兒於過去數十年新自由主義壟斷下所製造之結果。新自由主義者認為只要開通國境邊界,鼓勵人流及商品自由流通,企業與消費者發揮「比較優勢」之市場力量使利益最大化,最終都會造福全人類。而西方國家跟中國打交道,並透過香港進入中國市場,圖影響中國最終改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模式,皆為此時代背景下發生。然而40年過去,跨國資本之影響力強得不受制約,環境污染及對生態之破壞已超越了無法逆轉之臨界點,而本土企業及工人利益在自由貿易下大受打撃,轉而追隨特朗普此類鼓動極端民粹之政客。而特朗普鼓吹之經濟民族主義,重新檢視對中國昔日之貿易政策,更極力遏制中國之崛起。作為昔日西方新自由主義典範之香港,現今卻出現前所未見之反北京浪潮,激烈街頭示威無日無之,政府管治陷於癱瘓,或正好向世人展視新自由主義之破產。

由抖音上一個老人之牢騷所掀起之「OK Boomer」網絡熱潮,反映出老生常談之世代矛盾的表面外,其實也暴露出現今世界各地後工業社會所面對,包括世代之間卻不限於世代,政經社會之深層次結構性矛盾。當在40年新自由主義體制下,財富不均處於歷史新高,氣候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快將投身社會的千禧世代所面對的是特朗普掌權之國家,也是質素將會比父輩愈來愈差之生活,生態災難將愈加頻繁之極端天氣,而以戰後嬰兒為主之既得利益者則訓示你們少造夢,快醒來面對殘酷的現實。不錯,「OK Boomer」之闊佬懶理態度無助築起溝通橋樑,不欲長大的「小飛俠症候群」也無助改變現實。放下手機走出網絡世界,認清現實並作出改變,方為改寫自身命運之第一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