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奇招」通緝委國總統 毒品問題不能諉過於人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全球蔓延,國際外交戰場的重點都將焦點放在防疫協調,但美國司法部周四(26日)突然出手,宣布起訴委內瑞拉總統及其政府高層「毒品恐怖主義」,並縣紅1500萬美元將馬杜羅緝拿歸案。華府在各國自顧不暇之際再挑起外交戰火,不但如國務院前外交官雅各布森(Roberta Jacobson)所言,「這種行動無助於談判解決方案」,更是試圖轉移視線,將自身問題諉過於人。

委內瑞拉局勢仍然未定,馬杜羅政府仍受到歐美等國家的制裁。(Reuters)

華府指控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是毒品集團「太陽卡特爾」(The Cartel of the Suns)的首腦,而該集團在政府包庇下,已運出200至250公噸毒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聲明中稱,雖然馬杜羅及其高層在政府中擔任要職,但這些人違背公眾的信任,促成委內瑞拉的毒品運輸,包括以控制該國的空軍基地和港口作為運毒的路線。為了打擊「毒品恐怖主義」,蓬佩奧同時宣布國務院將提供高達5500萬美元的獎金,利誘知情人士提供情報,以逮捕馬杜羅及另外四名同夥。

通緝時機正值疫情嚴峻

拉丁美洲毒品猖獗已非新鮮事,在美國新冠肺炎數字節節上升之時,白宮挑起外交戰火,無疑暗中帶有盤算。美國視委內瑞拉為眼中釘,可追溯至上世紀查韋斯主政年代,但馬杜羅作為一國元首,美國即便能靠縣紅掌握軍方的犯罪證據,亦不太可能為剷除對手,派出海豹特擊隊入侵委內瑞拉,越洋捉拿馬杜羅歸案。這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政治操作,在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領跑全球之際,大抵只會有助特朗普在關鍵搖擺州份佛羅里達的選情上,吸納不服威權政權而逃到美國的委內瑞拉、古巴人和尼加拉瓜移民,增加連任機會。

這樣說,並非斷言聲稱馬杜羅必定是清白之身,但從過去經驗可見,美方的行動總滲雜着不可告人的動機。美國前總統尼克遜開打毒品戰爭後,毒品教父艾斯高巴(Pablo Escobar)為首的麥德林集團,本是中情局在哥倫比亞的頭號大敵。奇怪的是,當時CIA打擊毒品的手法,卻是以「拉一派打一派」,暗中支援和扶植對平民發動恐襲的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來削弱艾斯高巴的勢力。雖然艾斯高巴早在1993年遭到射殺,但輸往美國的毒品數量不但有增無減,哥倫比亞軍方與FARC的內戰更要到2016年,才得見和平的曙光。

美洲市場根本問題

從舊日的大麻,到可卡因泛濫和現今的芬太尼,美國在禁毒戰爭中,歷年的處理手法不但眼高手低,亦無視「有價有市」的基本市場定律。自上世紀美洲毒品交易分工漸見成形,現時秘魯、哥倫比亞、玻利維亞等南美洲國家負責起生產製毒原料,再經中美洲墨西哥、巴拿馬等中途站,再輸往北面美、加兩大的消費市場,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惟DEA等美國部門素來只解決槍枝、幫派衝突等表象問題,而沒有針對地扶助農民尋找種植鴉片、可卡因以外的出路,以解決生計之須。結果,由1971年毒品戰爭到現在將近半世紀,美國毒品問題依然不變,變的只是供應商和毒品的種類。

是次華府在疫情中製造外交風波,除了可起轉移視線之用,大多亦只會步上前人的後塵,無功而還。誠如尼克遜所言,「只要市場有需求,自然有人會願意承擔風險,滿足需求」,故將毒品泛濫的責任推卸到供應國,只能緩解國內的政治壓力,一如美國當年高調地把墨西哥毒梟「矮子」(Joaquín Guzmán)引渡至美國受審,但墨西哥的中轉站地位卻絲毫未損。是次華府將馬杜羅貼上「毒品恐怖主義」之罪雖然略有「創意」,但說穿了還是將國內問題諉過於人的伎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