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歐爾班緊急法攬大權 匈牙利步入專制政體?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全球急速擴散,各國政府不論何種政體,多採取前所未有之強硬手段,行禁足、封城、鎖國等緊急法令,為求阻止疫症繼續蔓延。此嚴厲之「德拉古式」(Draconian)手法令人想起以嚴刑峻法稱著之古希臘政治家德拉古(Draco),引起不少輿論憂慮會否侵害人權。誠然,大部份人權都在法律上非絕對權利,若有合理而充份之需要,個人渡讓某種權利以讓政府施行法律令社會運作,此亦為文明社會之基礎。非常時期採用非常手段,似是不可避免之必要之惡。然而究竟為了社會整體之長遠福祉,政府權力之手應該伸到多長?而一旦人民為求性命安危之保障,將其餘權力悉數上繳當權者,霍布斯《利維坦》下之君主專制國度會否成為現實?近日東歐國家匈牙利政局發展,足以發人深省。

匈牙利自3月4日發現首宗新型冠狀病毒案例以來,至月底累計有492宗個案,當中16人死亡,環觀歐洲多國來說疫情不算嚴重。然而匈牙利國會於周一(3月30日)以137票對53票之差,通過緊急法案,賦予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近乎不受制約之權力,包括無限期之緊急狀態、國會選舉中止、總理以法令形式執政、發放「假新聞」及「謠言」者最高刑罰監禁五年、違反隔離令者最高監禁八年等。歐爾班可繞過國會自行頒佈法令,對於任何反對聲音,奧爾班亦可以「假新聞」或「謠言」為由打壓,其權力可謂無遠弗屆。對此歐美媒體大為震怒,稱之為「新冠病毒政變」。

座落於多瑙河畔的「匈牙利國會大廈」。

2010年一路走來

歐爾班之獨裁傾向早非新聞,雖然青年時代為反共民運領袖,然而其2010年第二度擔任總理以來,愈加打壓國內異己,擴大個人權力,包括加設傳媒管理機構對審查國內媒體、透過親信購入國內大部份媒體、修憲增加憲法法庭之法官人數及降低司法人員退休年齡以利安插其親信掌控司法機構、又改變選舉規例及劃界令其僅以45%選票便可掌握逾三分之二之絕對多數議席、修改國會議事規則令法案毋須審議更快速通過。歐爾班亦曾於選舉前夕以違法財務問題等,起訴或調查反對黨打壓異己。他又對匈牙利出生之猶太美國富商索羅斯窮追猛打,稱其秘密操縱國際政治,以開放邊境之移民政策淡化歐洲人血統,迫使索羅斯開辦之中歐大學遷離布達佩斯。

歐爾班善於在國內操弄民族主義及反歐盟情緒。2015年難民危機中,歐爾班公開跟歐盟之開放政策對着幹,更自行宣布緊急狀態封鎖邊境,血腥驅逐闖關難民。當中不少緊急權力,如取締反對媒體至今依然生效。歐爾班此次亦似是食髓知味,借抗疫時機擴大個人權力,延續過去十年以來之專制主義傾向。對此國外媒體雖然大力撻伐,甚至主張革除歐牙利的歐盟及北約會籍,歐洲議會各黨派亦嚴詞譴責,但歐盟及美國政府卻噤若寒蟬。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發表軟弱無力之聲明,稱緊急措施「不可凌駕」歐盟基本原則及價值,但連歐爾班或匈牙利皆沒有被點名。對此匈牙利法律部長更回應稱,感謝歐盟明白各國政府應迅速行動以保障公眾健康,可謂諷刺之極。美國更加未有任何回應。

事實上歐盟可以扣起56億歐元之抗疫援助,甚至動用《歐盟條約》第七條,當歐盟成員國持續違反歐盟尊重人權、自由、民主、法治等成立精神時,可中止該成員會籍,包括投票及參與代表,但此機制要歐盟成員國一致通過,只怕不會成事。而北約雖亦有符合《華盛頓條約》之人權、自由、民主、法治精神之要求,然而北約成員國中如土耳其者,早已偏離西方自由民主體制多年,亦不見北約諸國有任何行動,此亦因土耳其極為重要之戰略價值。匈牙利地緣或軍事價值雖遠不及土耳其,不過一旦匈牙利退出歐盟或北約,亦會在中歐開一個大洞,成為俄羅斯可滲透之空缺。然而歐盟及美國之軟弱無力,亦正顯示美國為首之自由民主體制及歐盟之歐洲大一統理念正受嚴峻挑戰。

2018年匈牙利反政府示威:示威人士於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總統府外集會,燃點煙霧抗議「奴隸法」。(路透社)

緊急狀態後回復正常?

而且歐爾班雖然被視為打壓自由之旗手,仍在上屆大選中獲近半選票,坐擁三分二大多數議席,令其措施即使專制亦可以國會甚至選民支持為名。再者在此抗疫戰中,西方亦佔不到任何道德高地。英國賦予政府之權力包括無限期隔離國民、禁止示威在內之公眾集會、關閉港口及機場,權力如同亨利八世「令人垂涎」,未有經國會反覆辯論便通過。美國司法部亦尋求國會賦予廢除對難民之法定保護,以及毋須經過審訊亦可無限期拘留。民主大國紛紛採取德拉古措施,其他國家便更加肆無忌憚。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授權情報機構追縱國民手機以調查其有否違反隔離令,又關閉法庭把自己之涉貪官司延期。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去年因示威而下台,現任代總統艾尼茲(Jeanine Anez)亦以抗疫為名延遲總統大選。智利政府宣布大型災難狀態並派兵入城,使得持續多月之反政府示威消聲匿跡,泰國及約旦亦聲言會打擊假新聞,被視為鎮壓言論自由之藉口。

一個《利維坦》之景象仿佛突然從書本中成為現實——政府突然權力龐大,個人為了保住弱小之性命亦因此甘之如飴。匈牙利不知會否成為首個因冠狀病毒而死去之民主政體,而大大小小之政府亦在不同程度為其緊急權力拆牆鬆綁,此僅為暫時抑或長期狀態現時難以預料。歐爾班強調「緊急狀態結束後,所有權力將回復正常」,惟緊急狀態何時結束也得由他決定。昔日因重大事故而行使之緊急法令,亦常常成為尾大不掉之永久制度。如美國「9.11」後國會通過之《動武授權法》(Authorization for Use of Military Force),便授權總統可以打擊9.11恐佈分子名義動武,至今依然生效,有如令國會獨有之宣戰權部份轉讓予於總統。香港殖民地政府部份緊急法令於戰後亦一直長期生效,用以對付左派份子。此次歐爾班借緊急法黃袍加身,又是否如像骨牌一樣朝四方八面倒下,成為另一波民主化逆潮之起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