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利民宣言50周年 企業社會責任從何說起?

最後更新日期:

在自由企業、私有財產制度下,企業行政人員是企業擁有者的僱員,對僱主有直接責任。其責任為按照擁有者的願望經營生意,此一般而言會賺取最多的利益,並同時遵隨法律和道德習俗的社會基本規則。——美國經濟學家佛利民,〈商界的社會責任是增加利潤〉(1970年)

1970年9月13日,佛利民在《紐約時報周日雜誌》撰寫〈商界的社會責任是增加利潤〉一文,向150萬《紐約時報》讀者極力鼓吹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此宣言一石激起千重浪,影響了往後四十年的從政者及企業家,奠定了風行全球的新自由主義,成為各國政府的指導思想和政策分針。

出身紐約猶太工人家庭的佛利民,年輕時曾在羅斯福新政下的政府工作,一度為凱恩斯的堅實信徒。然而當其回大學教書並盤踞芝加哥大學,便開始著書立說。其1963年出版《美國貨幣史》一書,指出通貨膨脹與貨幣供給的關係,開創出貨幣主義流派,並挑戰壟斷學界數十年的凱恩斯主義。1964年佛利民更投身美國現代保守主義之父、共和黨參議員高華德(Barry Goldwater)的總統競選,擔任其顧問。雖然高華德遭提倡「大社會」、訂立醫保制度民主黨總統詹森大比數撃敗,其學說卻在十多年由列根真正予以實踐。

1974年8月,參議員休·斯科特、巴里·戈德華特和國會議員羅茲在尼克松總統辭職前幾天會見了他,隨後向媒體做了簡報。Senators Hugh Scott, Barry Goldwater and Congressman Rhodes briefing the press after meeting with President Nixon a few days before his resignation. (Photo by © CORB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佛利民:貪婪是好

當時佛利民提出工會為問題、企業不應受監管、聯邦儲備局應被廢除、詹森的醫保計劃為社會主義惡夢等主張,其為高華德制訂制的政綱正是大減個人及企業稅25%,以「阻止聯邦政府如癌症般擴張」,被當時人認為過於激進。不過高華德大敗後七年,佛利民宣言後翌年,美國總商會僱用了後來被委任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鮑威爾(Lewis Powell),制訂一套推翻羅斯福新政的策略。1970年代末期,美國公共電視網推出十集由佛利民主持,通用汽車、通用磨坊、百事汽水出資的節目《選擇的自由》,大力提倡小政府大市場理念。

同期前加州州長列根便採用了佛利民主張,主張減稅以增加政府收入的概念,先後擊敗黨內對手老布殊及時任民主黨總統卡特,佛利民宣言更一躍成為主導白宮決策的指導原則。復辟了阿當斯密人人自利最終會令人人得益的古典自由主義,新自由主義鼓吹企業以利益為唯一依歸、以股東為唯一負責對象的「持份者理論」(stakeholder theory),加固了「貪婪是好」(greed is good)的理念。大西洋兩岸列根經濟學及戴卓爾主義為市場大刀闊斧地拆牆鬆綁,短期無疑製造了巨大的財富效應,解決了經濟發展裹足不前的問題。

不過在佛利民思想統治的四十年來,企業的規模日益膨脹造成寡頭壟斷,剝削消費者選擇的自由;行政人員的薪酬過去數十年翻了幾翻,普通打工仔工資扣除通脹後卻竟停滯不前;金融市場缺乏監管導致眾多衍生工具湧現,次按危機爆發觸發金融海嘯,令美國經濟大幅衰退國力下墜、各地反建制民粹運動此起彼落;自由貿易令跨國企業將污染轉嫁海外,造成環境問題加速全球暖化。由於佛利民的人性及企業行為的錯判,令不受制約的資本主義不斷擴張,造成嚴重的經濟不平等、階梯不流動、社會不安穩,更有反噬人類文明之勢。

美國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在八十年代主導西方世界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發展方向,反對政府對國內市場及商業行為的過度管制,提倡放任市場和縮減公共開支的政策。(Getty Images)

香港應告別佛利民時代

昔日佛利民在《選擇的自由》節目中激讚的香港,更在維港向世人介紹「如果想了解自由市場真正運作,就應到香港去。」如今香港卻是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富者連田連陌,貧者無立錐之地。一年前在香港街頭處處的火光熊熊,除了有港人對政治不平等的不滿,亦反映出其對經濟長期以來不平等的積怨。然而香港政商學界長期以來受佛利民一套以及張五常、王于漸之流所蒙閉,又對美國右翼的傳統基金會「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的虛名甘之如飴,對小政府大市場思維執迷不已,繼續對深層次結構矛盾置若罔聞。

至於另一個佛利民奉為圭臬的智利,皮諾切特當年在美國協助下推翻左翼政權後聘任多個佛利民門生,大力推行私有化造成大量貪腐及不平等現象。去年首都聖地牙哥地鐵加價30披索(0.32港元),更掀起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美國同樣地因警暴問題爆發示威,亦揭露美國種族之間的貧富差距。四年前以反建制反新自由主義而入主白宮的特朗普,本屆竟拋棄昔日的工人階級論述,反而重提減稅、聲稱醫保是社會主義的過時佛利民學說,逆流而行。至於拜登則有全美第八大首富彭博豪擲過億助其當選,其受華爾街利益支配無庸置疑。

〈商界的社會責任是增加利潤〉的五十年後,全球都在承受商界只求逐利忽略社會責任、政府在市場中退場並對民生事業袖手旁觀的惡果。世界金融海嘯、各地民粹風潮,再加全球大疫多重打撃,經濟不平等、階梯不流動、社會不安穩現象更變本加厲。然而壟斷政商學界近五十年的新自由主義雖已隨佛利民辭世而宣告破產,但其留下的強大既得利益金權結構仍然難以破除。社會的改革是全社會的責任,包括政府、企業及既得利益各界在內。既然佛利民學說也一度被視為激進的邊緣思想,紓解經濟不平等、加強監管企業、應對氣候變化的新經濟理論終有一日會成為主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