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忘記了中國是個社會主義國家|于品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螞蟻金服的IPO受阻,阿里和美團都被實施反壟斷調查,不少人認為中共的「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主張背離了它的改革開放政策,開始了一個向左轉的周期。據聞馬雲甚至提出將部分螞蟻金服股權交給中央,化解中央對這家公司的不滿。如果傳聞屬實,或許互聯網巨頭們以為中共要革資本家的命。如此「優秀」的企業家亦對自己國家的價值觀一頭霧水,這是什麼原因?

中國的改革開放確實讓人不再容易區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對中共的價值追求不採取開放和客觀的研究態度,只是用「專制」兩個字去愚弄自己,根本看不到真相,以為中國實施的是國家資本主義,認為中國已經放棄社會主義。其實西方依然認為社會主義是進步價值,只是它過於理想化,無法實現。或許站在資本主義的山腳是難以看見社會主義的喜馬拉雅峰巒。西方社會習慣了政治家的甜言蜜語,不再願意費心去思考政治論述,不明白「讓部分人先富起來」是嚴肅的承諾,更意想不到中共真的會堅持「共同富裕」。

改革開放和「一國兩制亅的背後,源自於鄧小平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所發起對社會主義本質的一場「再認識運動亅。(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偏見源於「聰明人的傲慢」

聰明人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傲慢,聰明不只是一種腦部運動,它是結合現實和思維的共同動作,不能對現實視而不見。傲慢讓聰明人不認真認識陌生事物,以為經驗就是智慧。西方在面對陌生和現實的中國時,同樣存在聰明人的傲慢。中共最近要求自己的領導層必須「學懂、弄通、做實」就是要避免這種錯誤,這看似是普通不過的要求,卻隱藏著作為從政者應有的智慧——懂、通、實。西方難以認識陌生的中國,就是犯了「學不懂」、「弄不通」、「做不實」的錯誤。

如何「學不懂」?中共一直在介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計劃和戰略,宣示自己的國家目標,但西方卻沒有聽懂。他們認為中共專心於霸權,不接受中國的民族復興毫無取代美國超級大國地位的意思。中國夢就是「不挨餓、不挨打、不挨駡」,中美關係不是零和博弈、你死我亡。英國和德國被美國超越,但它們變得寒磣了嗎?俄羅斯不再是超級大國,俄羅斯人不見得就一蹶不振。如果數字上中國超越美國,也不代表什麼。美國是否偉大不在於別人的衰落,而是決定於美國能夠管理好自己。中國如果富強了,只要不是通過對外征伐,殖民它國,這才叫超越,除此之外,數字上的表現說明不了問題。美國如果學懂中國以往是如何犯錯誤、更正錯誤、改革自己,或許能幫助美國再次偉大。

如何「弄不通」?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完全無關,就算在某些方面有相類似的設計,就好像兩個人都有眼耳口鼻,但他們並非同一個人。相反,既然都有眼耳口鼻,為什麼又會因為膚色和發展階段不同,或宗教信仰不一樣,而被區分為低級或高級、文明或野蠻、發達或落後?如果真的重視人的權利和自由,為什麼又會認為教訓或改正別人的生活方式是自己的權力?每個民族、國家、群體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如果連民主自由包含着多樣性都弄不通,就不會看見隱藏在表像背後的事物本質和運動規律。早在《易經》的記載中,「通」就是傳統思想中的大學問,《說文解字》更給出了深刻而簡要的解釋:「通、達也」。不通就是達不到,沒有了解到事情的真實一面,不少人對中國的認識就停留在這個層次,其中最弄不通的就是中國的社會主義。蘇聯要統領世界,但與它追求社會主義無關,是它的霸權基因在作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追求人民的「共同富裕」,中國的基因從來沒有霸權,將中國和蘇聯等同起來,就是弄不通它們之間的差異所在。

如何「做不實」?西方政客喜歡作出美麗的承諾,卻無法做實。種族衝突在過去一百多年困擾着美國社會,就是因為沒有做實承諾。當民主自由不再與公平正義相關,它又如何可能「做實」?中國的政治家不是服務幾年、走個過場的政客或官僚,或者是輪流坐莊的政治力量,他們的政治承諾不應該是政治公關的輕浮論述,用些藉口就可以改弦易轍。《漢書》中有句古語「實事求是」,就是指將事情「做實」才可以得知事物的本質以及它的內部聯繫。毛澤東將「實事求是」視作中共的核心指導思想,贏得了革命,鄧小平就是通過「實事求是」意識到中國必須實行改革開放,它是中共的莊重承諾,後來的領導者有責任持續落實。習近平也是在此基礎深化改革,他推動的「共同富裕」就是延續鄧小平的「部分人先富起來」,民族復興就是延續毛澤東和孫中山先生的遺願。這就是「做實」的過程。

西方政客喜歡作出美麗的承諾,卻無法做實。種族衝突在過去一百多年困擾着美國社會,就是因為沒有做實承諾。(資料圖片/美聯社)

大家都應該管控壟斷

可惜,不少人無法「學懂、弄通」中共是沿着這條路徑「做實」中國的改革與國家建設。中共要求領導成員「學懂、弄通、做實」,是要說明他們的工作如何與中國人民的切身利益相關,它與外界對中國的不懂、不通、不實並不在同一層次上,但思想是一致的。

西方對中國的不懂、不通主要因為它缺乏了解中國國情的理論基礎,亦未曾專心研究如何從與中國的交往中解決對「懂、通、實」的困惑,無法認識中國的發展規律。過去幾百年西方都是根據自己的經驗來認識世界,它的經驗當然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但卻無法解釋所有國家的發展,自以為具備普世意義的發展理論並不可能解決所有發展困難。它們或許能說明歐美的資本主義和蘇聯的社會主義,其他形式的資本主義和中國的社會主義對它卻是陌生的,甚至存在無法調和的邏輯矛盾和理論缺失。

這就是為什麼一些人誤解中共是要整肅阿里和螞蟻集團,甚至要控制它。任何經濟、政治、社會活動都是在中國政府的視域裏,完全沒有失控的憂慮。阿里和螞蟻的成功有目共睹、毋庸置疑,但這不只是幾個人幹出來的,它是中國經濟成功發展的產物,以及是中共經濟政策極具包容性的結果。中共嚴格管控輿論,因此不少人認為中國無法發展互聯網科技,這種判斷是只見樹木。大家今天是在討論電子商務和數字金融,互聯網的界域早已經超越原來的範疇,證明中國對數據科技的遠見和開放認識。就算在媒體領域,中國社交媒體茁壯成長,甚至成功進入美國市場,不能說沒有中共在初期為其提供的空間。問題是就算中國的成績解構了偏見,卻無法喚醒一葉障目的原教旨主義者。

中共的目的是管控壟斷、抑制資本無序擴張,制止它阻礙經濟合理發展、規避金融風險,「控制」螞蟻或阿里不是題中之意。反壟斷同樣是西方曾經推崇的準則,只是他們沒有認真「弄通、做實」。歐美各國近期強化對互聯網行業的管理,針對假新聞、稅務規避、濫用資料侵犯隱私、行業和科技壟斷、或利用市場優勢打壓對手等市場行為實施管控,互聯網企業是天之驕子的認識不再牢固,或許是時候反思過去幾十年對中國互聯網生態的偏見。

2020年11月3日,螞蟻集團被叫停上市計劃。這一事件引起廣泛關注。(資料圖片/美聯社)

Don’t be evil!

Google曾經的格言「Don’t be evil!」 讓不少年輕人亢奮不已,以為全新的企業時代已經降臨。但Google後來的壟斷行為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們意識到美好宣傳只是假像。為什麼承載西方現代化及人文科技進步的互聯網巨頭也會放棄「不作惡」的誓言?極大的財富都無法抵擋資本的誘惑,西方政客能夠抗禦資本的操縱嗎?資本無序擴張,利用市場優勢,漠視社會因壟斷而承受的傷害,西方政府亦被迫動手整頓,正所謂「學而不思則罔」,中國不應該重蹈覆轍。在反腐之後的中國,資本就不存在霸道的機會。社會和資本的關係不是矛盾的,而且應該是相互作用、共同進步,但當政客將國家主權雙手奉送給資本,資本為什麼會放棄為所欲為、予取予攜的機會?

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在干預市場,但事實上沒有一個政府不這樣做。應該說干預不是問題,而是視乎這是適切的干預還是野蠻的干預,是朝着優化市場作用的管理,還是破壞市場正常作用的剝削。對大型企業減稅是干預,瘋狂降低利率擴大印鈔是干預,利用關稅以提升競爭優勢是干預,濫用國家安全來進行科技威脅是干預。無人能阻止主權國家行使權力,問題是如果結果是損人不利己,這種干預還是不做也罷。

能學懂的政府就不會將交易夥伴當敵人,將可以雙贏的變成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能弄通的政府就不會增加關稅卻改變不了貿易赤字,更不會做到連盟友都要割席;能做實的政府就不會花數萬億美元的救濟款卻依然死去三十多萬人,相等於不到三天就發生一次9.11恐怖襲擊。這種悲劇無法說明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差異,但它強調了不論是堅持什麼意識形態,都必須將國家的治理工作做好,才能保證人民的生活不至於陷於困境。

曾經以「Don’t be evil!」為格言的Google,今天卻成了壟斷的巨頭。(資料圖片)

螞蟻和阿里應該知道,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不可能接受企業利用市場地位壟斷資源、製造不公、縱容金融風險。同樣的道理可以應用到香港,民主自由當然值得支持,但訴之暴力、挑戰主權,毫不尊重「一國兩制」,無論是什麼樣的民主自由都會被制止。中國與歐盟和東盟簽署經貿協議,反映了就算是美國也無法頤指氣使,隨意命令他人,更何況民族復興是十四億中國人的共同願望,美國毫無阻礙它實現的能力。不論是極具市場領導地位的螞蟻或阿里集團、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美國,還是曾經在改革開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香港,都應該學懂、弄通中國的國家屬性,以及要求自己做實Don’t be Evil!的格言,這既符合基本情理,亦符合自己的利益。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