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投資制裁股 盈富基金應撤換經理人

最後更新日期:

盈富基金周一(11日)發出通告,指出受到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行政命令影響,即日起將不會對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以及中國海洋石油再作新投資,亦指基金現時已不適合美國人投資,意味基金將無法完全追蹤恒生指數成份股表現,投資人亦須考慮自身是否適合投資盈富基金。有關通告引起市場討論,認為盈富基金未來或需更換信託人及管理的意見亦甚囂塵上。 

1998年8月香港政府為應對亞洲金融風暴,在市面以1,180億港元買入了33種恆指成分股。香港政府在救市之後,為以對市場造成最少影響的方法沽售股分,最終於1999年11日成立盈富基金以作為沽售計劃第一步,美國道富銀行、道富環球投資管理亞洲有限公司亦於當時分別被委任為信託人以及基金經理人。截自2002年10月15日為止有大概1,404億港元的恒生指數成分股通過盈富基金流回市場,基金最初為沽售港府所購股票的作用亦開始逐漸褪色。

從基金設立的歷史背景看來,美國道富銀行從事信託服務多年,港府當年的選擇可以理解。接近20年後特朗普頒布行政命令,道富銀行既有美資背景,他們管理的盈富基金若要繼續對受制裁企業進行新投資,這將為企業帶來被制裁風險。在企業或受行政命令牽連,以及基金無法完全跟蹤恒指表現之間,道富明顯選擇了後者。

1998年8月香港政府為應對亞洲金融風暴,在市面以1,180億港元買入了33種恆指成分股。 (gettyimages)

跟從指數不可行?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亞洲有限公司在通告中引用信託契據,指出「倘若跟從恒生指數成份股及權重並不可行,經理人將在計及所有相關市場情況後,運用其專業技能、打理能力及判斷力繼續盡全力實現投資目標。」盈富基金的投資目標是「提供緊貼恒生指數指數表現之投資回報」,道富如今在「跟從恒生指數成份股及權重」一事上是否算為「不可行」,這不無商榷的地方,證監會應跟進調查。

不論如何,可見的現實是中美雙方會否加碼制裁目前未見明朗,在以跟蹤恒指成分表現為大前提下,若有美資背景的道富無法符合盈富投資目標,盈富基金自然需要另覓信託人及基金經理人,使得盈富基金表現能盡量緊貼恒指水平。

林鄭月娥被問到盈富基金相關投資決定時,提及金管局在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的人事任命上仍有少許剩餘影響力。(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市場產品亦須有序跟進

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因基金產生的歷史,金管局在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的人事任命上仍有少許剩餘影響力。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目前由6人組成,包括王國龍、陳家樂、甘博文、羅力、裴布雷、羅承恩,委員會可發出通知,列出或無須列出理由而要求經理人及信託人退任。委員中,羅承恩先生為金管局副首席法律顧問,陳家樂教授為金管局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轄下委員會委員,可見金管局對盈富基金不是沒有影響力。

自盈富基金完成政府退市的「歷史任務」之後,基金隨之成為市場產品。盈富基金的監督委員會擁有權力更換基金信託人及管理人,他們在市場上將如何尋找有公信力的非美資背景銀行接手,自然影響本港眾多投資者的利益。金管局如有消息,應盡早向投資者有序公布之後的跟進行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