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不能讓佐敦唐樓淪為「疫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二(12日)及周三(13日)香港新增60宗及42宗本地確診,讓人憂心疫情出現小反彈。其中佐敦新填地街成為爆疫重災區,連同初步確診至少25宗個案,附近兩至三分鐘路程內不少唐樓同樣出現確診個案,防疫政策似乎出了問題。

綜觀佐敦唐樓的集體爆疫,不難發現兩個特點。一個是確診個案不少與將藍隧道地盤、中九龍幹線群組有密切聯繫。另一個則是這些舊式大樓的結構,尤其是非U形的渠管和共用樓梯增加了20至26號樓環境傳播的風險性。因此,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此次爆發不排除是由兩個隧道地盤傳入,再因樓宇環境觸法爆疫。倘若早在地盤群組爆發時,政府不但強制檢測地盤工友,而是對他們密切接觸的親友、鄰里同樣採取醫學觀察或病毒檢測,會不會降低病毒被帶回社區及在樓宇間擴散的可能?

佐敦新填地街26號唐樓爆疫。(張浩維攝)

強制檢測應更嚴

香港目前發現確診個案後檢測的速度、範圍和力度都給病毒傳播留有空間。以佐敦唐樓爆疫為例。地盤群組的強制檢測預留了一定時間給工友自行檢測,而這期間並無對與工友有密切聯繫的親友、鄰里等並無檢測排查又或是醫學留觀計劃等。也就讓病毒有機會在工友確診出結果前,被帶入社區。又比如因為安心出行使用的不普遍,政府難以追查爆疫大廈確切出入的人員,所謂的強制檢測仍要依靠市民的自覺。所以,當香港出現確診個案後,政府針對該個案劃定的檢測範圍較局限,實施速度不夠快,也就讓不少傳播鏈可能延後才能被發現,增加了進一步擴散的可能。因此,當政府擠牙膏般在11號只強制檢測26號樓,12號才又提出強制檢測範圍擴大到20至24號樓時,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則認為政府可更進取,為該區作大型強制檢測。

實際上,這也正是內地與香港防疫的一大區別之一。在內地,無論是近日的河北,還是過往幾次出現小範圍的疫情的北京、大連、天津等地,往往是當出現一個確診個案時,政府會就確診者所在的小區、工作單位、出入過的場所等範圍立即展開應檢盡檢的工作,甚至在必要時,通過實名制定位及封閉場所切斷人員往來等手段,強制排查潛在患者。也就是說,內地在出現確診個案時的檢測速度和範圍比香港要廣的多,檢測手段也更強硬。

自1月2日以來,河北省累計發現本土確診病例223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161例。2021年1月10日,航拍石家莊市中心解放廣場及中山西路區域,街道、廣場幾乎看不到車輛、行人。(人民視覺)

合理地盡快找出傳播鏈

內地的防疫手段當然不應該也不能夠照搬套用在香港防疫中,畢竟內地模式對投入人力要求高,對社會經濟和民生生活產生的短時影響更大。只是防疫模式不是非黑即白,在目前香港和內地的防疫模式之間,仍有許多可以探索的空間。當政府專家和多個社區爆發的事實都指出現有的檢測速度、範圍設定及力度都有所不足的時候,政府必須反思出現確診個案後,目前強制檢測的範圍與力度應如何加強,才能在盡可能平衡民生需求的條件下,盡快找出所有傳播鏈。

其實香港政府已經意識到了發現個案後,追蹤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在周一(11日)啟用由100人紀律部隊工作者組成的新型肺炎個案追蹤辦公室,協助確診個案及其關聯者的追蹤工作。只是政府需進一步意識到目前個案追蹤不只是人力的問題,更要反思追蹤檢測範圍及力度等戰略部署問題,才能幫助香港疫情盡快斷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