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前僅五共和黨人倒戈 特朗普主義正伺機反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新政府上場,首宗大事竟不是應對極為嚴峻的新冠疫情,而是向剛卸任的前總統特朗普就月初的國會衝撃案追責。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日前向特朗普啟動彈劾程序,並送交參議院審理。而在聆訊展開前,參議員保羅(Rand Paul)便挑戰彈劾本身針對已屬普通公民的特朗普屬違憲。議案縱然最終被在參議院擁些微優勢的民主黨否決,卻仍被撐特派視為大勝,原因在於55對45票的表決中只有五名共和黨人倒戈。由於彈劾要通過須參院全體三份之二支持,此結果或反映彈劾案的最終走向,對於撐特派來說自然是一大喜訊。

在倒戈相向的五名共和黨參議員中,一年前唯一一名共和黨人在特朗普「通烏門」彈劾案中投贊成票的猶他州羅姆尼(Mitt Romney),以及兩名自號中間派的緬因州柯林斯(Susan Collins)及阿拉斯加州穆斯科斯基(Lisa Murkowski)已是意料中事。至於內布拉斯加州薩斯(Ben Sasse)以及賓夕法尼亞州圖米(Pat Toomey)皆為黨內傳統建制派。尤其是後者為華爾街出身,為典型的強硬財政保守派,極力反對特朗普貿易壁壘政策,上屆總統大選時更遲遲不肯為特朗普站台,直至選舉當日方表態支持對方。圖米雖於去年彈劾案中為特朗普護航,不過其早前宣佈下屆不再連任後,便明顯對特朗普態度更為坦率。

圖為美國參議員保羅(Rand Paul)1月26日在華盛頓國會參議院提出動議。(AP)

共和黨繼績特朗普化?

然而反對彈劾共和黨的參議員有45人之多,亦是大出外界所料。尤其是之前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曾公開指摘特朗普要為國會受衝撃一事負責,更曾一度燃起民主黨人的希望。然而麥康奈爾沒有過於脫離黨內主流,其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表現,明顯是兩邊下注的典班政客之舉。加上特朗普離任前高調放風聲稱正籌備另立新黨,也是衝着麥康奈爾為黨團而來,一旦共和黨跟特朗普全面翻臉,後者也不惜與之玉石俱焚一同攬炒。在此背景下縱使共和黨在國會受襲案後支持特朗普的議員遭金主杯葛而金源大減,也不得不投鼠忌器謹慎行事。

因此眾多贊成保羅議案的共和黨人皆稱其表決不代表其對彈劾案的取態,如俄亥俄州波特曼(Rob Portman)便稱其並未決定最終投票意向。恰好其同時間亦宣佈明年屆滿後不再角逐連任。既然無官一身輕,若其想如圖米一樣卸任後重返商界,甚至在微軟等巨企中擔任董事,一個最後的英雄壯舉或可使其聲價十倍。事實上波特曼與特朗普關係一直欠佳,上屆總統初選波特曼便支持其對手同州州長卡西奇(John Kasich),並在特朗普爆出性醜聞時後投白票。去年彈劾案波特曼雖最終投下反對票,但亦曾指摘過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施壓的行為不當。波特曼不置可否的取態,或正反映共和黨人現時的盤算。

波特曼不再連任的消息一傳出,各方勢力亦對此空缺虎視眈眈。四名共和黨現任眾議員率先表態有意參選,當中司法委員會成員喬丹(Jim Jordan)更為特朗普的忠實鐵粉,支持其散佈的大選舞弊陰謀論,更在國會被衝擊後的翌日投票支持推翻選舉人表決拜登當選的結果,獲特朗普頒授總統自由勳章。由於特朗普在本屆大選中以八個百份點贏出俄州,民主黨在該州的影響力日益式微,一旦撐特派勝出初選將晉身參議院無礙,意味特朗普的勢力不會隨着其下台及彈劾而隨之消散,反有可能更為壯大。當圖米、波特曼此類傳統共和黨人退下來,共和黨會否繼績特朗普化,也足以教黨內大佬寢食難安。

麥康奈爾失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的地位,但他未來將仍然是共和黨內最有權力的人。(美聯社)

政客長年忽視人民生活

不過圖米、波特曼的舊共和黨人又值得懷緬嗎?以波特曼為例,在小布殊政府時先後擔任美國貿易代表及行政管理和預算局主任,為全球貿易自由化的推手。其於2005年來港出席世貿部長級會議,呼籲全球削減六成農業補貼,觸起韓農越境示威,灣仔一帶一度淪為戰場。其擔任貿易代表的短短一年,美國對華逆差急升逾兩成,作為其家鄉的美國工業重鎮俄亥俄州更是首當其衝。其作為白宮的財政預算總管,制定2008年度的三萬億預算更將富人減稅方案恆常化、大幅增加軍事開支、削減低收入家庭援助、環保計劃、醫療安全網等,為前特朗普年代的敵視窮人、親大財團的經濟右翼共和黨人典型。

從羅姆尼到圖米、波特曼、薩斯等共和黨人,挺身與特朗普對着幹的姿態贏取了自由派及主流媒體的掌聲,甚至被捧成英雄,但卻正是此批反特朗普的政客當初造就了特朗普的崛起。坐擁私人股權投資集團的羅姆尼本來已是參議院內最有錢的議員之一,其在疫情底下卻仍錙銖必較,以全民派錢不公為由反對經濟刺激方案。華爾街銀行出身的圖米離開國會後也或會重返商界,薩斯參政前為保險公司說客,進入國會後極力反對政府提供的公共醫保政策。此國會山莊上的政客長年忽視底層人民生活的艱苦,背棄了選民的付託及賦予的權力牟取個人利益,今天共和黨面臨清洗,國會山莊遭佔領又與人何尤?

當共和黨建制在特朗普主義的洪流下逐漸淪為少數,波特曼更坦言對今天政治氣氛兩極心灰意冷而退出政壇,傳統共和黨人生存空間已日益狹小。波特曼的俄亥俄州、圖米的賓夕法尼亞州,加上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威斯康星等,明年改選的共和黨議席皆為搖擺州份,情況對共和黨極為不利,其選擇繼續向特朗普靠攏確有現實需要。而民主黨人在拜登上台後沉醉歌舞昇平的景象,更對政局回復「正常」感到欣慰,仍在經濟刺激方案上歎慢板之餘,更埋首於彈劾的政治大戲,可見其並未因特朗普的四年亂象而洗心革面,最終此場彈劾恐怕會如上一次一樣,只是在為特朗普提供競選的彈藥。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