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乘虛而入挑戰Google 說明市場競爭的重要性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澳洲政府計劃立法強制Google等科企若使用了澳洲傳媒的新聞內容,須向其支持費用,Google早前強烈反對並威脅將搜尋引擎業務退出澳洲。本周三(3日),微軟(Microsoft)總裁史密斯(Brad Smith)發表聲明指將全力支持澳洲政府相關的立法,並指自己永遠不會威脅撤出澳洲市場。微軟在爭議的介入,再一次證明了行業競爭對經濟的重要性。

澳洲競爭和消費者委員會(ACCC)2020年8月制定新的新聞媒體協議規範(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要求Facebook及Google如果發布同時了澳洲媒體公司的內容,須公平地向它們付款。Google的負責人今年1月22日在參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威脅指,如果該版本的法律通過,Google只能停止澳州的搜尋引擎業務。不過這番強硬卻引來澳洲方更強硬的應對。澳洲政府堅稱不會讓步,而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更稱若Google撤出澳洲,微軟旗下的Bing可填補搜尋引擎的市場缺口。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2月1日表示,若Google把搜尋引擎服務撤出澳洲,微軟(Microsoft)也有信心旗下搜尋引擎Bing能填補市場缺口。

微軟乘勢而起

微軟表態支持澳洲,配合澳洲政府打擊Google,當然不只是為了站在道德高地,更大可能是為了利益而戰。在搜尋引擎業務上,Google一直處於近乎壟斷的地位,根據「數據計算器」公司(Statcounter)數據指,其在全球佔約九成的市場,在澳洲也佔94.5%。微較一直都想突破Google的壟斷,奈何苦無良策。微軟旗下的搜尋引擎Bing雖然是排行第二的搜尋引擎,但全球市佔率只有2.81%,與Google根本無法比擬。

搜尋引擎的壟斷一直令其他企業難以加入競爭,因為搜尋業務及相關服務,包括廣告,翻譯等都是數據本位,大數據的量愈多服務則化好,如果一間企業已在壟斷式的經營,其他競爭者的市佔比低,相對能使用的大數據就很少,令服務質素更差,而又更難吸引新用家,變相會處於惡性循環。此時澳洲政府與Google的爭端無疑為微軟提供了突破口。

Google在此問題上可能高估了自己的地位。因為Google的壟斷地位只是因為先進佔市場的優勢,如果澳洲對Google強硬下去,而Google果真撤出,將會為微軟帶供改善的契機。更重要的是,若然各國爭相模仿澳洲的做法,Google能作威脅的槓桿將愈來愈低,最終甚至可能威脅到自身服務的質素,埋下崩潰的伏筆。歐洲等先進國家都已經展開了針對Google,Facebook等科企的反壟斷打擊,它們很有可能會加入澳洲的陣營。畢竟,到了關鍵時候,科企難以直接對抗擁有法律製定權力的政府。

競爭重要性的代表

微軟與Google之爭,再次反映了競爭與反壟斷的重要性。澳洲的新聞與數據照道理是澳洲人與新聞社的財產,但Google卻可以無償地利用這些資源,並以此作為生產利潤的基礎。平情而論,澳洲政府要求Google向新聞機構支付費用的法律不能謂不合理。

Google敢於作出強硬威脅,是對自己壟斷的自信,如果市場上欠缺任何競爭者,澳洲政府恐怕只能在沒有Google與沒有搜尋引擎之間作選擇,最終可能就範。微軟的存在正好提供了對Google最好的制衡,Google在考慮其行動前不得不考慮會被競爭者取代的後果。澳洲的消費者、新聞提供者甚至其他有可能使用到廣告業務的企業,都將可能是競爭的得益者。從澳洲、Google和微軟三者博弈的例子中,政府更應該明白,堅定對過度壟斷作出打擊,也是改善經濟結構的一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