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務卿舒爾茨辭世 舊共和黨人的黃金歲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前國務卿舒爾茨(George Shultz)2月6日於加州史丹福辭世,享嵩壽100歲。此位列根時代的國務卿,名氣遠不及杜魯門時代的馬歇爾、尼克遜時代的基辛格、小布殊時代的鮑威爾等,前幾年國際關係學者的內部調查中,舒爾茨的前任基辛格及繼任貝克(James Baker)被評為現代史上最偉大國務卿,而舒爾茨僅僅入圍上榜。不過其身故後評論人及資深政府官員皆極力讚揚舒爾茨,更指其可能才是上世紀最偉大的國務卿。

在1982年臨危受命接掌國務院前,舒爾茨既非傳統外交官出身亦無豐富外交經驗。其於1920年美國經濟的咆哮年代於紐約曼克頓出生,天生聰敏過人並於普林斯頓大學主修經濟學畢業,在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後在該校任教,為傳統的學院派出身。其於1955年首度被時任共和黨總統艾森豪委任入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其後於芝加哥大學商學院重執教鞭。當時芝大正由佛利民、史德拉(George Stigler)等人佔據,為美國新自由主義的重鎮。

1968年共和黨參議員高華德(Barry Goldwater)參選總統,便是以佛利民的芝加哥學派作為理論基礎。儘管高華德飲恨而敗,其新保守主義路線卻由尼克遜承繼,並在列根手中發揚光大。尼克遜任內便先後委任舒爾茨為勞工部長、行政管理和預算局局長、財政部長多個重要職位。舒爾茨任內提拔當時被主流經濟學排擠的拉弗(Arthur Laffer),後者後來以「拉弗曲線」成名,成為列根時代以降聯邦政府大幅減稅刺激經濟、擴大稅基、增加稅收的理論基礎。

1987年10月30日,時任格魯吉亞總統的謝瓦爾德納澤(右)與美國總統裡根(中)和美國國務卿舒爾茨出席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布會。

意念主導的外交政策

舒爾茨任內亦參與廢除金本位制,一手結束主導戰後數十年的布列敦森林體系,為列根的貨幣主義時代奠基。其又在1973年石油危機時邀請各大工業國財長到白宮圖書館會面商討局勢,成為後來七大工業國組織雛型。由於內政外交成績,當列根面對黑格(Alexander Haig)突然離職時,舒爾茨便是其心目中的人選。舒爾茨多年後在訪問中便自稱是一名獻身於意念的「大學人」,並指意念是指導其方向的羅盤,與有強烈意念驅動的列根自然是一拍即合。

與前任馬基維利式的現實主義者基辛格不同,舒爾茨認為美蘇不單純為兩大利益集團的爭霸,而是自由民主與專制獨裁之間的意念之爭。其放棄由基辛格時代在核武及經濟議題上讓步換取蘇聯放棄在第三世界支持共產革命的「關聯」(linkage)政策,反在核武、人權、地區衝突、雙邊關係上採取攻勢,四項議題皆視為優先並獨立談判,促成1987年的美蘇《中程導彈條約》。不過美國之所以能夠採取攻勢,亦因看穿了戈爾巴喬夫受國內改革所困疏於外交。

而舒爾茨的強烈意念主導的本質,亦使得其與列根及政府內部產生矛盾。如其不滿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Robert McFarlane)為可使伊朗釋放美國人質而在兩伊戰爭向德黑蘭售武,又反對國家安全會議軍事顧問諾斯(Oliver North)售武予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組織康特拉。舒爾茨又迫使列根放棄支持菲律賓獨裁者馬可斯,並向美國支持的獨裁國家施壓,促成韓國、台灣、菲律賓、智利、阿根廷、巴西、薩爾瓦多等於80年代中晚期逐步走向民主化。

雖然高舉價值觀外交,舒爾茨亦被視為務實主義者。其於1984年的舒爾茨宣言中便指,只有蘇聯領袖見到西方決意將軍隊現代化,對方才有與美國談判的動機,並指力量及外交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缺一不可。舒爾茨知道單純講價值觀難以保障美國的國家利益,因此任內亦支持列根政府於阿富汗、安哥拉、尼加拉瓜等地的反共游撃隊,以提高美國對蘇聯陣營的談判籌碼。雖非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魅力型領袖,但其沉穩可靠不求名望,為同僚所欣賞。

圖為1987年12月8日前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及美國時任總統列根和在白宮簽訂《中程導彈條約》。(Getty)

曾經溫和務實的共和黨

在80年代冷戰晚期世界格局處於鉅變前夕,舒爾茨的政策被視為高瞻遠矚。其預視恐怖主義的潛在威脅並制定如「先發制人」等反恐政策,為後來9.11恐襲後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提供理論基礎。其亦預視80年代末亞洲、拉美、東歐的民主浪潮,並將支持民主作為美國外交的優先政策。而當列根在國內大刀闊斧進行新自由主義改革時,舒爾茨亦預見通訊及資訊革命,並建構國際貿易體系促成日後的《北美自貿協議》及世貿組織,使美國成為全球化的火車頭。

1989年1月舒爾茨卸任後,世界旋即發生六四、東歐劇變、蘇聯倒台等大事,世界格局經歷一場天翻地覆的鉅變。往後數十年在美國領導下的新自由主義曾以勢不可擋的潮流席捲全球,舒爾茨作為背後的奠基人角色自然功不可沒。辭官歸隱返回學院後,舒爾茨過去30年仍在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內撰文評論當今局勢,如稱中國的對港政策已打碎香港,已使之失去國際信任,令美國難以與之繼續達成協議,又警告共和黨人無視氣候變化將失去年輕人支持。

舒爾茨2月6日辭世,恰好正是列根110歲冥壽,也讓美國人緬懷列根時代美國的黃金歲月。其代表着艾森豪時代溫和務實的共和黨人,亦是70至80年代芝加哥學派崛起的列根共和黨代表,然而其對照今日陰謀論充斥的特朗普主義共和黨卻令人悕憈。然而舒爾茨的新自由主義既已無以為繼,當年列根面對時代的挑戰大膽破格進行變革,為美國經濟注入新動力、軍事推行現代化,並重塑美國的外交價值觀,今天的拜登及布林肯又能否肩負起時代的重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