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大停電折射政治敗壞 自由市場萬能論必須破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號稱能源之都的美國德州近日受暴風雪吹襲,導致全州逾400萬戶停電,在天寒地凍之時竟然要燒柴取暖,供水系統亦大受影響。不少住戶更收到近17,000美元的電費單,付費直接掏空其支票戶口轉而提取其儲蓄戶口,令不少人無法交租。德州大停電,直接原因顯然是該州經歷史無前例的大風雪,然而其發生電網故障,2,100萬州民被迫捱凍,逾30人凍死的現象,亦反映出德州在電網、基建,甚至制度上的隱疾。

本來以德州石油及天然氣資源豐富的南方大州,電力供應不應成為其關注的問題。因此全美48個相連的大陸州份當中,只有德州自恃能源豐富能自給自足,未不欲受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FERC)監管,而是由獨立於德州州政府外的德州電力可靠度委員會(ERCOT)。正因如此,德州成為了美國國內的一座電力孤島,一旦遇上如此場暴雪的極端天氣,州內能源系統不勝負荷,德州亦無法向州外買電或借電,因而出現能源大州州民劈柴生火的窘境。

+4
+4
+4

政客官員互相卸責

也是由於德州能源資源豐富,令之成為美國唯一解除批發電力管制的市場。其於2002年起便開始為德州的電力市場去監管化,開放給市場自由競爭並給予消費者選擇,結果令該州現時有85%用戶的電力由私人公司提供。不過由於市場競爭是由價低者得,此亦驅使電力公司務求要壓抑成本,因此在發電廠、電纜等供電設施,甚至在應付嚴寒天氣的投資上,電力公司也甚為被動,亦是不欲將成本轉嫁在消費者身上,而削弱公司也電力市場的競爭力。

私人企業不欲負上社會責任,政府亦未有適時作出干預。早在2011年德州遇上一場寒流時電力供應出現不足,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及北美電力可靠度公司當時便發表報告,指出當地大量發電機負荷不了電力需求大增而故障,批評當地政府極為被動並欠缺應付嚴寒的及可靠度準或政策,提出當局應該提升其供電設施以防事件重演。不過事後德州電力可靠度委員會卻未有要求電力公司更新供電設施,不少州內的發電機、電纜等仍處於50年前的老舊水平。

事後德州官員當然是互相卸責,德州州長阿博特(Greg Abbott)一開始便將責任推給左翼份子,稱是其倡導「綠色新政」令德州改用風力及太陽能發電,令該州在暴風雪下沒有足夠能源供應。此話一出旋即引起批評,被人反駁德州主要電力來自天然氣,佔全州45%之多,其次才是風力發電,佔23%左右,而此次全州的發電量由高峰的8.6萬MW下降至4.6萬MV,當中有61%損失便是來自煤、核能、天然氣,只有39%來自風力及太陽能發電。

+4
+4
+4

自由市場的迷信

至於左翼新星代表,紐約州眾議員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也不甘示弱,親自南下侯斯頓賑災,並稱事件正反映極端天氣已經成為常態,氣候危機更是迫在眉睫,能夠改造美國的能源基建,創造逾千萬個就業職位的「綠色新政」更是亟待付諸實行。相反早前曾在GameStop事件短暫跟科爾特斯聯成一線的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卻被網民拍到其竟離棄災民,在德州大停電之時攜女兒飛往墨西哥渡假聖地坎昆,引來全國嘩然。

事實上阿博特、克魯茲之流的德州共和黨人,一直為氣候變化的懷疑論,後者更曾聯署要求總統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此類共和黨人明明是律師專業出身,克魯茲更是哈佛法律博士,決不是科學白癡,其背後以德州為重心的龐大石油利益集團,卻是其極力維護石油企業利益的原因。單以克魯茲為例,自2012年初任參議員起便收取能源企業至少250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如是者,德州電網缺乏監管、日久失修,最終招致大停電根本毫不意外。

2016年參議院改選,民主黨新星奧魯克(Beto O'Rourke)挑戰克魯茲,並以小額募捐以及穿梭全州接觸選民打響聲勢,最終雖以20多萬票力逼克魯茲而敗,卻燃起民主黨將德州轉藍的希望。去年總統大選拜登及特朗普兩人也在該州爭持激烈,最終特朗普也只以不及六個百份點保住孤星之州。然而在石油資本收購政客、自由市場仍被迷信下,德州轉藍尚言之過早。不過當氣候災難已成常態,共和黨人一再置若罔聞,最終也勢必自絕於下一代年輕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