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者壓力爆煲 政府要阻止慘劇再生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上周六(24日)揭發的北角雙老倫常命案,再次引起社會關注照顧者「以老護老」、「以殘護老」帶來沉重的身心壓力。照顧者殺害病人再輕生的個案絕非個別事件,反映社會對照顧者的支援仍然短缺。政府必須從此案和其他案例檢視制度漏洞,包括把照顧者津貼恆常化,增加日間護理中心和家居照顧服務名額等。

案中老婦十年前罹患柏金遜症,兒女早年搬出,故由丈夫獨力照顧,惟去年底丈夫身體漸差、行動不便,其中一名兒子則搬回父母家協助照顧,可是案發當天兒子不幸外出,甫一回家便發現父親上吊而母親不省人事,結果兩人終告不治。事後警方拾獲兩老遺書,並正循謀殺及自殺方向調查案件。街坊指出二人關係恩愛,但最近見丈夫憔悴,又見老婦少外出。外界因此估計命案緣於丈夫逐漸體弱,難抵長期照顧老妻壓力,故以殺害老伴再輕生來結束折磨。

北角偉文大廈一對夫婦被發現在家中昏迷。(王譯揚攝)

照顧者殺病患親人一再發生

柏金遜症是慢性病,病情會隨年日惡化,照顧者必須替病者推輪椅、從旁抓扶以至餵食,需要相當體力和忍耐力。而從已有資訊看來,案中涉事丈夫已經盡了照顧病妻責任,其家人也願意接替,問題是照顧者已經萬念俱灰,逕以輕生拒絕家人好意。其實近年類似案件並不罕見,像去年就至少有兩宗照顧者殺害患病家人再輕生或自首,2017、2018年亦各有至少一宗。

為免同類慘劇再次發生,外界宜協助照顧者避免累積壓力,早點介入照顧工作,為他們提供喘息空間。這些介入不能只有親友和鄰里的噓寒問暖這麼簡單,而是能在有需要時將照顧病者的責任交給足以信賴的人,想要做到這點自然涉及社會服務資源分配。

要全面實踐支援照顧者,先要落實「照顧者為本」的照顧者政策。

提供照顧者津貼

最快能見效的方法,自然會是政府向這些照顧者提供津貼。津貼可以支持他們向外購買照顧服務,換取一點休息的時間和空間之餘,亦能夠令照顧者感到獲回報和尊重,減緩他們心中負面情緒累積。至於署方在接受申請和跟進個案的過程中,也能更深入了解照顧者的近況,並且適時提供支援。

然而,現時政府推出的照顧者津貼門檻高、金額少,大量家庭無法受惠。社署自2014年起以試驗性質推出針對護老者和殘疾人士照顧者津貼,但直至2019年底,兩組申請者卻只有4,300多名,僅達受惠名額大約一半究竟,難以滿足社區照顧者殷切的需求。再者,照顧者每月只獲發放2,400元,金額勉強可以支付每周兩次三小時家居照顧或陪診服務而已,功能相當有限。

因此這類計劃大有必要放寬和恆常化,才可令更多照顧者家庭受助。雖然署方指試驗是面向非綜援和長者生活津貼家庭,但照顧家人和日常生活開支本來就不重疊,而照顧者津貼原意亦非旨在扶貧,故此當局利用雙重福利一說拒絕擴大津貼並不妥當。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早前調查婦女作為家庭照顧者在疫情下的困擾及防疫政策期望。(勞敏儀攝)

發展日間和住宿服務

當然,比起金錢,充足、質素高而可負擔的照顧服務才更能長遠卸下照顧者之憂。除了興建安老院舍外,增加日間照顧和短期住宿服務也很重要,始終不少家庭希望病患留在家庭和社區共聚天倫。不過,眾所周知,輪候受資助照顧服務需時甚長,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或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平均需時九個月,輪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服務要13個月。在本案發生的東區,長者人口達17.9%,位居十八區前列,日間暫託服務更只有寥寥三個,供應顯然嚴重落後需求。

政府2018年起額外向私營安老院購買住宿暫託宿位,但總數也只有300多個,而且地區分布不均,除非長者家人願意跨區使用,否則仍是得物無所用。本屆政府既已承諾增建長者護理設施,包括動用200億元公帑的一部分場購置處所以提供日間護理中心,那就要從速落實。

老年照顧者不堪照顧壓力與病患家人走上絕路,社會絕不能無動於衷。更重要的是,隨着人口老化,照顧者數目和需要也未來只會有多無少。政府理應運用公帑提升病者和家人的生活質素,令他們有所盼望。官員必須以行動證明願意與照顧者分憂,首要為落實照顧者津貼,而款項足以恆常在私人市場購買照顧服務。而針對同住照顧者而言,政府須同時加快增加日間護理和暫託宿位,真正給家人喘氣的空間,避免倫常悲劇重演。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