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擬限藥價 擺脫利益集團是時候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高昂藥費長期困擾美國人民,藥廠亦被批評哄抬藥價,但本周二(2日)參議院的民主黨員終於就此問題達成共識,擬撰寫法案為參與醫保的長者藥費支出設置上限,並且控制各類藥品價格。規限藥物價格在世界各地並非新鮮事,但當美國政界也認為要限制藥廠行為,這就意味着政圈和藥廠的關係不再如以往密切,有能力向打擊既得利益集團踏出一步。

美國民主黨內部協調出處方藥的管制計劃,成為「建設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法案一部分。根據有關計劃,美國的聯邦醫療保險將有權就部分長者使用貴價藥與藥廠議價,並於2023和2025年陸續實施,拒絕參與議價藥廠會遭處罰。此外,藥價升幅不可高於通脹,長者就部分聯邦醫療保險的藥物開支會設每人2,000美元上限。

拖拉多年 藥廠左右國會

民主黨推動規管藥價和藥廠值得注意,因為美國兩黨跟藥廠的關係千絲萬縷,藥廠可說是兩黨的日常和參選經費的大金主。根據統計美國政治獻金的網站OpenSecrets,單在2020年,藥物和健康產品業的捐獻達2.63億美元,較燃油燃氣業還要多。

事實上,類似的規管藥廠法案可以追溯至2006年國會中期選舉,當時民主黨競選政綱已包括降低聯邦醫療保險計劃下的藥價,但一直沒有提交具體的議案。到奧巴馬在任總統的2009年,白宮更與藥廠協議放棄推動藥價議價,以換取藥廠未來十年降低800億美元藥物成本,但藥價後來還是持續上升,協議似乎沒有發揮成效。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在11月2日宣布,参眾兩院的民主黨員已經就降低處方藥價格達成協議。(資料圖片)

世界在變 打擊既得利益集團勿留手

即使到了今次商討,民主黨內部也非從一開始就齊齊支持。外媒報道藥廠資金支持至少資助了三位該黨的國會議員,而且他們亦曾反對有關計劃。參議員桑德斯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不應被藥廠左右:「這不只是降低處方藥,而是民主能否落實。若然民主不能運作,不能擔起規管藥業的責任,為何你可以要求人民投票給你?」因此,民主黨能取得黨內共識推動議案,意義重大,這或許表示了整個政黨正在嘗試擺脫該黨和藥廠的關係。

當然,計劃距離實際提案和表決還有一段時間,但共和黨要阻撓法案,勢將被民眾狠批。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後,各地政府和民間也意識到維護人民福祉遠遠比政治利益重要,故不敢輕言讓利於有權勢者,不論是藥廠還是其他界別。香港的特區政府及政界中人亦須深刻反思,針對在地產、交通、糧食範疇的既得利益集團,事不避難掃除各項民生積習,果斷改革,才對市民負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