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香港原著香港班底  為何香港再拍不出《射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依稀往夢似曾見,心內波瀾現。拋開世事斷愁怨,相伴到天邊…」1983年《射鵰英雄傳》主題曲〈鐵血丹心〉燴炙人口,上一代香港人幾乎無人不曉,縱是年輕一輩亦覺似曾相識。2017年的電視機中,提琴、笛子、二胡、古箏再次交織出那段熟悉的旋律,可這不是舊劇重播,而是由內地製作公司拍攝的新版《射鵰英雄傳》(新射鵰)沿用三十四年前顧嘉煇所作之經典主題曲,不少網友驚嘆「神曲再現」。這次已是《射鵰英雄傳》第七度翻拍,播映未及一月,單是網上播放點擊率已突破10億。作為金庸迷,固然因着再有高水準武俠劇推出而雀躍,但亦不免反思,新射鵰的劇本源自香港,導演以及部分重要角色皆由香港人擔任,為何香港金庸武俠劇自2001年吳啟華版《倚天屠龍記》便無以為繼?

新版《射鵰英雄傳》推出,大家讚口不絕。(微博圖片)

一部出色的劇集除了要求演員發揮其精湛演技外,場景、服飾、特技、畫質等諸多因素也是不可或缺,而這些因素無不牽涉劇集投資,就這方面而言,香港影視界確是大幅落後。

新射鵰不惜工本 港劇難望項背

以2017《射鵰英雄傳》為例,整部劇60集,製作費達2億人民幣,平均每集333萬。為呈現最佳效果及真實感,劇集主要在浙江省縉雲縣仙都風景旅遊勝地拍攝,另到橫店影視城、仙居、象山、甘肅景泰縣、通湖草原、沙漠、黃河石林、天祝草原、原始森林等多地取景,參與拍攝的群眾演員高達10萬人次。

反觀香港,無綫電視(TVB)於2014年因應通脹及成本上升,每部劇集之製作費才升至80萬港元一集。2016年3月,無綫邀得著名監製劉家豪及梅小青回巢擔任出任戲劇製作總監,二人策劃拍攝的劇集成本為每部3000萬港元,二人過往製作的知名劇集包括《溏心風暴》、《宮心計》、《公主嫁到》及《法證先鋒》,每部平均超過30集,以此計算,他們將來的製作成本約每集100萬港元,連同匯率計算,製作費與內地仍有相當大差距。

事實上,中、港製片公司皆可租用內地影城與景區,例如2004年無綫劇集《金枝慾孽》大部分場景在北京故宮、浙江橫店影視城拍攝。問題在於一般劇集受製作經費所限,外景戲往往只能到香港數個郊外地點拍攝,但不同劇集各有獨特背景與情節,有限的外景場地難免使劇情有所局限,亦難以滿足觀眾之視覺享受。

香港演員遲暮 老生充當小生

新射鵰的影星陣容當中不乏香港明星,昔日當紅小生呂良偉、苗僑偉,如今在新射鵰分別飾演戲份甚重的一燈大師(南帝)、黃藥師(東邪)兩角,二人的演出在內地大獲好評,至於主角則起用知名度不高的內地年輕演員。這不禁讓人深思,香港若要重拍《射鵰》,郭靖、黃蓉該由誰擔任?相信這問題將考起不少本地編導。

可以說,香港固然有影視人才,但大多已垂垂老矣。觀乎現時香港的影圈,一般在電視圈能擔任小生、花旦的演員,大多已近中年,難以再飾演年輕角色。現時仍留在無綫電視的一線花旦,只餘鍾嘉欣、胡定欣等,鍾嘉欣已為人母,至於胡定欣也出道近廿載,除非他們演技登峰造極,否則也難以演活射鵰中二十來歲的「俏黃蓉」。至於無綫的小生荒則更為嚴峻,看看年將及艾的鄭嘉穎、甫在不惑的蕭正楠仍須飾演年輕小子,可見香港影視界人才凋零、青黃不接。

然而,過往香港影視界可謂人才濟濟,無視電藝員訓練班更被譽為影星搖籃,昔日的天皇天后如周星馳、周潤發、劉德華、梁家輝、甄子丹、劉嘉玲、吳君如等,無不出身於訓練班。及至90年代,訓練班已少有出產巨星級人馬,近年能夠在一線劇集中擔當主角的訓練班學員(非旁聽生),已經要數2004年的胡定欣。訓練班未能出產人才,是否因為訓練班的質素有變?惟近年來的訓練班導師名單,仍有鍾景輝、鄭丹瑞、曾志偉、鄭裕玲等星級人馬,從表面看來,課程質素似乎和過去相差無幾,影壇青黃不接的原因,更多是電視圈日益僵化的制度。

有人說,娛樂圈如「木人巷」,演員要幾歷艱辛,才能練得「一身武功」,出任一線影星。此說有其理據,惟一旦「木人巷」過長,也令演員錯過黃金時間,當有機會擔任一線明星時,已青春不再。而當中有不少有志演藝事業的演員,也因「木人巷」的不公平待遇而離開演藝圈,另覓出路。就如在2014年離開無綫電視的女演員石天欣,自2010年入行開始,大多只被安排飾演妓女或強姦受害者角色,被指為「御用被姦學生妹」,最終憤而辭職,轉任迪士尼樂園售貨員。

新人缺乏機會 唯有北上掘金

也許有人質疑年輕的演員能否扛大旗?但新射鵰的例子便說明,只要有出色的指導,年輕演員的演出同樣堪比天皇巨星。在「新射鵰」中,飾演黃蓉的李一桐只有26歲,而飾演郭靖的楊旭文更只有22歲。就如新射鵰的監製指出,起用新人也許要承擔投資失敗的風險,但是如果沒人承擔,這個行業永遠都是老樣子,永遠走在一條「不正常、不正確、甚至荒謬」的道路上。而香港,就正正是走在這一條荒謬的道路上。在2017年的台慶重頭劇《溏心風暴3》、《深宮計》中,最年輕的女主角要數外援周秀娜(31歲),而最年輕的無綫電視演員,則是32歲的岑麗香,另一要角米雪,則是李一桐的「前輩」──在40年前的佳視版射鵰飾演黃蓉。

香港影視圈的不良生態,除了令演員心灰意冷,也令不少幕後人員選擇北上發展,就如「新射鵰」的導演蔣家駿,他本是亞視導演,曾執導不少港產片,早於九十年代北上發展。近年,不少北上發展的演藝人才,皆被批評為為錢放棄理想。但需要問的是,如果蔣家駿一直留在無綫、亞視拍劇,他會有現在的成就嗎?好運的話,他或許能在無綫偶爾拍出一些備受好評的劇集,但更多時間可能要接拍流水作業式的電視劇,但對於一個導演來說,其成就感實遠不及將金庸的巨著再現銀幕。如果他不幸留在亞視的話,他也許仍在苦苦追討欠薪,為三餐苦惱。

回到文初的問題,香港既有人才,而《射鵰英雄傳》也是本港小說作品,為何香港沒人投資開拍一部新射鵰?可以預見,香港的業界如不再思其痼疾,演視業將再萎縮,香港人,又真的甘於看到昔日的影視王國,從此一蹶不振,香港的創意、香港的班底,只有內地才能生根發芽,甚至令香港電視業再也招架不住,就如被金庸名著筆下的姑蘇慕容絕學-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打得只有投降認輸的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