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也得管好市場

撰文:湯文詩
出版:更新:

面對油價高企而各地人民飽受苦果,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周三(3日)公開直斥油企是「怪異的貪婪」(grotesque greed),促請所有政府向油企徵收暴利稅支援受高油價折騰的民眾,管理能源需求和加快能源轉型。

巨型油企在第二季的利潤的確巨大,美國埃克森美孚石油達179億美元(下同),雪佛龍為116億,歐洲的蜆殼為破記錄的115億,新近公布的英國石油達85億,為其第二高記錄。賺得多未必問題,但部分利潤卻是意外之財,甚至可以說是不義之財。在這次情境,就是俄烏戰事導致油氣供應緊張,推升了價格和銷售利潤。最重要的是,燃料價升顯著增加了民眾燃料開支和其他物價和服務開銷,生活百上加斤。

在古特雷斯發言前,英國、匈牙利和西班牙政府先後拋出暴利稅方案,意大利和美國也有意跟風。在英國的版本,時任財相辛偉誠在5月下旬宣布對英國石油和蜆殼等公司徵收25%的「能源利潤稅」,預計首年徵得50億英鎊,款項會協助家庭支付能源帳項。

西班牙的方案則針對能源企業按銷售額收1.2%稅款,向銀行的淨利息收入和佣金收4.8%稅款。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開宗明義推銷方案,明言確保大企業把任何超乎一般情況的利潤回流到勞工。

英國於2022年5月26日宣布將對包括英國石油公司(BP)和蜆殼(Shell)在內的石油與天然氣公司徵收25%暴利稅,並幫助那些因能源賬單價格不斷上漲、正面臨嚴重生活成本危機的民眾。(資料圖片)

政府促進公平分配不能虛有其表

值得注意的是,設立暴利稅不代表政府限制巨企繼續牟利。在英國,暴利稅方案本身就留有優厚寬免條款,油企若把利潤再投資,實際暴利稅百分率可由25%降至5%。對油企來說,利潤不直接落袋也許不是大問題,反正再投資可以帶來更長遠的收入和利潤。

更糟的是,油公司巨頭並非全然把利潤再投資,而是用來回購股份,推高股價和股東回報,而非禆益大眾。簡而言之,所謂的徵稅計劃可謂「雷聲大雨點小」,執政保守黨政府整治油企的決心備受質疑。

英國政府當然可運用一般稅款補貼民眾燃料開支,但這只是迴避了市場的問題,放任油企「自肥」。資本主義雖然容許經濟按市場邏輯運作,但這不代表放任市場完全不管,資本社會亦講求公平。而要落實公平,政府必須積極介入,除了扶貧同樣需要限富,對象既是個人也要包括巨企,避免貧富懸殊導致社會不穩。不論是油企、科技還是其他大型企業,當政府需要更多資源照顧民眾,無需避忌向它們抽稅,以便推出更廣泛的紓困措施普惠民眾。進一步說,任由巨企累積資本只會助長壟斷,削弱行業競爭。

資本主義社會也不能放任市場

西方社會雖然奉行資本主義,民間早有聲音要求政府制止巨企壟斷市場、剝削民眾勞力的行為。我們看到西班牙和英國同為資本主義社會,同樣徵收暴利稅,但政府的決心就有差別。若果好像英國政府那般作樣,就失去意義。

在香港,不少財團投放資源舉辦社會公益事業,但論金額仍只佔利潤的一小部分。即使它們交了利得稅,但稅率是世界數一數二低。此舉抑制了政府再分配社會資源的能力。香港毫無疑問按照《基本法》乃奉行資本主義,但正如奉行資本主義的西方社會也在改良分配,在調動資源處理民生危機上積極有為,我們的改革又何須怕什麼破壞資本主義運作的指控?企業營利完全沒有錯,但怎樣的市場才是健康,怎樣的規則才是公平,這些卻是政府無可推諉的責任。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