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點打高爾夫球?為擊球聲著迷苦練8年:想知跟我去打返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場內,曾仲榮全力揮桿,球桿與高爾夫球碰撞——「鏗」的一聲,球呈拋物線飛出場外,遠遠落在200米牌子的附近草地上,人們大力鼓掌。接著,他蹲下身來,憑記憶伸手向前方一堆小白球,抓到一顆,又將它置於發球點,再次站起來準備揮桿。

他今年57歲,人稱Tiger,雙眼失明,現職痛症按摩師,高爾夫球資歷已有8年。他看不見,無法靠眼睛瞄準小白球位置,卻能異常準確地擊中白球,全憑腦海想像出球飛得有多遠,Tiger笑笑說:「我自己係咁諗:撞上高爾夫球的聲音愈清脆,打出的球就愈靚!」下一秒你可能會問,盲人要如何打高爾夫球?或者Tiger會鬼馬地答:「你想知咪跟我去打波囉!」

攝影:鄧倩螢

高爾夫球不只是有錢人玩意

Tiger與運動的緣份,自於2009年起。那時他透過香港盲人體育會接觸運動,首先認識的是馬拉松,練習了幾次他就覺得跑步上氣不接下氣,辛苦得「想死」,後來才接觸高爾夫球。他起初與普通人對高爾夫的印象無異,以為它是有錢人家的玩意,直至有機會下場打球後,才發現比想像中好玩:「打高爾夫時大腦要好冷靜,唔可以諗其他嘢,打得好自已開心笑一笑,然後再接再勵打下一桿。」

Tiger打球已有八年,每每擊球姿勢都換來教練稱讚。

為擊球一聲著迷

Tiger形容擊球一下感覺似「爆玻璃樽」,說到興奮時嘴角不禁上揚:「好開心㗎!」他現在一星期到高爾夫球草地練習場兩次,為求達到最佳狀態。但盲人打球的確沒想像中容易,Tiger也氣餒過,他還清楚記得,許多年前第一次到18洞真草地上練習,每次用力揮出球桿,都換來一次又一次落空及失望:「成日打唔中個波,或者打到個波唔知飛咗去邊,仲會打中隔離個嗰人。」

Tiger上星期到粉嶺哥爾夫球會參觀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HK Open),當場獲高爾夫球手指導。

學打球姿勢靠「用手摸」

初時接觸高爾夫球運動,Tiger無法掌握力度,經常大力朝地面揮桿,不但無法擊中球,草地還凹了一個大洞,為此他還被教練責備,對他戲言:「你唔去耕田?」於是他加緊練習,別人看一次就大概掌握的動作,他要靠手來摸。「初初真係摸住教練練習,摸住佢個頭、膊頭、腰,摸住佢隻手點樣揸棍,點樣上棍,點樣開步,由頭到腳摸曬,佢點郁就跟住佢點郁!」他的手就似一部掃瞄器,靠着掌心的觸感把動作輸入腦裏,開始構造打球的姿勢,一步一步開始模仿。

+2

還原教練動作做高球練習

除了力度,高爾夫球運動還講求準確度。盲人沒法瞄準白球,對他而言是一大挑戰。Tiger卻不以為然,還說高爾夫球於他而言,僅僅是一個動作練習:「我哋冇得瞄準個波,我都睇唔到!只係還原返個動作。」他每次去上教練的課,都是一連串的上桿練習:扭肩,轉腰,把身扭向右邊,雙手隨之提高,上臂與前臂成L字型,然後用力一揮,把桿擊向小球,將以上動作重覆練習,直至成功擊中球為止,Tiger認真地說:「做好一個姿勢,唔可以令自己有錯失。」

「初頭有人同我講過:『你盲嘅咁點打波?』咁你想知咪跟我去打波囉!我想話畀人聽,有視障嘅人唔等於判咗死刑。」
Tiger

「初初一定係難,連接唔到,顧得手又顧唔到隻腳,顧得腳又顧唔到條腰,到而家為止都要不斷練!」在家裏沒有教練的時候,他就把頭牢牢頂著牆壁,不斷轉動膊頭,不讓頭部跌低或提高,藉此慢慢適應上桿動作:「呢個動作練咗好耐,但係個頭都係成日會郁!」Tiger說打球僅僅是個動作練習,可是打球為他帶來的滿足感,卻不止一個動作練習般簡單。

他看不見,無法靠眼睛瞄準小白球位置,卻能異常準確地擊中白球,全憑腦海想像出球飛得有多遠。

視障不等於被判死刑 

「初頭有人同我講過:『你盲嘅咁點打波?』咁你想知咪跟我去打波囉!我想話畀人聽,有視障嘅人唔等於判咗死刑,健視人士做到嘅,我哋都做到。跑馬拉松咪一齊去跑、打波咪一齊打,視障界都有好多精英,只不過係你會唔會忽略佢哋?」

「大家都係公平,佢哋認為我打唔到個波,咪打畀佢睇!落到場冇分視障定係健視,只不過我多咗個導向員,佢幫我睇波,我自己一個做唔到,我要靠一對眼,就咩都做得到。」Tiger說話如同擊中高爾夫球那刻一樣鏗鏘有力,這種信心卻並非與生俱來。他31歲時突如其來患上黃斑病變,照亮世界的燈一瞬間熄滅,他曾一度把自己困在家十年,無法走出失明的陰霾,他的故事,詳看下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