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天水圍「棄將」發起「圍城跑」  幹事:被解僱仍會繼續服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1月,街工以財政困難為由解僱於天水圍天晴邨工作的社區幹事郭文浩、林子晴及梁彩琴。三人曾要求組織公開財政狀況,但至今仍不獲回覆。三人今日(15日)於天水圍舉行街跑,以行動告知街坊,即使遭解僱仍會繼續於區內服務。

(左起) 林子晴、郭文浩及梁彩琴於上月遭街工解僱,本月19日為最後工作天,他們坦言事後仍會於天水圍服務。(柯詠敏攝)

街跑以天晴邨作為起點,圍繞天晴社區會堂、天水圍醫院、天慈(街工辦公室)等地,全程共約5公里。郭文浩解釋,這次以跑步取代遊行或集會,希望街坊能夠一齊參與。「跑步的路線所經過的地方,均是有街坊或者其他朋友一齊有參與過的議題,如天耀街市、爭取天水圍醫院。這次的圍城跑並非只是圍城,而是希望可以連結過往做過的地區議題,令街坊知道我們不會放棄這裡。」

「圍城跑」的參加者均會繫上寫有打氣字句的號碼布。(柯詠敏攝)

郭文浩與林子晴分別於街工工作了三年及半年,而梁彩琴將迎來在街工的第十個年頭。他們於11月14日接獲通知,街工因財政困難而遭解僱;然而,郭文浩認為街工屬為勞工團體,自2010年起於當區服務街坊,如今除了沒有清楚交代財政狀況,卻從此把街坊棄之不顧,教他們甚為不滿。

薪酬實報實銷立會開支 不解財困原因

郭文浩解釋,天晴辦事處的開支有員工薪金、印刷宣傳費及雜費,金額約三萬多元,他了解街工自梁耀忠的「主席事件」後,籌款能力大不如前,但其中兩人的薪酬開支是立法會議員可申請發還的項目,現在卻因組織財困為由遭解僱,至今仍教他大惑不解。

根據《立法會議員 申請發還工作開支的指引》,議員每年 (即由10月至翌年9月 )可獲發還不超過 2,650,380元的辦事處營運開支,當中包括職員開支(薪金、醫療福利、招聘開支等)、印刷品、宣傳用品等,梁耀忠現時作為議會內的街工代表,理應能提供資源予組織成員進行地區工作。「琴姐(梁彩琴)早前已變成半職員工,而Sandy (林之洋名)的人工則來自金主(捐款者),到現在我們都不理解會內的財政是怎樣。」郭文浩說。

劉先生於天晴邨居住了大約8年,十分關注區內的交通事務,他認為與現屆區議員相比,郭文浩更能提供實際的協助。(柯詠敏攝)

街坊:(街工)做法很賤

劉先生於天晴邨居住了約8年,過往一直十分關注當區的交通議題,如港鐵接駁巴士K73 的班次及輪候時間。他曾去信當區區議員鄧焯謙反映相關問題時,只獲簡單回覆。他說:「我每天見到條人龍打『蛇餅』,我曾給鄧焯謙一份文件反映情況,但他只有一封回信,而阿YO(郭之別名)真的會幫手跟進,他不斷嘈運輸署,那時候K73的問題真的有稍為改善。」

對於三人遭街工解僱,劉先生直言:「因為三人均很用心服務社區,不明白為何一句財困就炒,是否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呢?」

郭文浩現時希望籌組營運經費,繼續為當區街坊服務。(柯詠敏攝)

本月19日為三人的最後工作天,郭文浩說自接到解僱通知至今仍沒有收到會方的任何回覆,而他於日前向會方提出退會,但明言會繼續服務天水圍街坊。郭文浩原定於2019年計劃代表街工出選區議會,但如今他跟林子晴及梁彩琴一併被解僱,他說:「街工將不會派人參選,是他們放棄晴景選區,但我們會繼續跟街坊一齊同行。」

三人於街工工作至今,郭文浩稱過往未曾接受工作積效評核,他們認為突然遭解僱,理應給予合理解釋,並非「話炒就炒」。香港眾志成員黎汶洛今早亦有現身支持三人,他稱:「我們不希望事件有『3.0』、『4.0』,梁耀忠作為立法會議員,理應出來給大家一個交代。」《香港01》曾致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查詢有關街工的財政狀況及會否放棄天晴選區,他回覆說:「無可奉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