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重提狩獵野豬 野豬關注組︰做法極端兼不人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野豬頻頻在市區出沒,看見野豬已非奇聞,不過偶然也有人因為受野豬襲擊而受傷。為防再有人被野豬襲擊,有區議員建議政府當局將政策變得更「主動」,重提「狩獵野豬」,更直言「對野豬人道,而忽略對人的人道,就是不人道」。野豬關注組成員則批評獵殺野豬的行為異常極端,質問「點解可以解決的事,用最不人道的方法去做?」。

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數字,2018年1月至11月期間,署方收到7宗野豬傷人個案,其中1宗發生於香港大學列堤頓道閘口,有一男一女研究助理遭野豬襲擊。因此中西區區議員陳捷貴及楊哲安向區議會提交討論文件,向漁護署查詢會否參考外國例子,採用比起絕育方式「更主動」的方法,以防野豬襲人,並在1月3日的區議會會議上,重提「狩獵野豬」的可能性。而另一位區議員李志恒也在會上表示,署方應考慮「人道處理」野豬。

署方回應區議員提問,表示會對野豬進行避孕計劃,以防野豬不斷繁殖、宣傳不得餵飼野豬的訊息,以及將野豬搬遷到遠離民居的郊野地點,並會密切監察及檢討計劃的成效,繼續參考其他國家採用的策略,惟未考慮狩獵野豬。

漁護署早前公布2011至2017年涉及野豬出沒、拯救及滋擾的投訴個案,由2011年的225宗,升至2017年的738宗。(漁護署)

提出要更「主動」防止野豬襲擊人類的中西區區議員陳捷貴向《香港01》表示,區內常有野豬出沒,現在連西環附近都有,有關位置人流較多,亦曾有野豬走入燒烤場,「啲野豬好似同你真係好Friend咁」他續指,可能深山已無食物,因此牠們開始下山覓食,又說「山上有好多好靚嘅大樹都被野豬挖爛晒根部而倒塌!」

中西區區議員陳捷貴指,野豬在市區頻頻出沒。(資料圖片/林振華攝)

陳捷貴認為漁農署所提出的三個建議的效用不大,例如是署方提出了將野豬搬遷到遠離民居的郊野地點,但並沒有提出如何實行,也沒有交代搬到何處。他表示,自07年停止狩獵野豬政策後,野豬的生殖率開始上升,故應該視乎情況進行捕捉狩獵。他解釋,當雄性野豬開始成熟,獠牙會長出來,便會變得具攻擊性,同時若果牠們帶有豬鏈球菌,便有必要捕捉和處理。

漁農署為野豬進行永久性絕育手術。(資料圖片/漁農署提供)

現時有人提倡「人豬共融」,陳捷貴則以安全理由,明確反對「人豬共融」。他說:「我係反對人豬共融,因為普通一隻豬都可能有豬鏈球菌,而且你係唔會知,小朋友同長者係好容易受到感染,病菌仲要非常容易蔓延,有野性的野豬可能會襲擊小朋友,我連1宗個案都唔想見到!」

陳捷貴說,「人豬共融」的倡議者根本沒有看到實際的影響,當病菌傳播蔓延才作出行動便太遲。他指有一位40多歲、正值壯年的工友受到野豬襲擊而入院,他引用該工友的太太所言,「對野豬人道,忽略對人的人道,就是不人道!」他認為人豬不應干擾對方,留在自己的環境生活,但有些野豬的確猶如猛獸。不過他再強調,如沒有攻擊性和沒有病菌的野豬,應先為其進行避孕,並送回山上,故不能將所有野豬一概而論。

去年10月亦曾有人被野豬咬傷入院。(資料圖片/陳永武攝)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Doris向《香港01》表示,無法認同以狩獵方式防止野豬襲擊人類,她指很多時候野豬下山是出於人為因素,因為人類給予餵飼,改變了牠們的習性,當牠們在山上找不到食物,便會下山覓食,現時有野豬會下山翻垃圾找食物,垃圾的源頭卻是人類造成,而人為因素並非不能解決,例如加高垃圾箱和鎖起垃圾房。

有人擔心野豬具有獸性,對人類安全構成風險,Doris則表示,新界也經常有野豬出沒,但野豬襲擊市民的案件不多,安全問題不大,至於「野豬具有攻擊性」之說完全是想像出來,有些人在言語上製造恐慌,事實上在多數情況下,野豬在找尋食物時,看見人類就會害怕和走避。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Doris認為,野豬會下山翻垃圾找食物,但垃圾的源頭是人類造成,而人為因素並非不能解決。(資料圖片/梁銘康攝)

Doris指,現時許多鄉郊地方都開始起樓,野豬的生活環境已不斷收窄,也令很多野豬被逼下山,因此事實上並不是野豬干擾人類,而是人類入侵了野豬的生活環境,「咁多鄉郊開發起樓,要諗究竟係邊個入邊個地頭。」

「唔可以本末倒置,有時喺郊野見到動物係好正常,見到就殺係唔可行。獵殺唔係持久而有效,人要學習與動物生活,要尊重同體諒。如果有啲嘢係可以解決到,咁點解唔做,而選擇用最極端、最不人道嘅方法?」Doris認為狩獵野豬並非持久而有效,反而是將人類可以解決的事推向極端。她補充,對市民來說,在社區開槍狩獵也是不安全的行動。

新界經常有野豬出沒,但襲擊人類的情況不多,Doris批評獵殺野豬的行為是「本末倒置」,也干預了野豬本身的生活環境。(資料圖片/林振華攝)

至於有人擔心野豬在市區出沒會製造衛生問題,令病菌傳播,Doris則認為一般動物有菌實屬正常,不能因而殺害生命,「所有動物都有菌,人類都有菌,咁唔通要殺晒佢哋?空氣有菌你又唔呼吸?」她認為現時漁護署的措施是過渡性質,但總獵殺動物文明得多,而加強對市民教育,呼籲不要主動接觸和餵飼野豬,以防干預了動物的習性,才是長遠而有效的方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