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戒毒】紓緩吸毒後遺症 戒毒者試中藥後:不再依賴安眠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根據2019年保安局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的數據顯示,在常被濫用危害精神毒品類別中,冰毒佔整體31.6%,為常被濫用毒品首位。有機構近日(6月6日)發表對本地吸食冰毒人士的吸毒原因調查,並同時探索了以中醫藥治療吸毒後遺症的成效,研究發現,大部分參加者服用中藥後,顯著改善了因吸毒而產生的失眠及疲倦問題。 註冊中醫師劉浩泉解釋,現時醫學上並無一種藥物能助人完全「戒毒」,但冀能以中醫角度出發,減低吸毒者在斷癮後的不適症狀,提升戒毒動機。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天朗中心於2017年開始,展開了為期兩年的香港冰毒吸毒者的社區研究,以了解他們的吸食行為模式及社經背景。是次研究共收集了133份冰毒吸食者的問卷,研究顯示,有近半數受訪者曾於接觸毒品前,一度拒絕別人的吸毒邀請;甚至有約七成受訪者理解吸食毒品會使人上癮、有損健康及違法等禍害但仍選擇吸食。研究同時指出,有分別83.5%及91%受訪者表示,取得與吸食冰毒的地方,是在自己/朋友的居所,顯示冰毒吸食者的隱蔽性高,外展服務難以接觸。

威爾斯親王醫院精神科系副顧問醫生鄧嘉林解釋冰毒的臨床症狀。(黃文軒攝)

受訪者因家人朋友決心求助戒毒

研究又顯示,有44%受訪者會為了朋友/伴侶及家人勸喻而戒毒。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研究主任鄧宛芯指,家人/朋友的支持對受訪者決心戒毒有顯著影響,她在研究調查中曾接觸一名吸食毒品20多年的女生,她接觸毒品後與身邊男伴多次發生性關係,因而懷孕數次要墮胎,在最後一次懷孕時,她因厭倦了終日無所事事的生活,於是選擇把孩子生下來。為了孩子日後生活,她決定到戒毒中心尋求協助,「身邊人的支持會成為他們的動力,這是研究中一個頗明顯的發現。」

「身邊人的支持會成為他們戒毒的動力,這是研究中一個頗明顯的發現。」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研究主任鄧宛芯說。(黃文軒攝)

中醫師:改善失眠提升戒毒動機

除了調查本地吸冰毒者背景外,研究同時探討以中醫藥治療吸毒後遺症的成效。於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天朗中心駐場的註冊中醫師劉浩泉,有十年以上中醫治療吸毒後遺症的經驗,他聯同研究團隊為參加者先擬定八星期的固定藥方,並於服藥後評估試服者的失眠、倦怠及焦慮情況等,發現大部分人完成整個療程後,睡眠失調問題都有顯著改善。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天朗中心駐場的註冊中醫師劉浩泉,有十年以上中醫治療吸毒後遺症的經驗。(黃文軒攝)

劉浩泉解釋,現時醫學上並無一種藥物能助人完全「戒毒」,但冀能以中醫角度出發,減低吸毒者在斷癮後的不適症狀,如體力不振及失眠問題,提升戒毒動機。而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服務總監(戒毒服務)梁玉娟亦補充,本地醫療界及社福界一直有合作,以「醫社協作」模式為服務使用者戒毒,加上近年冰毒成為新趨勢,期望以中醫藥方式為戒毒人士斷癮。

吸毒後異常精神 失眠靠食安眠藥

Carmen現年約40歲,為是次計劃首批參加者。她自10年前開始接觸毒品,直至三年前開始接觸冰毒,「在街上重遇舊朋友,他們問我要不要試試冰毒,自此一試便上了癮。」開始「噗冰」後的生活,她都經常感到胃口欠佳,體重由120磅跌至90磅,瘦了一圈,「旁人看上去都知道我是吸毒的。」但她專注力卻異常地提升,甚至試過可以連續幾天不睡覺,晝夜不分地趴在房間內打機,這樣度過幾個晚上,「打機時好精神,打完後感到疲累想睡覺,但睡在床上好幾小時都睡不着。」於是她買來安眠藥,一次吞下兩、三粒讓自己入眠,睡醒來時卻覺得天是灰黑色的。

Carmen現年約40歲,早年接觸冰毒後,經常精神得難以入睡,於是她買來安眠藥,一次吞下兩、三粒讓自己入眠,睡醒來時卻覺得天是灰黑色的。(黃文軒攝)

去年,Carmen外出時開始出現幻覺,「覺得有人望着我、跟蹤我,對我不利。」她一邊覺得驚慌,一邊告訴自己在胡思亂想,多番掙扎下和母親跑到急症室求醫。她住院一個月後,經社工轉介到戒毒中心求助,展開中藥戒毒療程。現時Carmen的失眠情況已大幅改善,終於不再依賴安眠藥進睡。「現在醒來,覺得世界好美好,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