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曾屬日本災後救援組織 17歲港青自發擺設急救站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恢復二讀修訂《逃犯條例》,大批市民聚集立法會附近,冀盡其所能表達反修例訴求。記者發現,經歷一晚通宵「持久戰」,在警民對峙緊張氣氛以外,現場亦出現不少「窩心」畫面。有數十位市民自發擺設物資急救站,冀守望相助支援示範者。而統籌物資急救站的負責人更是00後。

記者由昨晚(12日)八時起留守,現場出現零星起鬨,在今日凌晨時警方加設鐵馬和增用盾牌,令氣氛一度緊張,但整體而言大致平靜。踏入深夜期間,記者發現立法會附近各處有物資急救站,有不少年輕人穿梭人群派發水和乾糧,支援疲於奔命的示威者。

雖然年紀輕輕,但jason卻無懼衝突場面,希望能救助示威者。(李穎霖攝)

曾屬日本災後救援組織的尹政淳(Jason)只有17歲,是急救站的負責人之一,他指組織由數十位醫生、護士及合資格、有經驗的救護員自發組成,保管、發放市民捐贈的繃帶、紗布、生理鹽水等基本急救用品,以及水和乾糧。除了設急救站,部分成員亦會於立法會一帶巡邏,以便為受傷人士進行急救。雖然年紀輕輕,他笑言大家都很相信他的領導能力,過去在日本有多年賑災經驗,「與年長的隊員磨合不成問題」。

金鐘的物資站。(李穎霖攝)

小隊成立倉促,昨日才第一次會面,今日已經於海富中心附近運作。Jason指已就急救站的運作向警方、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作出交代,而物資站不收防具、藥物、針筒等物資,相信即使集會出現衝突,急救站亦不會被掃蕩。

前線的示威者留守立法會門外、添馬公園中,但Jason選擇留守一條馬路之隔的急救站,「我出去衝可能會更好,但誰來當後勤支援呢?」作為未成年人,面對示威人士衝擊、警察武力清場,各種未知的情況多少也會帶來恐懼,但他卻未為自己擔心太多:「比起恐懼,我更是擔心,擔心沒有血緣的兄弟姊妹、巴打絲打會受傷。」

前線的示威者留守立法會門外、添馬公園中,但Jason選擇留守一條馬路之隔的急救站。(李穎霖攝)

作為00後,他稱不少人認為他這一代對社會、政治冷感,皆因父母和學校的教育過於保護,亦只要求在成績和事業上名成利就。但他強調這一代都對香港有一份熱血和熱誠,以今次反修例而言,正可見證年輕一代關心香港未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