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黃昏時份衝擊未完 年輕示威者補給物資再遇催淚彈

最後更新日期:

金鐘反《逃犯修例》修訂示威仍未落幕,傍晚六時許,多名盾牌及警棍的警員,一度將樂禮街及夏愨花園的示威者,向花園來推進,引來警民對峙。有90後示威者稱「為何大人都不在場,為何要我們年輕一代承受這一切?」

警方清場行動持續。(李穎霖攝)

警方清場行動持續,傍晚六時許,多名持盾牌及警棍的警員,不斷用警棍後打盾牌,將近樂禮街的示威者向夏慤花園推進,有警員更一度用警棍指向途經放工的路人。有市民指警方情緒激動,着警方冷靜。警方後來再次進行推進行動,引來警民對峙。

21歲的大專生謝同學稱由今早開始一直守著中線,原本在今下午三時回來購置物資,怎料下午四時警方施放催淚彈。到下午約六時,示威者散至金鐘道和夏愨花園,親見警方再施催淚彈,他憤怒道:「我們只是年輕人,手無寸鐵示威,為何警方要這樣對我們?」

他稱:「為何大人都不在場,為何要我們年輕一代承受這一切?我們為香港未來抗爭,但大人打我們、衝擊我們。」他眼泛淚光稱, 香港回歸後,原來享有的法治自由愈況愈下,「現在只剩下樓價第一,其他都墜落不堪,我們這一代只能一步步忍受惡果,受各方環境壓迫,被迫面向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抗爭,而上一代享有香港美好,見證香港墜落,但到「今日企出來的大人又有幾多?我真會很痛心,我真是不甘心。」,又強調:「今次我們只要起碼贏一次,就一次就好,不然香港沒救了」。

對峙期間,示威者劉女士曾多次激動地向警方解釋,通過《逃犯條例》修訂的壞處。她指自己20多年前從內地嫁來香港,了解內地司法不透明及可怕之處,故不希望香港變成內地一樣:「過了這條惡法,香港的司法就完了。司法完了就一切都完了。」正因如此,她今早完成工作後,下午便來到金鐘參與集會。

警民對峙期間,情況一度緊張,劉女士呼籲學生遇上警方執行行動時,先與警方講道理:「作為抗爭者,我們要說服警察,如惡法通過了,也影響到他們的子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