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IT男每晚到金鐘寫生 用紙皮作畫:當個路過的畫家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適逢七一遊行,繼續有大量市民上街遊行表達訴求。中信天橋則上有一名男子,攤出畫具在地上作畫。

昨天的撐警集會中,不少由示威者製作的藝術品都被破壞,惟今天所見,又再鋪得密密麻麻。當中一幅「速龍咬人」引人注目,原來作畫之人每晚也會來到金鐘,「唔攰,反而覺得個人充實咗。」他這樣說。

今年27歲的阿駿,自稱是一名「IT狗」,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罷工過後日間還是要上班,但從6月14日開始,他每晚8時多準時來到金鐘,帶齊顏料畫具,從各處拾來紙皮畫畫,至今已一最少畫了30幅。

阿駿從各處拾來紙皮畫畫。(李穎霖攝)

「用紙皮最唔肉痛嘛。」阿駿說道。昨天舉行的撐警集會中,有參與人士破壞連儂牆,就連由示威者設立、用來憑弔死者的「靈堂」也不能倖免。而阿駿放在中信橋的一幅幅畫作,也幾近全軍覆沒,他表示不介意,「一個作品嘅價值,唔在於放喺屋企有幾靚,在於可以展示出嚟,而喺佢哋被破壞前,已經有好多人睇到。」但他最不忿的,是撐警人士沒有尊重死者,破壞市民放下的悼念物品。

學畫一年,阿駿認為畫畫的好處,在於作畫的人「想點就點」。阿駿拿出今早所畫的兩幅畫作,「好似今朝其實冇咁多人,但因為我想有咁多人嚟咗,所以我畫到密密麻麻。」他以正在製作的畫作為例,指畫中結合了不同時間的情境,其中速龍小隊被畫成恐龍形態,他又指為了加入政府所說的「五暴徒」,將會將他們化成動畫《魔法少女》的角色。

阿駿稱,畫作中祼女是形容特首以為可以控制一切,但其實「只係個冇衫着嘅扯線公仔。」(李穎霖攝)

「我鍾意有幾誇張就幾誇張,如果真係有啲奇幻嘅力量幫助我哋,咁都幾好。」
阿駿

談到對當今政權的看法,他指一指畫作中一個祼着身體的女人,「特首佢似乎好有權力, 可以隨手放幾個人、放速龍落現場對抗示威者,佢以為可以控制一切,但其實只係個冇衫着嘅扯線公仔。」但他強調,自己只是個路過的畫家,希望用畫筆記低一切。阿駿亦以網名「詛咒遊戲」在連登上出post向大家展示畫作,「如果我就咁喺屋企畫其他嘢,大家可能唔知我畫乜,但我出嚟畫呢啲,大家都會好有共鳴,好有感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