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市民拍片紀錄元朗、上環衝突 欲救人反被白衣人狂追

撰文:區禮城
出版:更新:

港鐵元朗站昨晚(21日)有大批身穿白衣人士對市民施襲,在大堂及車廂內追打市民。「一見人就打!」由六月開始在多場示威及遊行中拍片做紀錄的中大生Peter(化名)說。他在上環拍攝警方開槍和催淚彈期間,已收到消息指元朗有大批白衣人攻擊無辜市民。他於是隨著義載私家車入元朗了解,親眼見證及拍片紀錄這場「元朗恐襲」。雖然坊間對元朗的襲擊事件反應較大,但對於昨晚見證了兩場暴力衝突的Peter來說,卻有不一樣的睇法。

Peter乘著義載的私家車,來到元朗西鐵站地面的公共交通交匯處。車上的同路人大多為了回家,也有如他般要觀察事態發展。下車後即見到零星白衣人,當時雖未見有衝突,但站在附近的一名外籍人士卻不知所措。Peter於是上前跟對方說:「這裡不安全,你快點返屋企。」但外國人卻表示,他不知道要怎樣回家,不知道哪裡才是安全。外國人還未說完,Peter就看見有一大班白衣人衝落元朗西巴士站,他便連忙跟著大隊去看看發生什麼事。

從Peter提供的影片中看到,有一名黑衣年輕人被約七個白衣人圍毆。(受訪者提供)

叮囑被襲黑衣少年勿往醫院

一大班白衣人見人就打,無論是黑衣人或其他市民。部分市民雖然想去救人,但因為場面混亂,最終只能逃走。Peter更拍到一名黑衣少年被約七個白衣人圍毆,他們想上前幫忙,卻被其他白衣人追著打。Peter憶述:「過程短短一分鐘,有一班白衣人追住我們,我們就跑到對面馬路。他們見到,追不到我們,就追另外一班人。」

過十分鐘後,Peter見附近平靜下來,就重回巴士站。他重遇剛才被打的黑衣少年,就把他帶到義載司機那裡,送他上車時,更不忘提醒他不要去醫院,早前警方在醫院拘捕示威者的事,令他擔心對方會因此被捕。

Peter說,在襲擊過程中,他沒見過警察出現,救護車和消防車則在事後五至十分鐘到場,卻沒有人下車。約二十分鐘後,才有一班防暴警察在附近(元朗站E出口對開的天穚附近)出現,但沒有任何行動。

義載私家車也受到白衣人破壞(受訪者提供)

Peter : 白衣人可怕 但手持武器的警察更可怕 

雖然白衣人襲擊是如此嚇人,但由六月九日開始,就以示威者和紀錄者身份參與各場遊行的Peter認為,相比下警察比白衣人可怕。「白衣人個力度無警察大,就算幾大力都好,都只是用棍,但警察的殺傷力遠比白衣人大。」令Peter更憤怒的是,為什麼市民被白衣人襲擊時,警察沒有出現保護;但面對示威者時,卻大大力打下去。「打示威者好落力,對白衣人就無動於衷,唔出手。」

防暴警察二十秒內發射三發催淚彈

昨晚Peter在上環見證警民衝突,親歷到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Peter憶述:「他們短短二十秒就發射咗三次催淚彈!」但其實當時距離防暴警察遠於五十米的示威者並沒有什麼衝擊行為,只是站在原地。對於防暴警察這行為,Peter表示不解:「他們在發射前完全無講,一嚟就三粒,我覺得根本不需要,二嚟完全無任何警示,而示威者都無做任何過火行為!」發射完催淚彈之後,防暴警察就叫記者離開,並表示「唔好阻止晒」,示威者就在遠方慢慢散去。Peter被發射催淚彈的聲音嚇倒,雖然當時他有足夠保護裝備(如豬嘴和頭盔),但仍感到不適。

警察向遠方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受訪者提供)

這晚Peter也經歷了中西區警署開槍。他覺得這次開槍的策略跟612衝突不同。他指警方於612開槍前還會警示,這次不但沒有,而且發射位置更無從得知。「在開槍前,警察會先發射催淚彈,甚至有手電筒去照住,啲煙同光令到好難影到相,同睇唔到啲槍頭喺邊。」他又形容槍頭在暗角位出現,令人走避不及。

Peter懷疑在發射子彈數目上,警方報細數。 (受訪者提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