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水炮逾十日仍感灼痛  73歲毛漢:最擔心係後生同警方有深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First I am HongKonger, number two I am Indian.(首先我是香港人,第二是印度人)」印度血統、膚色黝黑的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於香港土生土長73年,操一口流利廣東話。上周日為印度排燈節,他前往拜神時再次目擊警民衝突,勾起十月中被水炮車擊中、染藍的回憶。

被水炮車射中一事如惡夢般纏繞,不但睡眠質素下降,連皮膚仍能感覺到灼熱痛楚。雖然特首林鄭月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紛紛致電問候向他道歉,毛漢仍不「收貨」,「我唔明白點解警方到而家都唔認錯」,令他最不滿的,就是被政府標籤為「暴徒」。

印度教教徒歡度排燈節,慶祝光明戰勝黑暗。(資料圖片)

再遇警民衝突:成件事好似惡夢咁

「以光明驅走黑暗,以善良戰勝邪惡」印度教的排燈節被喻為新年。信奉印度教的毛漢,依據傳統過年,排燈節首日(10月27日)到女兒何文田家拜神,點著蠟燭、油燈迎接神祇入門。供奉神明後毛漢經衛理道回家,突然有五輛警車響號經過,那刻猶如七日前在清真寺被水炮車射中一樣,掌握不了狀況,其後他看見前方有廿多名身穿黑衣青年四處奔跑、躲避警察,「成件事好似惡夢咁,由頭發生一次」。

睡覺質素差 雙腿仍感痛楚

水炮車惡夢纏繞毛漢,每當閉上眼睛,腦海中像是放電影一樣,藍色水劑、示威衝突的場景一幕幕重現,他坦言:「好似睇電視見到細路被警察扑,個心好唔安樂」。

被「染藍」近十日,毛漢的睡眠質素大受影響,雙腿更不時感覺灼痛。當日沖身逾廿次,好不容易才洗掉藍色顏料,兒子為他帶來更換衣物卻帶漏鞋和襪子,需穿上受污染的襪「醃肉」般三小時。每晚洗澡、睡覺時,雙腳灼熱感重現,猶如惡夢不斷纏繞。急症室醫生得悉毛漢持續感到痛楚,著他到院再診斷一下,該醫生稱不知道顏色水劑包含甚麼,只知道有食用顏料,毛漢直言「細路仔都可以用食用顏料,點解全身會有火辣感,證明有添加其他物質」。 

10月20日毛漢於清真寺外被水炮車射中。(資料圖片)

既然水炮車前來清潔,點解唔拘捕我?
毛漢褚簡寧

警方在Facebook指「曾調配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輛驅散彌敦道一帶的暴徒」。

毛漢被水炮車射中、全身染藍一事,在社會上引起廣泛討論,事後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以至特首林鄭月娥,紛紛致電問候向他道歉,毛漢仍不「收貨」。最深深不忿的是警方指「曾調配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輛驅散彌敦道一帶的暴徒」,毛漢氣憤地說:「我唔係,點解要俾佢標籤我係?」他認為,警方應向公眾說明真相,解釋當時清真寺外沒有暴徒,「我唔明白點解警方到而家都唔認錯」。他續指張建宗透過電郵向他解釋指,當時清真寺外有暴徒,所以警方到場「清潔」,毛漢反問:「既然水炮車前來清潔,點解唔拘捕我?」。

毛漢憶述僅路過清真寺,到尖沙咀非參與示威。當日他在家中百無聊賴,打算到會所健身,路上遇見社福界選委簡浩名和立法會議員譚文豪便閒聊數句,不消五分鐘便有兩輛警車駛近,輾過路障後離開,加上附近沒有警員或示威者,故毛漢不以為然。其後有一輛水炮車停在清真寺外,「我見到車上有裝置好似對焦緊,仲以為佢想影相」,怎料是發射顏色。毛漢憶起水炮車水壓衝力可達至300磅,立馬轉身抓緊鐵柱,「噴水後我想睇下發生咩事,但我開唔到眼、全身著火感覺」,一頭白髮旋即被染藍。

但警察係專業,受過學堂訓練,街上細路冇。
毛漢褚簡寧

流著印度血統、膚色黝黑的毛漢褚簡寧於香港土生土長73年,他是一名香港人,亦是生意人。(鄧栢良攝)

政治問題非警察可解決

「我唔係左、唔係右,我只係一個生意人」,毛漢淡定回應坊間指他被染藍後,政見由藍轉黃的傳聞。貴為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在政圈界人緣甚廣,在反修例示威爆發之初,他曾與特首林鄭月娥會見指:「 政治問題唔係警察可解決」,認為政府不應將事件交予警方處理。毛漢提倡對話,「欠缺溝通永遠解決不了問題」,他直言,四個月前100萬、200萬人上街,若政府洞悉到不妥之處,衝突便不會蔓延至今。他又指大部分示威者為青年人,「我最擔心係後生同警方深仇怨恨」,認為市民對警察的觀感,甚至比70年代未有廉政公署時更差。

「你有冇仔女?」毛漢問鄧炳強

短短訪問中,毛漢不斷強調他不懂閱讀中文,僅看電視直播及閱讀英文報章了解示威最新進展,似乎青年人被警察拘捕、暴力對待的畫面深深印在其腦海中。他曾問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你有冇仔女?」,警隊「二哥」回應:「有」,他再追問為何要用四至五名警員對付一名示威者,「二哥」指一兩名警員難以制服,「佢哋(示威者)會郁嚟郁去」。

「六個月前香港警察係Asia's finest(亞洲最好),呢幾個月就完全upside down(相反)」毛漢問鄧炳強對於香港警察形象轉變有何感覺,他沒有回應,僅指出警察是執法及維持秩序(enforce law and order),同時亦承受許多壓力。毛漢認同警察有壓力,「但警察係專業,受過學堂訓練,街上細路冇」,所以警察不應「重手」對付示威者。

出席撐警集會屬誤會

翻查資料,毛漢三個月前曾在「守護香港」集會上發言指,希望香港重新出發,與政府作有意義對話(have a fresh start, and meaningful dialogue with government)。對於被指出席「撐警」集會,毛漢大呼屬一場誤會,「我唔知集會主題係撐警,因為英文寫Protect Hong Kong」,只是代表少數族裔發言,「台上冇提及警察,只係話政府應與青年對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