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理髮店】同行老店相繼結業 60年師傅嘆:十年後這行會消失

最後更新日期:

疫情之下百業蕭條,約40年歷史的上海僑冠理髮店,昨日(30日)在抵不住貴租下結業,不少曾光顧過的客人大嘆可惜。

除了上海僑冠理髮店外,本港仍有數間碩果僅存的上海理髮店。約60年歷史的上海華麗理髮公司現時坐立彩虹邨,店內從日本入口的舊式理髮椅保留至今,散發出上個世紀的復古韻味。今年78歲的林波師傅在理髮一行打滾逾60年,他眼見一間間老店結業,雖大感無奈,但又慨嘆,時間如洪流,終歸把一切舊物沖走,「十年、八年後好難再有上海理髮店,現在流行速剪、barber shop,上海舊式理髮怎會有新血接手?」

攝影:黃偉民

上海華麗理髮公司開業55年,原先坐落於北角,後來經歷兩次搬店,最後在彩虹邨扎根。理髮店門外貼出一張紅紙,上面寫着服務價錢表,表上最貴一項服務只需82元,價錢已包括洗頭、修面及理髮等。理髮店分成兩邊,一邊主理上海理髮,一邊提供Salon服務。店內仍擺放着當年從日本進口的舊式理髮椅,上面滿是被時間打磨的斑駁鐵鏽;客人坐的鏡前有一個工具盤,上面擺滿不同形式的剪刀、梳、剃刀等工具。走進理髮店,時間仿佛停在70年代。

難忘當學徒倒痰罐日子

眼前的林波師傅已達78歲高齡,但一執起剪刀來,仍舊俐落有力。他邊替客人理髮,邊說起上海理髮的故事。他15歲入行,至今仍清楚記得,初當理髮學徒那段時期辛苦得很,當年理髮椅旁邊擺着痰罐,客人理一次髮必然吐兩次痰,學徒要做的事便是急急拿起來清理,「還有煙頭,客人一進門要遞枝煙上前,抽過煙又掉在痰罐了。」

店內仍擺放着當年從日本進口的舊式理髮椅,上面滿是被時間打磨的斑駁鐵鏽;客人坐的鏡前有一個工具盤,上面擺滿不同形式的剪刀、梳、剃刀等工具。走進理髮店,仿佛走進了70年代。

憑手藝當上「中產」 養活一家五口

林波說,理髮師傅不會主動傳授技術,學徒只有邊從旁觀摩,晚上自行找來些「街童」充當練習對象,「或者我們幾個師兄弟互相替大家剪,你幫我剪,我幫你剪。」他當時一心找門手藝謀生,怎料誤打誤撞,一做便已60年,還憑一個月300多元的薪金,養起父母及兄弟姐妹五人。對當年1毫子可以吃到一碗白粥及油條的生活來說,林波可算得上「中產」了,「70年代喎,自己一份糧可以養活咁多人!」他驕傲地說。

上海理髮店與普通理髮店有何分別?林波說,上海人做事比較嚴謹、細緻及講究,但廣東人則比較懶散,「廣東人上班可能會遲到早走,上海理髮店好少可以這麼自由。」另外,服務文化也有大不同,「廣東理髮可能幫忙採耳,但上海理髮店多數基於衞生問題,不會做採耳。」

一輩子做理髮師 沒收過徒弟

一輩子都待在理髮行業,林波說,過去曾經有十多個年輕人來找他交流理髮技術,但均非拜師,故自己從未收過任何一個徒弟。他眼見在香港的上海理髮店逐間倒閉,大嘆這年代流行速剪、Barber shop,舊式理髮已無人願入行學藝,「舊店只得我們這代人撐住,之後應該後繼無人了」。

林波眼見上海理髮店遂間倒閉,大嘆這年代流行速剪、Barber shop,舊式理髮已無人願入行學藝,「十年、八年後好難再有上海理髮店,現在流行速剪、barber shop,上海舊式理髮怎會有新血接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